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朗气清,江澄水碧。萧瑟秋风吹过,遍地黄花,漫山红叶。不知不觉中,又迎来菊花盛开的重阳节。虽然不是春光,犹觉胜似春光。


在古代,重阳是一个重要的节令,民间有登高赏菊思亲等习俗。每逢佳节,淳朴憨厚的人们,都会精心酿制一坛坛醇香的菊花酒。而那些飘泊他乡的游子,一边眺望故里采摘茱萸,一边怀想远方的亲人和那绵延浑厚的老酒。


登高望远怀故乡,对于身处喧嚣尘世、在人海中匆匆来去的我们,在菊花的清韵里,也便有了一隅让心灵憩息的归处。为诗,为爱,为远方。



深秋重阳,在李清照的心中,也许是一场别后相思的序曲。一帘西风,醉了相思,香了锦袖,也瘦了她梦中的海棠。曾几何时,不知多少有情人在海棠树下踟蹰徘徊,只为托远行的鸿雁寄一叶题字的相思,寄一缕缱绻无尽的情思。


多少年来,那枚红叶一直在我的心底飘荡,又飘到了这个秋天。人间秋如许,年华已老,枫树已老,驿动的心早已随着流年远去,而那些旧时光却在内心深处,依旧飘着淡远馨香的气息。


这熟悉的气息里,有近在咫尺却恍若天涯的故乡、有需要守护的亲人、有绵绵不绝的爱,有数点过的一个又一个秋天。



记得泰戈尔有一句唯美的诗:“秋天的黄叶,他们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一声叹息,是属于秋天的,也是属于重阳的。


“泪眼深深鬓发白,盼我儿能何时回。何时回,千里迢迢,梦绕魂追。”或许,泰戈尔诗中唯美重阳只属于故乡吧!多少年来,我们走出了故乡的那一座座山,却永远走不出父母思念的海。


倘若,只是倘若。当我尚在年少时,不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片绿州,日复一日任岁月蹉跎。那么,走出半生,归来恐怕也不会是少年!



季节在流转,人事在变迁,谁能看尽春花秋月?谁又能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生命弹指已近天命,无论繁华与落寂,转眼皆云烟,留下的是停留在时光里的印记。无论我们舍与不舍,念与不念的人或事,都将成为生命旅途中里的风景。


既然如此,何不守一份庸常的岁月,安然到老?或许,等到黄花开至荼蘼,站在原地的我,依旧是那个绕在父母膝下,被春光抛掷,隔窗眺望枫叶红了的人。



而今,岁月沉香。周末,一家人,一所学校,过着波澜不惊的日子。闲暇时以山水洗心,在清风明月,三尺讲台里,寄予着远方,细数着光阴。修一颗云水禅心,远离俗世红尘,怕惊了每一段喜欢过的时光,扰了慢慢沉潜下去的自己。


菊正香,花正艳。可纵使傲霜而立,终归也会枝头抱香而终。生命来来往往,宛若这季节的交替,纵使万般不舍,该去的终须会去。只愿在这纷繁尘世,保持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无论寒来暑往,让缕缕馨香飘向梦想,永不凋零。



故,只想安稳笃定走过这一生,以一种禅意的心境面对人生,携一丝人生的安暖,走向绝美的风景。


爱,只在心里。远方,只在心里。苍茫人世间,作为芸芸过客,只在凡尘清唱。浮生若梦,即便落叶满城,也处之泰然!从此,不言忧愁,不诉离殇,唯愿岁月静好,愿亲人安康,愿你我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