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传家宝的故事,一段曲折传奇的过往。
1085年,北宋大文学家苏东坡被贬黄州,为报答好友孙觉的款待之恩,苏东坡画了一幅《潇湘竹石图》送给了孙觉。此画是苏东坡唯一存世的两幅绘画真迹之一,另外一幅为《枯木怪石图》。
苏东坡
元惠宗元统二年(1334年),《潇湘竹石图》流传250多年后,被湖南书画收藏家杨元祥在一位故人家中见到。最后,杨元祥引荐南京梁台的杜德甫用黄金20两买下了此画。
明洪武初年(1370年),梁台大收藏家李秉中用黄金50两从杜德甫手中买走此画。李秉中将此画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李秉中死前曾告诫儿子李从善:“此画是传家之宝,李家子孙不得贱卖,否则我将死不瞑目!”
李从善遵从老父遗嘱,将此画重新装裱后藏于家中,子孙代代相传。
明代祖先像
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古画传到第八代子孙李甲峰手中,当时李甲峰在四川江阳做官于是将古画带到了江阳。在江阳,李甲峰偶遇了70岁的明朝大才子杨慎。
杨慎对此画赞不绝口,并在画上留下题跋后才离去。第二年,杨慎在云南保山死去,这一题跋成了他的绝笔。杨慎的题跋让古画增色不少,古画身价增长了近10倍。
杨慎
转眼三百年过去,李家此时家道已经中落,但依然不敢贱卖家传古画。1928年春,李家子孙李长勋为凑集大烟钱竟将祖先牌位推倒,从牌位后的墙壁里盗走了这幅古画。
李长勋将古画卖到北京风雨楼古玩店,但古玩店专家认为这古画是赝品,顶多是明代人的临摹,于是用10块大洋买下了这幅画。此画在李家传承了558年,就这样流失了出去。
大洋
李长勋盗卖古画后不敢回家,带着这10块大洋离家出走,最后生死下落不明。
1930年春,吴佩孚的秘书白坚夫来到风雨楼古玩店。白坚夫慧眼独到,而且运气极佳,同时买下了《枯木怪石图》和《潇湘竹石图》。
潇湘竹石图
在当时《枯木怪石图》已经很有名气了,白坚夫花了近10万大洋才买走,而比《枯木怪石图》更传奇的《潇湘竹石图》才花了10块大洋,相当于买一送一。
1935年,白坚夫将《枯木怪石图》卖给了日本商人阿部房次郎,据传当时日本商人不惜以千两黄金购买此画。阿部房次郎死后,其子阿部孝次郎将《枯木怪石图》赠送给了日本大阪美术馆。
枯木怪石图
相比较而言,《潇湘竹石图》的命运更为曲折坎坷。1961年,白坚夫生活陷入困难,于是将古画带到国家文物管理部门鉴定,但专家们都认为这是赝品,不予估价。
白坚夫无奈,辗转之下找到了著名作家、收藏家邓拓。邓拓拿到古画后,一时也难以辨别真伪,但他知道此物肯定不凡。最后,邓拓倾尽家财凑得5000块钱买下了这幅古画。
邓拓夫妇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63年秋天,邓拓却被打上了盗卖国家文物的罪名。原来邓拓买画时树大招风,引起了某位高层人士的嫉妒。通报一篇篇下来,措辞一次比一次严厉。就在危急时刻,另外一位高层人物出手相救,邓拓买画从有罪变成有功。
据事后坊间传闻,邓拓所得罪之人就是江,而出手相救之人是喜好书法收藏的康。
1964年,邓拓将《潇湘竹石图》和自己珍藏的唐伯虎、文征明、仇十洲等古画144件全数上交了中国美术馆。1984年春,国家文物局组织谢稚柳、徐邦达、杨仁恺等国内最顶尖的专家对《潇湘竹石图》进行鉴定,最后众人一致认为此画乃是苏东坡真迹。
如今,《潇湘竹石图》已经成为了中国美术馆的镇馆之宝。从书画的价值上来说,此物是一级国宝,无价之物。要论其市场价值,参照2018年11月回流拍卖的《枯木怪石图》4.6亿港币的天价,《潇湘竹石图》不会低于5个亿,甚至还会更多。
中国美术馆
由此,一段古画的传奇自此落幕,归于平静。
参考文献:《苏东坡<潇湘竹石图>传承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