2019-10-08

摄影 天马行空

编辑 天马行空

文字 吕秀彬

时间 20191008

“袅袅凉风动,凄凄寒露零。兰衰花始白,荷破叶犹青。”当一弯残月,如一枚银钩,撩起晚秋的珠帘,寒露,便在渐浓的秋凉里,轻轻滴落着冰清玉润的美好。

一年二十四个节气,“寒露”的名字最美。清露初寒,草木褪去了血脉喷张的葱茏,收敛着静谧幽远的清香。一如岁月沉香,发酵着深邃的思想。

“寒”字流韵,是“波上寒烟翠”的渺远,是“小楼吹彻玉笙寒”的苍凉;露水流光,是“秋荷一滴露,清夜坠玄天”的空灵,是“冷露无声湿桂花”的润泽。寒露,是秋天最晶莹的灵魂:明净澄澈,圆润清凉。

露水还没有成霜,蒹葭却已缦立成清癯的守望的模样。相思如苇叶,苍黄地消瘦;泪水似秋露,泼洒一地清冷。

“有位伊人,在水一方”。那位叫“晚秋”的姑娘,一泓秋水,是她明眸善睐的眼睛;一树落黄,是她婆娑欲举的裙裾;那弯残月,是插在她发畔的一枚亮亮的银簪。

立秋还蒸腾着溽暑的热浪,她是太热了;中秋总洇漫着节日烟火的喧嚣,她是太噪了;只有晚秋,清清纯纯,平平淡淡,出落成一位横笛吹箫的玉人,把寒露的韵味,演绎成一阕愁肠萦回的《小重山》。

非常喜欢岳飞的那首《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一帘幽梦思千里,独立三更风满衣。弦断音稀,让啜饮着寒露的秋虫,也吟唱着满腹凄清。没有哪个夜晚,能像寒露浸染的清秋,更牵惹着一颗颗善感的心灵

到底是与寒露怎样的亲近与明悟,才能让人们跌落那么多如寒露一样破碎的相思?“香鬓云雾湿,清辉玉臂寒。”一夜月明,一夜凝望。冷冷的露水,浸湿了冷冷的月光,也浸湿了鄜州望月人冷冷的祈望。“玉关征戍久,空闺人独愁。寒露湿青苔,别来蓬鬓秋。”那滴洒一地的寒露啊,是离人泣血的泪水,还是悬挂在玉关,那轮如寒露一样,扑闪着迷离的月亮?

寒露落了,雁儿远了,菊花瘦了,秋色深了,大自然的一切,已经饱饮着秋露,沉沉地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