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七天乐,大伙有的出去旅游,有的出门走亲访友,我给自己安排的行程是回家帮妹妹收玉米。
  要在前些年,收玉米也不是多大的事,妹妹一家种的地不多,大小地块加起来,不足三亩地,妹夫请两天假回来就解决了问题。可,这几年,妹夫因轻微脑梗,右手失去了作用,不但丢了工作,连吃饭都靠左手了,大儿子在煤矿打工,小儿子上大学,妹妹的担子一下就加重了,谁家摘豆角,谁家摘辣椒,妹妹就赶着去挣点零花钱,属于典型的因病致贫贫困户,但妹妹深知,躺在贫困户的摇篮里是走不出贫困户这个襁褓的,唯有奋斗不息,方能踏上小康这趟时代的列车。
  在单位我担负着三个贫困户的帮扶任务,常常走乡入户问寒嘘暖,了解情况,想方设法帮他们解决问题,现在,正值秋收忙季,作为缺力少人的妹妹一家,既是贫困户,又是至亲至爱,尽管地不算多,但仅靠妹妹一人去完成,实在太难太累了,我和二姐、三姐约好,一起帮妹妹收玉米。
  妹妹最小,但也已四十有八了。当初和三姐都考上了初中,因家庭困难,母亲没能供她们上学,把上学的机会给了我一人,从此,三姐和小妹便和母亲一起干起了农活,把炙热的汗水和美丽的青春播洒在了田间地头,把满腔的希望倾注在了我的身上,供我上完初中,又上高中,一直上完大学,直到参加了工作,而三姐和小妹只能嫁入农家,继续和烈日酷暑为伴,就连小妹出嫁时都害怕我误了学习,没敢通知我回来。后来,母亲不能自理,一倒就是九年,这期间,又害怕我误了工作,母亲的照料大多时间靠妹妹一人在完成,和妹夫也因此聚少离多,他们的孩子也常常缺乏照应,她的婆婆也算是极大地开通了。妹夫原来在一家私营铁矿当技术师傅,为人厚道诚实,那几年家境还算不错,妹妹只需种种地,照料好母亲。母亲终年85岁,安葬完母亲,妹妹应该好好歇歇了,可妹夫又因病行动不便,家庭的重担就这样压在了妹妹身上。
  烈日在头顶上炙烤,汗水在发际流淌,腰酸腿困,双眼仿佛冒着火花,鬼圪针穿过裤子衣服刺得腿脚胳膊又痛又痒。

一边干活,一边讲过去母亲带着三姐小妹春种秋收,趴山踄水的辛酸往事。那时候种地几乎全靠人力,从调荐、打荐、烧荐、抱地、耙地、打圪垃、积肥、挑肥、施肥、播种、间苗、除草、追肥、搂地到秋天一系列收秋活动,哪一项程序都不能缺少,心灵手巧的母亲还要变着法子靠种植的粗粮,精工细作,让我们吃好喝好,抽空做鞋缝衣,让我们穿好穿暖,多少邻居乡亲都投之以敬佩和赞赏。而现在的我,没干多少活,已经觉得精疲力尽、浑身泛力了,真不敢想象那个“小脚”老娘是凭借什么样的的勇气和力量养活了我们六口人的!
带着满身的疲倦,躺在沙发上,静下心来,想想过往,热泪如注,一波未尽,一波涌起,每写完一行,泪水就会沿着脸颊不停流淌,喉咙几近哽咽。不知是自己太脆弱,还是真情让人催泪?
什么是初心?是艰苦奋斗、自力更生;是以苦为乐,不知疲倦;是百折不挠、永不低头;是压不垮、摧不毁的母亲;是无怨言、不言悔的妹妹;是知手足、不忘苦的亲情!
什么是使命?是互帮互助、有难同当的人间大爱;是不去旅游、回家收秋的苦难重温;是回忆过往、永往直前的人生追梦;是自己过好了,还想着妹妹;是你有钱了、还想着地里的百姓;是把饭桌上的忆苦思甜变成田间里的腰酸腿困!
我们都来自山村,我们都深知土地,我们都有苦难的爷爷奶奶,我们都有勤劳的父亲母亲,我们都有依然耕作在田间的兄弟姐妹,不要在想吃小米的时候才想起他们,不要在需要回家带点杂粮的时候才想起他们,在你的节日假日,在春种秋收的农忙季节,你要走近他们,把国庆七天乐变为国庆七天累,把人山人海的旅途变为川流不息的秋收,你会发现你是多么的充实而幸福,你会更加珍惜你的工作岗位,你会感到深入农村比在办公室学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更有收获,你会深切地懂得二零二零年的小康目标能否实现,大部分取决于我们家乡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是否脱贫致富,也许你还会懂得更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