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一个经典不朽的传奇。
1933年夏日的一天,山西省赵城县(今洪洞)广胜寺的和尚范成拿着铁锹、竹筐走出了僧房。几分钟后,范和尚来到了寺庙后面的一处土窑坑里,他举起铁锹就铲,很快铲满了一筐土。就在他准备离开窑坑时,窑坑一侧突然垮塌,范和尚朝垮塌的地方一看,顿时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广胜寺
“这难道就是三藏之宝?”范和尚心里暗暗惊道。原来在垮塌指出露出了一个大洞,洞的四周用青砖砌着,里面密密麻麻地堆满了金色的绢帛和许多不知名的金银器物。范和尚不敢怠慢,立刻将此事禀告了方丈。
方丈力空大师闻讯赶来,见到宝物后不禁欣喜叫道:“700多年了,广胜寺果然藏有三藏大法师之宝,传言果真不谬矣!”欣喜之余,全寺人员纷纷前来清理宝物,力空严令众人不得走漏风声。
方丈
经过3天3夜的清理之后,窑坑里的宝物被全部挖了出来。总共挖出唐代、宋代、金代金银器物数百件,而最令人惊艳的却是那堆得满满的绢帛,这些成捆的绢帛里包裹着大唐三藏法师去西天取来的真经总共4800余卷。
这些经卷才是真正的三藏之宝,比起金银器物更加珍贵。700多年来,广胜寺一直流传着唐三藏宝藏的传说,但数百年来一直不为人所知。如今宝卷被发现,证实了传言不假。
《赵城金藏》
那么,这宝藏经卷为何会出现在广胜寺呢?唐三藏的真经是如何流传下来的呢?
原来经卷里早已经记录了这一段过往:唐三藏自西天取来真经之后,便在长安组织大量人力翻译真经。据《旧唐书》等资料记载,当时参与翻译真经的高僧一度多达200余人。其中最著名的有安息国的安世高、天竺国的鸠摩罗什以及唐三藏、义净等人。
唐三藏
唐三藏等高僧将这些佛典翻译后,统一命名为“大藏经”流传给后世。北宋开宝四年(公元971年),大藏经第一次被雕印传播,人们将其命名为《开宝藏》。但此时大唐已经灭亡多年,三藏真经也多有流失、模糊,因此必须对原版进行修复并再次雕印普及。
金灭北宋之后,金熙宗皇统(1147年)八年,潞州(长治)一奇女子崔法珍为重印三藏真经,颠沛流离30年四处募集资金,终于使得《开宝藏》重新雕印。崔法珍是一代传奇女子,为表示其坚定决心,毅然自断一臂以残躯四处募捐,天下人人感动,纷纷捐钱捐物,三藏真经终得修复雕印。
雕印三藏真经
三藏真经雕印时就在广胜寺里进行,前后用了5年左右的时间,新版的三藏真经终于现世,总共有6980余卷。真经雕印成功之后,真经的母版及剩下的金银放入广胜寺一处窑坑之中,永久珍藏起来。
直到700余年后范和尚无意发现,才揭开了唐僧宝藏的秘密。
破窑
三藏真经被发现后,消息最终还是被人泄露。日本、法国等商人曾多次前来广胜寺,要求将经书出卖,日本商人一度出价22万大洋,法国商人则愿意以金条20根购买。力空方丈严词拒绝,将宝卷放入广胜寺飞虹塔顶藏了起来。
1942年,日寇将广胜寺三面合围,驻扎在道觉村据点的鬼子多次闯入广胜寺抢夺。日军闯入寺庙行凶,打死打伤不少寺僧。力空告诉日军,经卷已经不在广胜寺,即使杀光所有僧人也无济于事。日军夺宝不得,恼羞成怒要烧毁寺庙,最终在多方干预下未能得逞。
日军
当时赵城附近的日伪军、国军、八路军呈犬牙交错之态,真经被发现后各方都曾前来希望能得到真经。思虑之下,力空觉得只有将真经交给八路军才是正确的归宿,于是传信给八路军前来带走真经。
八路军得到情报后,立刻派出副营长罗志友率领80余名精干力量前来运宝。为转移日军注意力,八路军还派出一支部队袭击日军,然鬼子无法干预运宝行动。当天夜里,八路军化装成运粮食的农民,神不知鬼不觉将经卷装入竹筐用马驮走。
飞虹塔
但是,鬼子很快就发现了八路军的计谋,于是派出一队骑兵前来追赶。罗副营长率领一个班的战士阻击日军,在战斗中几名战士不幸中弹牺牲,但他们最终将马匹赶入了深山,甩掉了鬼子。
真经运走后,鬼子恼羞成怒,冲入广胜寺准备屠戮,力空带领全寺僧人准备与寺庙共存亡。此时国军一部将鬼子的据点攻占,日军不敢逗留,这才被迫撤兵而回,广胜寺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
范文澜
八路军将真经运走后,将其藏在了沁源一处煤窑中长达4年之久。在这4年中,不少守护真经的八路军战士不幸牺牲。直到1946年,八路军才将真经运往涉县,交给了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和张文教。
解放后,三藏真经转运至北京图书馆保管,由于此物来自赵城县,又是金代之物,因此将其命名为《赵城金藏》。《赵城金藏》是世界上唯一存世的一部真经典籍,罕有程度堪比兵马俑,就连印度也没有留存。
兵马俑
1935年时,曾有人盗走一卷卖到北京,一卷真经就卖出了5万大洋的高价。而当时北京一座上等四合院,也不过售价2万大洋,足见其珍贵程度。
1949年5月22日,中国向全世界宣布将《赵城金藏》定为一级文物,与《永乐大典》、《四库全书》、《敦煌遗书》并称为国家图书馆四大镇馆之宝。
刊印版真经
无价之宝终于回归国库,这是宝物的幸运,而那位守护宝物的方丈也于1960年代逝去,见证了宝物的最终归属。
由此,历经800多年的《赵城金藏》国宝传奇终于画下了句点。
参考文献:张崇发《国宝赵城金藏抢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