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是个读诗的季节,我喜欢在诗词的平仄中,细细的品味秋天。从今天开始,我要延续着《夏日读诗百篇》,继续我的“三言两语”。





1.《野步》 赵翼 -清


峭寒催换木棉裘,

倚杖郊原作近游。
最是秋风管闲事,

红他枫叶白人头。


三言两语

值此秋风习习,景色宜人,且让我换上了厚厚的棉衣,拄着拐杖在近郊的原野上信步闲游。也许同为“古稀之年”吧,棉裘、倚杖,一下子就把我与诗人拉近了距离。更吸引我的是,诗里的秋风好似一位守约的君子,年年如期而至,却又是一位“爱管闲事”的小人,非要把枫叶吹红、青发催白不可。诗人如此嗔怪,看似无理,实在是有情。因为,秋风不仅仅是秋天的景象,更是那永远在无情流逝的时光。对此,虽然表面流露出的是一种豁达的情怀,其实,我们也从中读出了一种浓重的悲秋情调。这种看似用着不讲理的说法,却扎扎实实让哀凉的感觉,直达了我的内心深处,不禁黯然神伤。





2.《鹧鸪天·桂花》 李清照- 宋


暗淡轻黄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
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
画阑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
何事当年不见收。


三言两语:

桂花,花色淡黄而清幽,体貌温柔又娇羞,性情疏远离尘世,其味浓香却久留。何须用浅绿或深红的颜色去炫耀,它本来就是百花中的一流。这就是桂花的“色”,桂花的“香”,桂花的独特风韵是品格的美、内在的美。“何须”二个字,把仅以“色”美取胜的群花一笔勾除,而为我们推出色淡香浓、品质高雅的桂花,大书特书:“自是花中第一流”。貌不出众,色不诱人,但馥香自芳,这正是李清照假借桂花推崇的人格魅力,也是值得我们用心玩味的诗词魔力。






3.《菊花》唐寅-明

故园三径吐幽丛,
一夜玄霜坠碧空。
多少天涯未归客,
尽借篱落看秋风。

三言两语

旧院子的小路旁边已经长出了很多幽幽的花丛,就像秋意一夜之间来到人间,清露从天空坠落花上。菊花的开放就是如此淡然,又像人生的寒冬迅速到来。“多少天涯未归客”,既写了诗人自己,也写了很多和诗人有同样才华和经历的文人骚客,“尽借篱落看秋风”,在居住之上,既看到了满园的菊花,也感受到了浓浓的萧瑟秋意,还可以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菊花就是隐士,就是高洁品格的象征,在今日之社会依然具有现实意义。






4.《长安秋望》 唐·杜牧


楼倚霜树外,镜天无一毫。
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


三言两语
楼台高耸,秋树披霜,天空如镜,纤尘不染。南山峭拔入云,秋色高远寥廓,远远望去,两者互相争雄。(以上摘自网络)
而我感到疑惑的是,南山是一具体有形的山,而“秋色”却是由无数实物而抽象出的概念,二者何以比较高低。更何况,在每一位读诗人心目中,对于“秋色”会有不一样的观赏角度,即使同一个出发点也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只能说,诗人是在用南山来衬托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泛泛秋色,原来这就是秋天那高远无尽的气势。读到这里,我恍然大悟:“高!实在是高。”





5.《雨霖铃-寒蝉凄切》 柳永-宋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三言两语:

一句:“多情自古伤离别”,已道出了离别的浓愁;何况又是秋天的离别,所谓“离人心上秋”,即一个“愁”的形象外化;还记得有一句“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吗,就这样,柳永只是用了最平实的语言,层层递进,已经在意象上站到了情感的最高层。而在具象上,先用蝉鸣的凄切之声衬托了离别时心中的凄切,再写长亭,既是眼前实景,又是意含离别之伤,最后用离别时的骤雨,一滴又一滴地助长了我心中的哀怨。而“初歇”则意味着雨停了,必须起程了,必须分别了。就这样,无需再读下去,我也“竟无语凝噎”,个中滋味感同身受。此番夜读,谁知我明日醒时身在何处?怕也只能在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






《天香·烟络横林》 宋-贺铸


烟络横林,山沉远照,
迤逦黄昏钟鼓。
烛映帘栊,蛩催机杼,
共苦清秋风露。
不眠思妇,
齐应和、几声砧杵。
惊动天涯倦宦,
骎骎岁华行暮。

当年酒狂自负,
谓东君、以春相付。
流浪征骖北道,
客樯南浦,幽恨无人晤语。
赖明月、曾知旧游处。
好伴云来,还将梦去。


三言两语:

烟络横林,山沉远照,逦迤黄昏钟鼓。”起始句就写尽了旅途中,一日之黄昏时分的所见所闻,于壮美之中透出一丝悲凉。“帘栊,蛩催机杼,共苦清秋风露。”接下来的这一句又写出了客舍内眼前的景、耳边的声,借蜡炬滴泪,蟋蟀鸣寒表露出深重的“伤别”和“悲秋”。然后再来一句:“惊动天倦宦,驭骏岁华行暮。”原来,这是一颗厌倦游宦生活的天涯浪子之心,在感叹岁月如骏马奔驰,又是一年行将结束了!以景语情,所谓“悲秋”实为“悲己”呀。“悲秋”是中国人千年亘古不变的情怀,而今日的我读此诗,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走出心理的多事之“秋”,不以物喜、不为己悲,保持开朗心情,用积极向上的心态,做一个乐观豁达之人。





《枫桥夜泊》 唐-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三言两语:

《枫桥夜泊》是我们最熟悉的唐诗之一 ,在小时候,我就曾经囫囵吞枣地背诵过。

霜满天”,霜怎么会在天上出现呢?还有“愁眠”,应该是江枫和渔火,伴着诗人度过这寂寞而漫长的秋夜吧。有一首我非常喜欢的流行歌曲《涛声依旧》,它唱着:“带走一盏渔火,让它温暖我的双哏,留下一段真情,让它停泊在枫桥边。”这也是对这首诗的一种诠释吧。所以,远远传来的钟声,能将诗人的一点睡意也打消了,就像此时此刻沉浸在诗词中的我。




《题秋江独钓图》 清-王士祯

一蓑一笠一扁舟,
一丈丝轮一寸钩。
一曲高歌一樽酒,
一人独钓一江秋。

三言两语:

第一次读这首诗时,只是因为这可能是诗歌史上使用“一”字最多的一首诗罢了。而今天我们俩去了炮台湾湿地公园,站在秋风瑟瑟、烟波浩瀚的大江边,望着远处星星点点的轮船时,忽然又想起了这首诗。其实,此时此刻它已经不是专属王士祯的秋日独钓:一件蓑衣,一顶斗笠,一叶扁舟,一杆垂木,一寸鱼钩,一边高歌,一边进酒,一个旅人,一江深秋!看似琐碎的描写、简单的语言,却把我带进了一片酣然之境,这是秋高气爽下的闲情雅致,逍遥中却深藏着几许萧瑟、孤寂。广阔水面上对酒当歌的人,不是在钓鱼,是在钓情趣、钓秋色!这才是真正懂得生活乐趣的人。这短短四句诗中,连续使用九个“一”,却一点都不觉得突兀和荒谬,反而将诗作衬托得妙趣横生。回味之余,不禁感慨诗人才是真正懂得生活乐趣的人。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也可以在属于自己的“独钓一江秋”的轻舟上,慢下生活的脚步,换上自己弃置好久的文艺心,去亲近自然,去赏一江秋景、去感一江秋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