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峰层叠,暮色旖旎,冷风一直吹至街灯亮起,灯光和霁月都能通通收入囊中,接踵而至的人群有千万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我是路边的旁观者,偶尔会错人们相邀同行的好意。降温了,好冷。
刚刚从故乡看我老爹老娘回来。煮了我大表妹给我包好冻好装袋放好的饺子,把老娘给我带回来的馒头白菜土豆咸菜收拾好。她和我大弟妹现从小院里给我拔了臭菜菠菜香菜;我大弟起早去早市给我买了最后一波儿当地的皮球柿子,这是我的最爱;我大弟妹做了一桌子菜,边给我摘干净我要带走的菜边问我用不用再给我洗干净再装袋儿,我说那你直接替我吃了吧。大家都知道我不喜欢不喜欢不喜欢做饭,有吃的都是尽量做熟了给我带着。好暖。
与小弟一起讨论了一下他准备买什么样的房子以及孩子的教育问题,问问大侄女的现状与男朋友相处怎么样。
我老娘,在1980年我12岁的时候来到我家嫁给我爹。我们相处39年,我们娘俩儿从来没有红过脸,没有一点儿矛盾。她对我的评价是:“你从小长得好学习好懂事儿,不让我们操一点儿心,孝顺父母顾家,你从小到大,认识我的人都跟我夸你,你给我们添了很多荣耀。我有你这个闺女是我的荣幸。”
俗世的幸福,就是这样庸常简单而直接。

虽然大家都在长春工作,但是不到节日也很少聚齐。我这当大姐的首先检讨,我真的是那种看起来很喜欢热闹但是真的很喜欢安静独处的人。我不喜欢张罗或者参与聚会,家人也好同学同事也好亲戚也好,我做什么事都喜欢一个人。
一个人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热闹;一群人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孤单。
享受不了孤独的人,没有自由。
自己喜欢的日子,就是最美的日子; 适合自己的活法,就是最好的活法。
与兄弟姐妹在一起,年龄大的说了算;与老人在一起,年长的说了算;与官员在一起,官大的说了算;与朋友在一起,有钱人说了算!那些有智慧的,有道德的,有文化的,有经验的,都说了不算。我不是愤青,我只说俗世的规则,其实在哪儿,我都挺说了算。嘿嘿。
朋友圈是一个江湖,做买卖的拼命更新;走仕途的只发与工作相关的;有娃的必须晒娃;二胎的必须让你看到有二胎的乐趣;旅行的必须显示定位;健身的必须秀马甲线……看别人的朋友圈,如果你没有两把刷子一块布,还真就擦不亮自己的人生路。
Less is more,少即是多。

人生的美好,在于放下生命中不必要的累赘,断离过分的欲望,舍弃无用的社交。正如作家马德所说:这个世界,看似周遭复杂,各色人等,泥沙俱下,本质上,还是你一个人的世界。
你若澄澈,世界就干净,
你若简单,世界就难以复杂。
删繁就简,你会遇见更好的自己。
读书,是世界上门槛最低的高贵举动。它改变你的容颜,丰富你的思想,提升你的逻辑谈吐。在阅读上花的每一秒,都会沉淀成将来更好的你。
一个家庭没有书籍,
等于一间房子没有窗户。
读书最好的目的就在于,你会发现凭借自身阅读构建起来的小世界,能以体恤式的温柔消解自身的苦难。
没有人是为了读书而读书,而是在书中读自己,在书中发现自己,或检查自己。
读书能让你当生活的阴霾笼罩下来的时候, 打开窗,去努力寻找阳光。 
让你学会整理自己的生活:

打扫干净洒在地上的牛奶;丢掉过期的面包和衣柜里不会再穿的衣服;放弃不再属于你的感情和不再爱你的人。
从此山水不相逢,
不问旧事长与短。 
如果要给美好的人生下一个定义,那就是惬意与自由。如果要给惬意一个定义,那就是三五知己,谈笑风生。如果要给自由下个定义,那就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也能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余生很贵,请别浪费。 
往事不回头,往后不将就。 
和珍惜你的人取暖, 和你热爱的事作伴。 
愿余生无波澜, 有人共悲欢。 用最阳光的微笑, 活出无人能比的骄傲!
人生的路,走走停停是一种闲适,边走边看那是一种优雅,边走边忘就是一种豁达。 ​
山山水水,皆是一来一去; 
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
周一到周五,是出卖自己灵魂的日子;周六和周日,是赎回自己灵魂的日子。
忙了一天,我终于可以在夜晚脆弱一下了。
致敬秋天。酸爽的秋天。
必须承认,一到秋天,
风是亮烈不粘滞的,
它像极了我的个性:
三分冷,七分烈。

二先生赞我的原创“一个人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热闹;一群人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孤单。”非常有哲理。可以与我去年的原创名言“能不能都得能的事儿就能能!”相媲美!

气质是奢侈的美,孤独是难得的静默。所有的生活状态都有关哲学。谢谢爱。谢谢不爱。谢谢生活和生命本身。 ​​​愿此生,一路奔跑,一直绽放。本想穿件素色的衣服去拍红叶,谁知道叶子都是我衣服的颜色。

文字:暖 文章写于2019年10月3日
暖:长春市人。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
图片拍摄:二先生
拍摄时间:2019年10月5日
拍摄器材:iPhone11 pro max 图片未经任何修图。
拍摄地点:净月潭国家森林公园

与二先生讲好了今天去拍红叶,为了突出红叶就穿了件跟落叶一样颜色的衣服。红叶没找到,二先生也不给我好好拍呀!我很生气与他大吵了一架还掐了他的胳膊,他也很生气,哄你玩儿还有错了?之后我们互相不理睬。他甩掉我自己去徒步,我原地拍残荷不理他。我喜欢植物那种凋零枯萎的晦涩美。半小时后,他溜达一圈回来了,我们俩看了对方一眼,先是相视一笑,之后哈哈大笑。这以后,他拍得比较用心比较配合我了,今天出片率还可以,这是我在指导二先生怎么拍全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