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体楷书,一直一来是很多初学欧体楷书学习者关注的话题之一。就能不能学习田体楷书、田体好不好学等问题,都显现出不同的立场,很少有比较客观和公正的评价。
但缺乏变化,让书法工艺化,写成美术字,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客观问题,也是书法学习中最可怕的后果之一,笔者本着以事实说话的态度,谈一谈自己的一些见解,为大家总结二田的教训。
一、秘籍非祖传
根据田蕴章先生本人在教学视频中所说,幼年时时跟随父亲田荫亭学字,似乎有家学渊源。最开始从《化度寺碑》入手学习,实际上,田荫亭先生更擅赵体,并不学欧,且行书气格高级许多。但很遗憾,实在看不出二田受到父辈风格影响。
二、幼年学王维贤,从开始就错了
田英章与田蕴章先生,在幼年时学的也不是欧阳询,而是学习清末的欧楷高手王维贤,此人系天津民间书法家,善欧楷,虽无官职却曾被誉为“天津欧楷第一高手”。他的欧楷书法,形神兼备,炉火纯青,只是在全国声誉不大。我们看看王维贤的《楷书字帖》:
讽刺吧?在视频栏目中口口声声强调“取法乎上”、“不要投机取巧”的田老师,打小就抄近道。
问题又来了!因为当时欧阳询贴本较少的原因,王维贤也并没有直接取法欧阳询,他学的是清代欧体楷书较为突出的黄自元,而黄自元受到姚孟起、成亲王等影响。说到这里,很容易让人想起《猜字接龙》游戏:
三、中年时疑学“假字帖”
据说,在80年代的时候,田英章曾拜欧阳中石为师,方才真真取法与欧公,主要是以《九成宫》等为法帖。但是田蕴章却转向了《阴符经》学习,但目前认为《阴符经》伪作,其用笔过于纤细。也正是这个原因造成田氏两兄弟书法风格相差异的一个因素:
四、不求变化,审美浅陋
田氏楷书虽说欧楷,但其实与欧阳询相去甚远。作为一种规范的字体来说,田楷作为规范字来用,会有诸如法度严谨、端庄美观、规整划一的优点,可以随意集成,方便传播和印刷使用,如此美术字,作为短时间初学入门倒简单易学。但是对于审美能力和艺术情趣而言,有害无益。
田体集字系统一览
五、笔法板滞,势态单一
从笔法上来说,田体为了达到预期的完美,有多处笔画需要描画填涂,例如:竖钩;横竖等笔画,到了田体里面就变的跟铁棍一样了,并没有达到欧体的要求。再从结构上来讲,欧体字以字取形、因势就形,其作品层次分明,并没有那么“规整”,而田体,千字一味、一字一格。这是楷书当中最低级的章法,特点是字形、字间距、行距皆是一样。根本不会存在书法中该有的正奇、阴阳的辨证。
弟子作品被评为“欧楷十杰”,除落款外基本一样
六、排斥异书、误人子弟
二田口口声声说说是欧楷教学,然而其实质上是大力推广田楷,而置欧体于一旁,这样做的好处是学得快,能短时间内掌握楷书的写法,然后又可以大量裂变式开展培训班。像传销一样的洗脑,短时间内就培养出来书法一流的学生再去教学生,他本身对于书法的认识就不够,只能给学生洗脑。于是有了:
“楷法无欺”(那篆法、隶法、草法就有欺?);
“书法协会的都不会写楷书!”(是不会写田楷吧?);
“田体的结字已经超越欧阳询”(…呵呵…)
学生跪拜田英章
对学员造成一个普遍认识,不符合自家法度的楷书都是丑书,根本不管魏晋以来的楷书艺术,用印刷体、美术字的标准去判断书法的价值。也正是传销式的传播,被洗脑的学员对田体视为圭臬,无论在贴吧、知乎、还是微信,总有一群人,近乎是能用生命来捍卫田楷的尊严。
作为一个独立的、理性的、渴望进步的书法人,要时刻警惕这些血淋淋的教训,在书法道路上切勿作茧自缚,才能突破自我,自书我貌。
关注百墨艺术,分享书画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