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闪”这个词,我想时下很多年轻人都不陌生,它是指一些人用网络或其它方式联络,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做一系列指定的动作,然后迅速离开的行为。

某种意义上来说,快闪是网络文化与现实思想需求的完美结合。一群可能是素昧平生的人,他们有着某种共同而又强烈的心声,需要用集体的一次心动表达一下,以便引起社会的关注,但他们的结合既简单又纯粹,目的只是为了表达一个共同的心声,而无其他的牵扯。这该是社会的一大进步。

我是一个较为传统的人,对网络流行文化一般不会主动去接受,但我细细品味一下我生活,其实快闪行为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了,只是较为隐性,不易发觉,但本质与快闪无异。

比如,上个周末,本市某楼盘搞促销活动散发一些电影劵, 朋友J搞了两张电影劵送我,但必须本人要持工作证(身份证)去售楼中心兑换成电影票,因一人只能兑换一张电影票,我便又约了朋友W一起去售楼中心。那天下午,我、朋友J和W三人一起相约下午五点来到售楼中心。大家都很守时,几乎同时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目的地停车场。那天,我们三人刚好都带了女儿,朋友J和W是通过我认识的,彼此吃过两次饭,也不是特别熟悉的那种,但我们三人的女儿倒是显得特别的熟悉,一见面就能玩到一起去。大家见面彼此寒暄之后,便一起来到售楼中心,我们很顺利地拿到了电影票,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孩子们们却不愿离开,因为她们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原来在售楼中心的大厅里,还特意为孩子们准备了“科技展”,大厅里面有很多的VI游戏设备,这些设备能很好地模拟开汽车、玩滑雪、射击等场景,孩子们特别喜欢玩。我们三个大人只有耐着性子坐在大厅里等着孩子们玩好,好在售楼大厅很大,也很阔气,我们坐着聊天的时候还有工作人员端上免费的茶水,大家有些日子没见,积攒聊天的话题也多,大家聊得愉快,所以也不觉得时间过得快,直到朋友W的女儿突然跑过来问什么走的时候,我才注意到,时间有些晚了,环顾一下售楼大厅,除了我们之外,便只有工作人员了,于是,我便提议一起去东门大排档吃个龙虾,哪知道朋友W说:不去了,孩子还有不少作业要做,改日再聚吧。朋友J也说:不去了,中午刚在东关吃过老鹅汤,到现在还感觉满肚子的鹅肉没消化呢。

我非常喜欢他们的直率,我和他们亲近的原因大抵也在此,我不会因为他们的回绝而感到没有面子,大家在一起怎么方便怎么好才是友情的真谛。我们在一起偶尔也聚餐,就像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我从不喝酒,过年在家也不喝,他们从来不作勉强,我便觉得这样的关系才是最融洽的。这次因兑换电影票而在一起的好聚好散朋友聚会,让我联想起“快闪”一词,感觉挺好。

也有一次傍晚,我正在外面散步,一朋友C突然给我发来一微信定位,那位置显示就在本市火车站,我便电话过去问:兄弟,突然袭击啊,来了也不提前说声啊。朋友却在电话里面嘿嘿一笑道:去外地办事,刚好路过贵宝地,怎能不给兄弟你通报一声呢。听后,我满满的感动,尽管我们那天没有见面,但我们彼此的心灵已经来了一次“快闪”了。有人说,记得一座城市是因为一个人,那个人一定是他心里要好的朋友,我和C便是心灵互通的朋友。

还有一次,我去苏州出差,时间只有一天半,当天晚上到达苏州,我在下榻的酒店用过晚餐,突然想起朋友Z在苏州,便给他发了一定位,没想到,不到二十分钟,朋友Z便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我下榻的酒店,同时他还带来了我也熟悉的朋友H,我们三人都曾经在苏北工作过,彼此十分熟悉。经管我已经吃过晚餐,朋友Z和H还是把我拉进了一家龙虾馆,我们一边吃着龙虾,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聊着生活,好不惬意。从龙虾馆里出来已经是半夜,朋友坚持把我送回酒店,我们就此惜别。那次朋友快闪至今已过数月,我们也少有联系,至多是在彼此关注的朋友圈点个赞。但那晚龙虾馆的场景,我还记忆犹新。

有位美友说:认识的人无数,却没有交心的朋友,遇事没有倾述的对象,习惯了一个人死撑硬抗的人生,不必太奢望有人懂你,因为人人都忙,你也没有时间去懂别人。

是的,我们都已经进入了一个快节奏社会时代,大家都很“忙”(其实,我一直也没搞清楚忙什么,更多的可能是一种自我孤立的心理状态),哪有时间去专门经营友谊,很多曾经关系不错的人,他们的名字可能只是存放在通讯录或微信群里,就像身边的一本字典,没事永远不去翻动。不过,时间是海绵里面的水,再忙,真正的朋友之间也要挤出一点时间出来聚聚,哪怕是一次快闪行动,也能足以表达浓浓的友情了。

文:悬铃木 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