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记录了辉煌,也记录了耻辱;记录了传奇,也记录了不朽。
大清乾隆八年(1743年),江西景德镇御窑外一片繁忙,原来今天是为乾隆皇帝送瓷器的日子。督官唐英抱着两只新烧的瓶子,小心翼翼地来到车驾前,双手将这两只瓶子放进了黄绫铺底的紫檀木箱子之中。
乾隆皇帝
“终于成功了!这东西难得啊!”唐大人望着箱子里的两只宝瓶,长长吁了一口气。
作为三朝元老,瓷器领域里的权威,这两只瓶子是唐英的得意之作,其造型采用了六角镂空的技艺,在用料、描金、描银、粉彩、青花等方面都超出了以往水平,而且因为工料过费,所以仅仅造出了一对。
瓷官唐英
宝瓶送到京城之后,乾隆皇帝龙颜大悦,对唐英大加赏赐,并将宝瓶赐名为“夹层玲珑交泰瓶”,民间多称其为六角套瓶。这一对宝瓶深得乾隆喜爱,将其放置在圆明园之中,时时拿出来赏玩一番。
一百多年后,大清国日益衰落。1860年,英法联军侵入北京,窜入了珍藏着无数宝物的圆明园。英法联军大肆劫掠圆明园内的宝物,拿不动的就砸毁破坏,甚至付诸一炬。英国公使额尔金的私人秘书洛克爵士也趁火打劫,抢走了这一对宝瓶。
联军劫掠
洛克将宝瓶盗走,放在家中长达120多年。在这120多年的时间里,洛克爵的子孙后代们并不知道这一对宝物的价值,而是将其丢在储物间的一张破床下地窖里。
直到1983年时,洛克的子孙在整理储物间时,才发现了地窖里的这一对宝瓶。经过专家鉴定,洛克的子孙们才知道了这一对宝物的价值。
乾隆六角套瓶
1988年5月,洛克的子孙将一件乾隆六角套瓶拿到香港拍卖。在香港苏富比拍卖场上,台北鸿禧美术馆以170万港币的价格,买下了这只精美的瓶子。
十八年后,洛克的子孙再将另一只宝瓶拿到香港拍卖。同期拍卖的还有圆明园十二生肖中的猴首、牛首和虎首。时任北京市文物公司总经理的秦公(原名秦旭),目睹被抢的文物被外国人摆在家门口买卖,心情难以接受,决心买下此瓶让子孙记住百年国耻。
秦公
参照1988年另外一只瓶子170万元的价格,秦公以60倍的高价准备资金,决心夺下这只瓶子。2000年5月2日,乾隆六角套瓶开始竞拍,起拍价为420万港币,来自日本、法国等地的收藏家纷纷竞拍,价格很快飙升到1000万港币。
到最后一轮竞拍时,台湾大收藏家王定乾先生一路加价,不肯放弃,最后在得知秦公竞拍此物的初心,又得知台湾已经有了一只瓶子的时候,王定乾主动退出竞拍。最终,秦公以2094.7万港币的高价买下了这只瓶子。
圆明园虎首
秦公两千万买下六角套瓶,不少人认为出价过高。但秦公认为,这件宝物远不止这个价格,他原本打算用1个亿来购买的,如今2000多万买下,已经是出乎意料之外了。
事后证明,秦公当年的判断是正确的,参照2006年拍卖的“古月轩锦鸡双耳瓶”1.2240亿的拍卖价格,这件更珍贵、更稀有的乾隆六角套瓶价格至少在5亿元左右。这就是说,当年的这一对乾隆宝瓶价格当在10亿元,而且有价无市,全世界仅有一对。
六角套瓶局部
最难得的是,秦公购得宝瓶后,将宝瓶捐赠给了首都博物馆珍藏,让子孙后代不忘百年国耻,牢记历史教训。
秦公巨金购国宝,又捐赠国家的壮举,令人由衷敬佩,其事迹当为不朽。
首都博物馆
如今,这件乾隆六角套瓶珍藏在首都博物馆,每天都会接待着成千上万的人来参观。
参考文献:赵榆《六角套瓶的回归》、阮富春《乾隆皇帝的旋转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