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剑客,生于困难年代,长在动乱时期,吃过糠,下过乡。“恢复高考”后,成为“新三届”中的一员;毕业后,先后供职于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做综合调研工作、搞职业技能教育、干统战教育培训,历任副处长、处长、副主任、党委书记、院长等职。2018年退休,业余作家、客座教授、特邀研究员。

        先后出版诗歌散文集《情丝文韵》、杂文集《谈天说地》、诗集《低吟浅唱》、散文集《品读哈尔滨》和长篇报告文学《巴兰颂歌》《工作队在依兰》,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文集《调研·思考·实践》《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文萃》等。

              百人百态之四十一:“花匠”曾昭基

        我所说的“花匠”,与种花、养草等园艺活动没有半点儿关系,他是一位集体企业的当家人。此人姓曾,名昭基,当年是哈尔滨市交通器材厂厂长,一位英气勃勃、精力充沛的东北汉子。

        说来话长,花匠这个绰号还是我在不经意间叫出来的。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时任哈尔滨市市长宫本言提出哈尔滨市要大力发展“电工轴铝麻”具有现实发展优势的产品和“车药食化材”具有发展潜力的产品。这里所说的“车”,就是汽车工业。为了落实这一决策,市委、市政府将汽车工业从机械局分离出来,成立了“汽车工业发展办公室”和“汽车工业总公司”,以强化对汽车工业的领导力度。

        一天,宫本言在市政府副秘书长王述纯和市经委、汽车办、调研室有关领导的陪同下,到位于道里区顾乡地区的交通器材厂调研。看到井然而有序的厂区、宽敞整洁的厂房和机声隆隆的生产线,特别是听了厂长曾昭基简单明了的汇报以后,曾经在国营大厂当过数年厂长的老市长非常高兴。他说:“市委、市政府决定举全市之力发展电工轴铝麻五大具有现实发展优势的产品和车药食化材五大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产品,今天来就是实地了解一下汽车工业发展的状况。没有想到,一家集体企业竟然搞得如此之好,还是‘国家二级企业’,不简单。特别是看了车间的生产线,听了小曾的汇报,我对把汽车工业发展成为我市的支柱产业更有信心了。”说到这,宫市长对坐在他左边市政府副秘书长王述纯说:“我看这家企业就是‘顾乡屯里的一枝花’,以后有关部门要多浇水,多施肥,一定要让这朵企业之花越开越艳。”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集体企业,竟然得到一市之长如此之高的赞誉?这位厂长究竟是何许人也?同样都是腰椎间盘,为什么就他那么突出?带着疑问,我专程到交通器材厂一探究竟。

        几十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去交通器材厂之前,我做了一些案头准备。地处哈尔滨西郊的顾乡屯①,并不是人们想象中又土又屯的农村,而是一片远离繁华热闹的区域。顾乡屯这个称谓,源于一个美好的传说。清朝末年,山东省昌邑县的百十号人结伴“闯关东”来到哈尔滨的顾乡一带。初到此地,正值严冬季节,天寒地冻,缺衣少食,生活十分艰难,有的人受不了了,想打退堂鼓——回山东老家。一刘姓德高望重的老者对大家说:“既来之,则安之。困难是暂时的,挺到明年开春就好了。我们都是山东老乡,大家不管姓啥,今后都要团结一心,互相照顾,同甘共苦,共渡难关。” 一位年轻后生说:“咱们住的这地方也没有个名字,想给老家写封信都不知道写什么地址。”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老者说:“我看就把这里叫‘顾乡屯’吧。顾,是照顾的顾;乡,是老乡的乡。”大家连连叫好,顾乡屯由此得名。可以说顾乡屯这个名字起得很有水平,既与“故乡”一词同音,又有互相照顾、帮衬之意。花匠的祖父,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位。

        哈尔滨市交通器材厂始建于1956年,是一家主要生产各种汽车、拖拉机调节器、闪光器、继电器、转换开关和音响装置等产品的集体企业,全市汽车行业唯一的“国家二级企业”。厂长曾昭基是省、市“劳动模范”“优秀企业家”。

        1988年9月的一个上午,秋高气爽,云淡风轻。我从市政府大楼附近乘公交车到顾乡大街下车,然后步行从顾乡大街拐进工农二道街。刚进街口,我就看到街道尽头的厂门前有四、五个人,其中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人站在中间,我猜想这位中年人一定就是厂长曾昭基。

        一位自称为办公室主任的矮胖的男性迎上前来,指着身后的高大魁梧的中年人对我说:“您是周秘书吧?这位是我们曾厂长。”

        我说:“我猜出来了。”

        我握着曾厂长的手,对他说:“本言市长说你的企业是‘顾乡屯里一枝花’,今天我来拜访一下你这位‘花匠’。”

        “花匠?”办公室主任疑惑地看着我。

        “曾厂长,我这样称呼你,不介意吧?”我对曾厂长说。

        “不介意。花匠这名挺好的。我本来就是技术工人出身,你的这个‘匠’字用得还真挺贴切的。”花匠说。

        花匠两字虽无贬义,但毕竟是个绰号,初次见面就这么称呼他,未免有交浅言深之嫌和唐突之感。后来见面时,我曾经表示过歉意。但花匠却觉得不但不唐突,反而很贴切。这是后话。

        寒暄之中,到了花匠的办公室,谈话就此开始。

    

        花匠出生在一个普通的贫民家庭,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工人,祖父如前所说是第一批 “闯关东”来到顾乡的山东人。花匠1969年从哈尔滨市二轻局技工学校毕业后,就一直在交通器材厂工作。从一个普通的技校毕业生成长为一名企业家,他靠的不是运气,而是兢兢业业的态度、踏踏实实的劲头、敢闯敢干的精神和运筹帷幄、决战决胜的韬略。做学徒工,他是师傅的好徒弟;当班长,他的班组是全车间的“楷模”;做车间主任,他的车间是全厂的“标兵”;做生产副厂长,在新产品生产、开发上,他坚持有备无患,成为厂长的得力助手;做厂长,他懂经营、善管理,抓重点、破难题,把一个集体企业发展成为全市同行业唯一的一家“国家二级企业”。可以说,一路走来,他一步一个脚印,把自己的心血、汗水和才华都贡献给了这家企业。

        谈起企业的发展史,他滔滔不绝:“我们这家建于1956年企业,能从一个只有10名职工、两千元资金的汽车电器修配组,发展成为拥有四、五百名职工,二百多万元固定资产、一千多万元年产值,在国内同行业有一定影响的汽车电器专业生产厂家,期间经历了不少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是改革开放的大潮浮起了我们这艘曾经濒临搁浅的小船,是专业化生产的轨道把我们引上了振兴之路……”

        在他侃侃而谈的过程中,我仔细端详眼前这位被我称为“花匠”的汉子——身高体健,肩宽胸挺,浓发红脸,鼻直口阔,眼睛不大却藏锋卧锐,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深沉、智慧的神采。

        花匠是一个有胆有识的企业家。他具有敏锐的头脑,对宏观经济形势有清晰的判断,对本行业的发展趋势有准确的把握,清楚自己企业的长处和短处。改革开放之初的1980年,大量外国汽车涌入国内市场,汽车工业的发展面临很大困难。作为一家汽车零配件专业生产厂家——交通器材厂也受到了极大地冲击,被人们戏称为“老三样”的汽车直流发电机调节器、热丝式汽车闪光器和汽车喇叭继电器严重滞销,寥寥无几的订单,使企业跌入“谷底”。这时,有人说:“专业厂家容易受市场左右,不如转产干别的。”“专业化发展的路子太窄,而且会越来越窄。”

        一时间,全场上下人心浮动,班子其他成员也满面愁容。但花匠浓黑的双眉却是舒展的,眼睛里闪烁着奋进的锐气和希望的光芒。他认为,汽车工业是现代工业的四大支柱产业之一,需求大、盈利高,有十分广阔的发展前景。进口汽车占领国内市场只是暂时的现象,国家的现代化事业需要发展自己的民族汽车工业,不管是进口汽车,还是国产汽车,都需要配套企业提供零配件。生产汽车电器是企业的老本行,便于发挥企业现有的设备和技术优势,汽车市场对汽车电器的潜在需求量只能是越来越大,现有产品一时销不出去的原因是企业的产品型号老、质量差,与进口汽车不配套,只要能够开发出适销对路的新产品,提高产品质量,就一定能够摆脱暂时的困难,走上快速发展的康庄大道。

        随后,他先后召开班子会议、中层干部会议、技术骨干会议和全体职工大会,统一思想,增强信心。在全厂职工大会上,他阐述了自己的上述想法之后,把手一挥,一字一顿,掷地有声:“专业化道路不是越走越窄,而是越走越宽,关键是要有过得硬的产品。下一步要在‘一提、两开’四个字上下功夫。一提,就是提高现有产品的质量。两开,一是开发,就是以市场为导向,按照国际标准开发新产品;二是开拓,就是在保证市内配套的同时,积极开拓国内外市场。”

        花匠是一个敢闯敢干的企业家。花匠认为,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没有解不开的结、没有过不去的坎,关键是要有智慧与勇气,勇于担当,善于作为,脚踏实地,一以贯之。他深知,确定了企业的发展方向,只是在白纸上描绘了一个美好的蓝图,要使其变成美好的现实,还得经过艰苦的跋涉。

        他对班子成员说:“产品质量是企业兴衰存亡的关键,在市场经济的竞争中,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必须以一流的技术,生产出一流的产品。我们就把强化全面质量管理作为突破口。”  

        说干就干。他把铺盖卷搬进了办公室,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在工厂成立了以他为首的全面质量管理领导小组,在车间成立了QC小组,配备了专职质量监督员。 

        他亲自走上讲台,给干部职工上全面质量管理教育课,要求全体职工增强质量意识,在全厂形成了人人重视质量管理的大环境。

        他组织制订质量管理奖惩办法,对产品质量实行日检查、周分析、月总结,奖优罚劣。

        他组织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编制了53项技术标准、132项管理标准、67项工作标准。

    ……

   

       作为曾经在生产副厂长岗位上摸爬滚打了3年多的人,花匠清楚新产品开发是企业各项工作中的“龙头”,起着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只有抓住这个“龙头”,才能使企业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为此,在狠抓产品质量的同时,他适时把握市场动向,根据市场需求变化,不断调整产品结构,坚持新产品开发与市场开拓 “两手抓”。他把新产品开发作为工厂长远发展目标,以市场为导向,坚持生产一代、试制一代、储备一代、规划一代的新产品开发战略。围绕健全完善产品开发体系,在企业成立了产品开发科,强化产品开发的力度;筹建新产品试制车间,实现产品开发统一组织、统一计划,保证了新产品开发的进度;强化销售科的力量,实行分片包干的办法,鼓励销售人员开拓市场。

        在他的领导下,工厂加快了产品升级换代的步伐,每年都有新产品问世。他们研制生产的汽车交流发电机调节器、汽车转向闪光器、汽车音乐讯响器和汽车音响闪光器等新产品先后通过了省、市有关部门的鉴定,投入市场。他们还研制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用于奥迪、桑坦纳、红旗轿车的电子闪光器和通用继电器,以及为哈尔滨“星光”轻型车、松花江微型车、吉林微型车、沈阳金杯面包车配套的产品。这些在现在看来微不足道的产品,在当时可是供不应求的响当当的名牌产品。

        心血和汗水换来了丰硕的果实。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企业的产品质量显著提高,工厂产品合格率达到99.5%以上,优质品率达到98%以上,企业主打产品FT81汽车发电机调节器的11项技术指标与国内航头企业上海交通电器厂的同类产品相比,4项高于上海,一项低于上海,6项持平。1982年,工厂结束了与省以上优质产品无缘的历史,JS212汽车转向闪光器被评为“黑龙江省优质产品”,畅销全国,企业的形势也出现了转机。新产品成为市场的“宠儿”,产品覆盖面显著扩大,企业走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

        花匠是一个目光远大的企业家。一个好的企业家就如同一个优秀的棋手,具有走一步,看三步、四步,甚至更远的能力。花匠无疑是具有这一能力的人。在企业红红火火,大家都觉得应该歇歇脚的时候,他却看到了影响企业发展后劲的问题。

        在全厂干部大会上,他说:“我们的技术人员不足职工总数的5%,而且大都年过半百,技术骨干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长此以往,企业是不会有大的发展的。企业的发展需要人才,企业的未来需要人才。国家不分配给我们大学生,我们就制定优惠政策,吸引他们自己找上门来。”

        他喝了一口水,接着说道:“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建议,对愿意来我们厂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浮动一级工资,优先解决住房。住厂的每天补助一元钱伙食费。同时,每年选送10名基础好、肯学习、有培养前途的青年职工到大专院校深造,学费由厂里出,工资照发,成绩好的奖金照给,成绩不好的回原岗位,扣发奖金。分期分批对全厂职工进行半脱产轮训,提高职工的知识、技能水平。”

        “花香蝶自来。”不到两年,就先后有4名大学本科毕业生慕名而来。企业选派的50名到高等院校深造的职工也都圆满完成学业,取得了大专以上的文凭。企业现有的3名副厂级干部和十几名车间主任、科室负责人都是自己培养的职工。慕名而来的大学毕业生也成为企业的技术骨干。

        教育的投资虽然巨大,但给企业带来的效益更是不可估量。这些人成为企业科研、生产、管理和经营的四梁八柱。企业的面貌也焕然一新:产品从“老三样”发展到6大类、24个品种、36个规格,有3中产品被评为“省优”。产品在国内供不应求,并且实现了出口“零的突破”,产品远销巴基斯坦、委内瑞拉等国。1983年以来,企业产值年均递增15.5%,利润年均递增32.7%,上缴利税年均递增21.1%,先后被评为 “黑龙江省机械工业先进小型企业” “省级先进企业”“哈尔滨市文明单位”“市职工教育先进单位”,成为“国家二级企业”,中汽公司将他们厂定为“进口汽车国产化定点厂”和“中汽联销公司成员单位”,花匠也被授予“哈尔滨市集体企业家”“黑龙江省集体经济明星企业家”等称号。

        1987年,交通器材厂进行了大规模的技术改造,过去低矮破旧的厂房,变成了宽敞明亮的现代化车间;新建的综合楼如同一座丰碑矗立在顾乡地区的大地上、矗立在数百名职工的心坎上。

        花匠是一个殚精竭虑的企业家。为了企业的发展,他不但奉献了心血、汗水,而且付出了健康。长年累月的忙忙碌碌,使他患上了严重的腰肌劳损和心脏病,他的口袋里、办公桌的抽屉里都准备着一瓶的“硝酸甘油”。有人说他是一个没有业余时间的人,因此也就谈不上有什么业余爱好。喝酒,他是二两(白酒)醉、两瓶(啤酒)倒,而且从头至尾不言不语,搞得大家很无聊,因而也没有几个人愿意和他一起喝酒,他也不喜欢酒桌上的那种气氛;下棋,他的水平只限于会下,是名副其实的既不入流,也不招待见的“臭棋篓子”。他不愿意和人推杯换盏,却喜欢在车间里和工友们围着工具箱吃饭、唠嗑;他棋艺不精,却喜欢看工友们在休息时间对弈厮杀,他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氛围。

        对此,他自己却有一套自己的理论——生活,就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干自己喜欢干的事。他曾说:“说来也怪,一天不到厂里来,我的心里就空落落的。只要我的脚一踏进厂子的大门,心里就感觉特别的踏实、舒坦。”“我喜欢在厂里“泡着”,喜欢听机器的轰鸣声,喜欢和工人师傅在一起。”

        每次出差回来,不管有事没事,哪怕是三更半夜,他也会从机场或者车站直接回到厂里,到车间里转一转,看看上夜班的工人师傅。

        花匠很健谈,我俩从上午聊到中午,从红日当空聊到夕阳西下,又从日落西山聊到华灯初上。

        离开花匠的办公室之前,我对他说:“祝愿交通器材厂这朵盛开在顾乡地区的汽车工业奇葩,在你这个花匠的精心呵护下,越开越艳,散发出馥郁的芬芳……”

        花匠说:“谢谢,借你的吉言。回去给宫市长带句话,谢谢他对我们企业的关心和支持。”

        回到单位,我就以“顾乡屯里一枝花”为题,撰写了一篇通讯,刊登在《哈尔滨周报》上。后来,这篇文章被收录在黑龙江出版社出版的《大潮浪花》一书中。 

        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一晃儿,几十年过去了,交通器材厂这朵曾经馥郁芬芳的奇葩,因为种种原因,在花匠临近退休之时枯萎了、凋零了。无力回天的花匠,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退休后,他离开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乡,把自己“流放”到天涯海角,过起了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凭栏赏花、倚窗望月的退休生活。我想,他或许是不想看到曾经寄托了自己美好的人生理想、奉献了自己全部的职业生涯和生命中最灿烂年华的企业衰败、倒闭后的“惨况”吧。

        虽然曾经的明星企业,曾经的企业明星,都已成为过眼云烟。但是在哈尔滨汽车工业的发展史上,花匠的殚精竭虑、他所在企业的灿烂辉煌,毕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有人说:各领风骚数年是人生的常态,也是企业发展的常态。

        我要说:人生需要灿烂,哪怕只有几年。 


       注:①顾乡屯。顾乡屯的名称的来源有三种说法。一是300年前,一位姓顾的人曾在此地任乡邮(相当于村长之职),故以“顾乡”名之;二是顾乡屯为清代满语地名,“顾乡”是语,意为“旗”,汉语“屯”是后加的,仅表示地名特征。三是山东、河北老乡“闯关东”来此定居,希望彼此互相照顾,取名“顾乡屯”。本文选择了其三这个含义美好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