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曲子的优美早已根植于心! 尤其钟情于这个小提琴演奏的版本! 行万里,对这首曲子有了渐深的体会! 尤其是当我置身于国境线上或身在异国时,提琴丝丝入扣的弦音便会油然而起,婉转心间!

…………* ~ *…………
新疆,广袤、辽阔,无论是人文、历史还是景色都纷呈叠彩!新疆于我之感受是我旅途中众多精彩体验的浓缩! 暑假重游新疆,照片刚整理出来,今天着手写游记,恰逢是2019年10月1日! “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一首赞歌!” 优美的曲子抒发了我置身祖国壮丽山河的情怀!
籍此纪念祖国70周年华诞!

这是一条风景如画的通道,

是古丝绸之路,也是如今通往中巴(巴基斯坦)边境的要道。它横穿喀喇昆仑的心腹。

袒露的、粗犷的、满布的年轮,

喀喇昆仑向我展示他非凡的阅历!

万仞冰峰!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

搅得周天寒彻!

啊,慕士塔格!

千年的冰峰!

你就这么高傲地横在我的面前!

你冷峻、孤傲地将岁月裹成白霜,造就你“万山之父”的美名!


戈壁滩上的一股清泉,
冰山上的一朵雪莲。
……
你的友情象白云一样深远,
你的关怀象透明的冰山。

……
我是戈壁滩上的流沙,
啊 ,任凭风暴啊,
把我带到地角天边!


深情、忧伤的歌声带我们认识了深藏在帕米尔高原雪线上,隐匿在喀喇昆仑山脉与兴都库什山脉的雪域深处,傲然在中国与巴基斯坦边境的边陲小镇


塔什库尔干


我仿佛来到了《胡桃夹子》里的冰雪王国! 只是这里没有《花之圆舞曲》,有的是彻夜砸窗撞门的狂风、炙烤的日照、稀薄的空气、酷暑清晨气温只有7℃的恶劣的气候,光秃的山脊、环绕的千年积雪不化的寒光烁烁的冰峰!


这里是连绵800公里的国境线,是祖国安危的要隘! 这里已跃上了雪线! 自然环境的恶劣在全面侵袭着我! 我跌撞地迈着cat walk来到一家饭店晚餐。这里虽已没有了朝不保夕的窘迫,但物质仍相对匮乏,我将就着点了菜。邻桌围坐着几位军人,桌上摆着几盘餐牌里的有限选择,他们投入的样子告诉我他们对这一桌的丰盛相当满意! 黝黑、紫红的脸庞,微黄混浊的眼,缺乏润泽的头发……我知道皮肤的黝黑是因为常年被日照灼伤結的一层痂,紫红是皮下毛细血管破裂之故! 眼的混浊是常年在高海拔上被雪的反光伤害所致! 严重时会得雪盲! 可知,他们来自比这里海拔更高、更艰苦的地方! 他们目光炯炯,举手投足间有一股刚毅! 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好帅,好帅!

瞬间,我的目光被锁住! 有震撼的感觉在全身流动! 突然领悟到“风采”的含义!


随着电话铃声,其中一位军人的手机视频通话接通了,屏幕里是一个可爱、稚嫩的小女孩:

“爸爸,你在干嘛?”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军人含糊地回答:“爸爸想你!”

这不是文艺作品! 这是发生在我面前的真实画面!


他们离开前再点了两个菜细致地打包带上,是为坚守在雪山深处的前沿哨所的战友准备的!

突然想起了曾读过的《谁是最可爱的人》!

我注视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致敬!


晚上十点半了,太阳仍不愿收走它耀眼的光芒。

十几年前第一次来塔什库尔干,当时民族关系紧张,东突分子猖獗,城区内兵临城下。那次事后方知塔什库尔干的东突分子扬言:每杀死一个汉人悬赏200元!

吓了一身冷汗! 后怕!

…………*~*…………

这次到来,徜徉于街头,感觉安定、祥和!

这里聚居的主要是具有欧罗巴血统的塔吉克族以及一些巴基斯坦商人。这里通用的语言是汉语、塔吉克语和英语。

特别喜欢塔吉克的女式帽子,俨然皇冠!

帽子分夏款和冬款。走进一家帽子店,店家是一对塔吉克族父女,他们热情地跟我讲解帽子以及塔吉克族的习俗。讲他们的主要乐器~鹰笛及舞蹈~鹰舞。看我饶有兴趣的样子,已经要打烊的他们反身打开音乐即兴示范、讲解,手把手地教我跳鹰舞!

啊,旅行就是一种很好的学习!

好高兴啊! 塔吉克父女,我会想念你们的!


这是一首民族团结、和谐的赞歌!

经过一夜的狂风呼啸,早上八点半过了太阳才初露端倪。

雾霭朦胧,喀喇昆仑和兴都库什久久不愿揭开她冰的面纱。

多么有画意的雪山日出啊!


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


清晨,飒飒寒风纠扯着我的头发,撕扯我的衣襟! 有雄壮的练兵声从山的那方传来! 我登上石头城的最高处眺望冰的嵩山峻岭,我想见到军人飒爽的英姿! 那黝黑、紫红的脸庞,刚毅的身影……! 啊,在这酷暑却寒冷的清晨,我陶醉! 这是由边防军人谱写的赞歌!

塔什库尔干,是古时的盘陀国。现存该国首府遗址:
石头城
《梁书》记载:盘陀国,国有十二城,风俗与于阗相类,出好毡、金、玉。 公元644年,唐玄奘从印度求往取经回国时,来到盘陀国。事后他说,该国首府建筑在一个大石岩之上,背靠陡多河,城周长20多里。

冰化作丝丝缕缕的银线顺着喀喇昆仑山脉与兴都库什山脉的脊背涓涓而下,汇聚在石头城下,为苍凉的戈壁带来金色的生机! 她就是阿拉尔草滩,她还有一个更美的名字:

金草滩

顺着昨日的来路返回。 昨日沿途的景色是雄伟、苍劲! 今日却一派迤逦!

连慕士塔格都显得文静、端庄!

冰清玉洁的喀喇库勒湖。

第一次来喀喇库勒湖时的留影。

这次特意带上当年的外套旧地重游!

随着回路海拔的逐渐下降,雪山越发显得高触苍穹! 凝视寒气逼人的冰山,耳边再次回响: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
再次向坚守在雪域上的军人致敬!
我无言,却情挚、意浓!

公格尔九别峰
是西昆仑山脉上的第二高峰,由于山上终年积雪,犹如牧民头上的帽子,所以起名“公格尔九别”,意为“白色的帽子”。

布伦口沙湖

这里有一股固定的流向风日以继夜不动声色地将湖中白沙卷起,但因山脊线上始终有气流阻隔使沙不能越过山脊而不得不堆积在东面的山坡上形成细白如霜的连绵的沙山奇观!

连绵起伏的白,如风中一帘细软的白纱轻舞于碧波之上!

不可思议的美!

这是大自然用它的奇思妙想谱写的赞歌!

我歌唱每一座山,每一条河!
啊,美丽的新疆!
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一首赞歌!
啊,我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