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丁子

晚上戴着耳机听了半宿的《清平阙》

不看歌词

只是喜欢这一份指间流尘


来过便来过

去了便去了


睁开眼,便看到早川在絮絮叨叨说一些空飞流萤

明明是看他说,知是儿戏

却偏偏越来越多了一份明了


却原来,只是如此

却原来,不过如此


但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的爱与不爱呢

无非是

我欠你一个微笑

你欠我一个拥抱

而已


微笑敛去

拥抱过罢

拢袖、抱拳

一声珍重

各自、安好


不安好也罢,不关彼此

无非是哪日想起,某人眉眼间的万水千山


但世事有那么多的俗尘

哪有多少时间用来回忆

越是沉湎,却越是以为自己清明

这世上的人啊,倘你不是沉湎,你又何需这份清明


我原本生性淡漠,却偏偏多了一份悲悯

容易感怀

生怕自己老去时遗憾


人在年少时总是担心自己不够努力

到老时才发现自己遗憾的是不曾好好珍惜


原来这世间

最悲伤的不是得不到

而是,

转瞬。

       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