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国宝的故事,一段经典的历史传奇。
大清朝雍正十二年,瓷都景德镇里显得相当热闹,一大群窑工小心翼翼地将一批批瓷器装入箱子,准备运往京城。督官大人唐英在一边看着一批批送出的瓷器,眉头紧锁,表情凝重。
雍正皇帝
“啪!啪!啪!”接连三声脆响,地上堆满了瓷器的碎片。众人定睛一看,顿时吓得冷汗直流,只见唐大人正捡起箱子里的瓷器往外砸,在他的脚下堆满了刚刚出窑的新瓷残片。这些新瓷可是窑工们这两个月来的心血,如今瓷器被毁无法交差,这可如何是好?
唐大人是出了名的脾气大,对瓷器精益求精,苛刻非常,现场的人谁也不敢吱声。
“都停了!统统砸了重新烧!”唐大人丢下一句话后,背着手摇头走进了书房。如果按照平常的瓷器质量而论,这些瓷器堪称上品。但唐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眼前的瓷器完全是一堆没有灵气的死物。唐英下令重新烧制新瓷器,并冒着风险给雍正皇帝写了一封奏折,请求宽延时日上交。
唐英督陶
雍正皇帝准许了唐英的请求,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唐英焦虑得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一天傍晚,唐英在桌子边思考新瓷制造之法,突然从笔筒上的图案联想到了烧制瓷器。如果将盘子上的花纹画在瓶子上烧出来会是什么结果?这个偶然的想法让唐大人决心实验一番,也许会有大的收获。
从此,唐大人天天蹲在窑里,指挥着工人们烧瓷。接连7、8天,经过了数百次的失败之后,终于一个精美的、透着灵气的瓶子出现在了唐英和众窑工的面前。
这个瓷器就是雍正时期最巅峰的作品——粉彩蝠纹橄榄瓶。唐英将此瓶烧制一批送入宫内,雍正皇帝看后大为赞赏,连连说了三声好,并将此物钦定为了宫廷御用瓷器。
粉彩蝠纹橄榄瓶
岁月流逝,时光飞转。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后,英法联军闯入圆明园,大肆劫掠了园内的大量珍宝,拿不动、带不走的珍宝全部毁坏殆尽。其中就有不少粉彩蝠纹橄榄瓶被抢走、被毁坏。从此,粉彩蝠纹橄榄瓶成为了历史名词,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人们只闻其名,未睹其貌。
直到2002年,美国人奥格登·里德在其母亲乡下家中的阳台上发现了一只粉彩蝠纹橄榄瓶。这只瓶子是里德母亲的祖父从中国带回来的,祖父曾经是一名英军顾问,曾参与了火烧圆明园的行动。
英法联军劫掠圆明园
老祖父去世后,家人并不知道这件中国瓷器的珍贵,于是将它丢在了储物间。大约在10年前,里德的母亲又从储物间将它取出放在阳台上插花。里德听完母亲的叙述后,突然来了兴致。几天之后,里德请来了一位古董鉴定师来鉴定这件瓷器。
古董鉴定师到里德家后,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花瓶,他用颤巍巍地手捧着这件瓷器告诉里德:“这是一件中国宝贝!价值连城!”鉴宝师告诉里德,粉彩是康熙时期的瓷器样式,在雍正时期达到巅峰,这种粉彩瓷器的图案一般是画在盘子上的,而画在花瓶上的少之又少,绝对是一件稀世珍宝。
粉彩蝠纹盘子
里德非常开心,于是代表母亲将花瓶带到香港进行拍卖。消失了140年的雍正珍宝粉彩蝠纹橄榄瓶再次现世,立刻引起了文物界的轰动。不少竞拍者纷纷前来夺宝,其中不乏很多国外的收藏者。
拍卖前夕,当得知花瓶现世后,爱国收藏家张永珍女士立即从国外赶回香港竞拍。张家是古董世家,其祖父张楫如是雕刻大师,父亲张仲英当年是上海滩的古董大亨,哥哥张宗宪是当代古玩收藏大家。
张永珍年轻照
张永珍是位爱国老人,她曾多次买下流失海外的国宝捐献给国家。在竞拍现场,张永珍每次都以100万港币往上加注,拍卖金额从起拍价900万港币一直上升到了3700万港币。
最终,张永珍以4150万港币定下拍卖,场下再也无人敢再竞价。这个价格远远超过了预期的2000万港币,也超出了以往清朝瓷器在世界上的拍卖价格。
张永珍从里德手里接过宝瓶
为了将国宝永远留在中国,让后世子孙能够观赏它的风采,张永珍毅然将此宝捐赠给了上海博物馆。如今,此宝已经成为了上海博物馆的一件镇馆之宝,按照当时的购买力这只瓶子的价格至少值5亿人民币。而从文化传承角度来说,此物是一件无价之宝。
上海博物馆
从此,流落了140年的国宝终于回归故土。雍正珍宝回归故土,见证了康乾盛世的风采,也见证了近代中国的屈辱历史,国宝的经历堪称传奇,张老的爱国之举令人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