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

无处不在。

泰山的雄伟壮观,

溪流的秀丽潺潺,

星空的万千变化,

乡村的素雅古朴。



而它的美是那么与众不同,

它,

古色古香,

但是充满了灵气,

它就是——

河阳古民居。



说道河阳古民居,

就会想到马头墙。

马头墙的特点是

“黑瓦白墙,

飞檐翘角,

依山傍水”。




那马头墙斑驳的白色墙面,

把那瓦片衬得格外乌黑发亮,

无不显示出古朴的美感。



然而那黑黑的瓦片上叠积起来的“马头”,

才是画龙点睛之笔,

远远望去,



就像一群群奔腾的就骏马一样,

近看,

只见一匹大马立在你面前,

那马挺起了胸膛,



马头高扬,

注视着前方,

就像即将出征的战马,

整装待发,

与整幢房子结合的和谐而密切,

古朴中含有一些可爱,

可爱中又不缺乏威。



以及门楣上的“循规”、

“映月”,

都在传达着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来到“循规映月”,

大大的圆洞门、

方方的水井,




圆门上还有四个别具一格的象形字,

它们是河阳的老祖宗自己创造的,

牛田为“耕”,

心口合用为“读”,

屋下有男人为“家”,

云动为“风”。



这四个字——

“耕读家风”,

锲在门楣上,

也锲在主人的心扉上,

渗进河阳人的血脉里。



它的围墙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围墙,

在造型,

局部装修上,

都特别注意文化品味,

上面精心绘有各种图画,

并配有诗词。

比如

“廉让之间”的房套围墙上,
就有唐朝张志和的

《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露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

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推开历经沧桑的门扉,

苍老的“吱呀”声,

深远悠长。




当你走进这扇大门,

一股厚重的历史感迎面而来。

又有无名氏诗:

“过去事己过去,

未来不必预思量;


只今只说只今话,

一枕共梁午梦长。”



无论你在哪里?

都希望能在河阳遇见你!

与你共拾一片旧时光

等你!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