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SOUTH CHINA BOTANICAL GARDEN,CAS)隶属于中国科学院,是中国重要的植物科学与生态科学研究机构之一。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前身为国立中山大学农林植物研究所,由著名植物学家陈焕镛院士创建于1929年;1954年改隶中国科学院,同时易名为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2003年10月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2008年,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被国家旅游局评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广州“华南植物园”,一个植物世界的天地,一幅美丽的画卷。

       走进广州这座城市一直以来都是我十分向往的,这份向往大概是来自学习生涯中不止一次的在书本之上的学习,又或是同朋友的交谈之中总是会听到许许多多对于广州现代化的描述,渴望着去感受一下广州的快节奏生活,又或者是想要去领略一下广州一处处钢筋水泥建造的高楼大厦,这些是我来广州之前对这里的一份初步认知,但来到华南植物园见识到植物世界的美幻却是我从未想到过的,在这里的观赏是仿佛置身植物的王国,感受一幅绝美画卷的感受,一种从未在脑海里出现美景,在这里却是可以得到一份极致的观赏。

       在国庆假期期间,该院将举办南非帝王花展。南非帝王花家族的“成员们”千里迢迢举家来到花城广州,为观众带来一场视觉盛宴。

       帝王花又名普蒂亚花,是南非共和国的国花。其花朵硕大、花形奇特、瑰丽多彩、高贵优雅,号称“花中之王”。久开不败的帝王花,被誉为全世界最富贵华丽的鲜切花,代表着旺盛而顽强的生命力,并象征着胜利、圆满与吉祥。在南非当地,帝王花植株寿命达百年以上,是山龙眼科的代表植物之一。

      山龙眼科植物在地球上存在的历史悠久,可追溯到300万年前。

      此次花展共展出各种帝王花属、针垫花属和木百合属植物品种约30种6000株,全部从南非空运而来,极具异域风情。品种色彩繁多的帝王花属植物——“帝王”、“皇后”、“红君主”等,让您仿佛置身童话世界;而绚丽夺目的针垫花属植物——“金粉”、“金樽”、“继承者”、“太阳”等、俏丽耐看的木百合属植物——“晚霞”、“圆玫瑰”、“泛色记忆”等,也各有各的精彩。除往届花展展出的“马迪巴帝王”、“白雪皇后”外,本届花展新亮相的家族成员有“红宝石公主”、“格朗德帝王”、“花岗岩公主”等,给人带来耳目一新的视觉效果。

       对于帝王花,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其雌雄异株,有“男女”之分。在众多的帝王花丛中,你完全可以从它的外形判断出其是“男”是“女”。但凡“帝王”、“君主”等具有雄性称谓的花朵,其苞片完全打开,花朵扁平,显示了其外向霸气的风格。而“皇后”、“公主”等具有雌性称谓的花朵相对修长,苞片通常半闭,并且花心和苞片通常有一些颜色各异的绒毛,就像披上了貂皮的外衣,彰显了其含蓄而高贵的品质。

  除了帝王花外,还有许多品种数不胜数,我在拍花时专门寻找着必须拍出光和影的角度,拍出一幅幅令人心动的作品,载入自己美篇的史册作永久的保存……

  清晨,我们踏上小路。

  大人小孩同乐在树荫下。

  湖边的树影看不出初秋的气息。

  万绿丛中一点红。

  骨感树干的光影。

  蔚蓝的天空衬托起飘浮的睡莲。

  云层的倒影也水墨。

  沸腾的鱼池。

  寮寮水草高雅美。


  金黄色的睡莲独树一帜。

  十足的热带雨林。

  林中的光影。

  低调背景的小花。

  只有在沙漠才能见到的花卉。

  这是高山上的报春花,在温室里还要降温。

  逆光的红灯笼。

  从未见过的袋鼠花。

  这就是南非国花——帝王花。

  菊花也长得特俊。

  金苞花的光影。

  其实这是挂在树上的羽毛。

  秋菊的光影。

  我第一次认识的针垫花。

  醉美花的光影——地涌金莲。

  低调背景的龙船花。

  极其普通的洋金凤也拍得如此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