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和民族最先起源于何处?起源于何地?一直以来这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目前最权威的说法是日本学者埴原和郎的“二重构造说”即大和民族最先是由3万年前的绳文人,2300年前的弥生人组成。
日本创世神
时至今日,日本本土族民血统70%以上来自东北亚的弥生人,而仅有30%的人来自东南亚的绳文人。而无论是弥生人还是绳文人都源于古中国,都属于古中国人。因此,大和民族是古中国人后裔,其最初起源在于中国。
这似乎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为此日本学者提出了几个证据。
周代中国少数民族地图
1931年4月18日,日本学者直良信夫在日本兵库县明石郡大久保町西八木海岸的洪积地质层中发现了原人腰脊化石。日本学者经过研究之后,提出这是日本的祖型人种,因此将其命名为“明石原人”。
日本学者指出,日本在30000年前是无人岛,明石原人是日本的始祖原人,明石原人的同类最早在中国江南一带繁衍生息,并于更新世的后期从台湾、琉球一线来到日本,属于绳文人。
明石原人
1995年,日本考古界经过碳十四检测得知,在距今12000年至2000年的这10000年之间,是绳文人进入日本的时代。绳文时代最大的特征是用绳子在陶器上缠绕,然后拍打陶体形成绳纹。中国出土的古越人绳纹陶距今已经有10000多年,日本同样的绳纹陶出现在中国之后,而且样式与做工与中国如出一辙。
日本的绳纹陶是如何出现的?这绝对不是巧合,极有可能是中国南方的古越人通过大陆桥抵达日本,然后将技艺传在了当地。
绳文人与弥生人
大陆桥沉没之后,台湾岛和琉球群岛形成,日本与大陆分离。但日本并非从此成为孤岛,中国的古越人依然有渡海到日本的证据。
1975年,日本考古学家在日本福本县二方滨干涸的河床上,发现了一处绳文时代前期至中期的贝冢遗址。在贝冢遗址里,日本人发现了制作精美的石斧、红漆木容器、独木舟等,而且还有核桃、葫芦的外壳以及绿豆等。
出土的漆器
绿豆原产于印度,经东南亚传到中国,大约在6000年前,绿豆传到日本。当时能掌握漆器技术的,仅有7000年前的中国河姆渡人。日本贝冢遗址的发现,有力地证明了即使陆沉,依然有中国古越人东渡日本的行迹。贝冢遗址里的漆器,成为了最好的证明。
绳纹陶
1980年代,日本考古学家在《新研究·日本史》刊文指出:日本在绳文人遗址里发现了大量门齿被拔掉的头颅骨,在后期的发掘中,有多达90%以上的头颅骨门齿都是被拔掉的,这种风俗称之为“凿齿”。凿齿行为最初是中国的濮人习俗,后来古越人也跟着效仿。日本发现的大量凿齿颅骨,绝非是偶然事件。
种种迹象表明,日本最初的始祖绳文人,来自于古中国东南沿海的古越人。绳文人是日本的最初始祖之一,是古中国迁移过去的古越人。
鸟居龙藏
那么,构成日本始祖的另一人群弥生人来自于何处呢?
日本学者铃木尚曾对日本神奈川县三浦岛出土的人骨进行调查研究,发现日本人除了有大量古人来自绳文时代的古越人,还有大量的人口也来自于弥生人。自绳文时代后期起,弥生人从中国江南北上山东半岛,然后渡海去朝鲜,再下到日本。他们带去了水稻种植技术,让日本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日本学者鸟居龙藏在《漫话中国少数民族地带》一书中指出:中国彝族人的纺织物、铜器图案、墓穴等与日本的一模一样,这二者之间肯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古越人
1998年,日本东京大学医学系人类遗传学教授德永胜士从人类白血球抗原(HLA)的分析中,将日本始祖弥生人分为4个组群,其中B46-DR9型的人(东北亚人)最多,其他组的如中国南方人、泰国人、越南人等都与B46-DR9相似度极高。由此可知,B46-DR9东北亚人才是日本最初的始祖。
而东北亚人最有可能就是古中国的肃慎人,肃慎人从朝鲜半岛南下,东渡日本海。因而在记载日本历史的《古事记》中,曾有始祖大神驾驶木船从天上降落日本岛,缔造日本大和民族的记载。
日本人
由此可以推测,日本大和民族的两大族系来源,一是来自中国的绳文古越人,二是来源于中国肃慎人南迁的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