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原创:东山羊

  上海,简称沪,人称魔都。这个称号源起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旅居上海的日本作家村松梢风的畅销小说《魔都》。魔者错综迷离,都者大都会也。上次来沪屈指算来已近三十年了,但没有丝毫违和感。繁街寂巷,都觉亲切;旧貌新颜,生活本样;沧海一粟,掠影浮光;美食美刻,皆成文章。

  《浦江夜璀璨》

  外滩夜望,

浦东璀璨。

江水滔滔,

述说变迁。

旧时容貌,

何处了然?

日新月异,

天上人间。

  《老上海馄炖》

馄炖皆称老上海,

孰真孰假莫辩白。

记忆深处寻味道,

价钱贵点也能挨。

皮薄肉厚荠菜香

抹抹嘴巴道再来。

        《重游豫园》

     沪上江南看豫园,

     亭榭楼阁七重天。

     鳞次栉比皆商贾,

     南北东西客流连。

     老庙黄金光灿灿,

     南翔馒头香飘远。

     修缮运维舞长袖,

     九泉潘公愧当年。

  (注:潘公系清朝四川布政司潘允端,豫园兴建拥有者,后因家道中落,豫园沦入他人之手。)

  《 老屋新唱田子坊》

鹊声渐起田子坊,

穿行弄堂故巷间。

楼上仄逼旧生活,

楼下宽敞五洲连。

耳畔未觉吴侬语,

英汉杂夹议价钱。

老上海里新天地,

新天地里绘明天。

  《鲜肉月饼》

月饼新出炉,

皮酥馅透熟。

满口溢香醉,

人生小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