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生活,要么呆着静着,要么走着动着,要么身体放松,要么灵魂自由。


但生活的繁杂,工作的忙禄,挤占着空闲,捆绑着自由,心似在游走,身却不由己。


直到将自己交与自然,携灵魂一起旅行。当淡然和闲适浸润心田的时候,才蓦然惊觉:


原来最美好的时光,在路上。

我走近那古铜色,触摸着光滑,也触摸着一心向佛的执着和坚定;


我试着转动经筒,转动着神思,也转动着浮沉人生的期盼和从容;


我悄然穿过佛堂,嗅着稣油香,也追寻着那一盏盏灯里的祈愿和光明。

  塔尔寺在莲花山的怀抱里,依山而建,因先有塔而后有寺而得名,是藏传佛教六大寺院之一。

每天都有千千万万的游客和信徒们从那儿走过或停留,庙宇的巍峨和湛蓝的天色点缀着他们的心情,转经筒里和酥油灯里容纳着他们的虔诚。

菩提本无树,莲花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朝圣者不管是席地而坐还是匍匐在地,无论是双手合十还是焚香祈祷,从头到脚传递的都是虔诚,转经筒里似乎可以转出心的淡泊纯净,仿佛能够转出过往的忏悔和一世的修行。

 

壁画上那栩栩如生的佛像,静静地俯视着跪拜的人群,目慈面善,看似不为所动,却时刻品鉴着人间的冷暖。

路旁的格桑花以她的艳丽摇曳着风姿

空中漂浮的朵朵白云渲染着我的欢乐


青青牧场上成群的牦牛旁若无人地低头在吃草,那不被惊扰的宁静似一幅画,颇有“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的恬静悠远之美……

我的欢乐在荡漾,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从塔尔寺到青海湖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沿途的高原景色很是迷人,蓝天,白云,草场,牛羊,远处的雪山,路旁的菜花……

 

正欣赏着远处山巅飘浮的白云,忽然发现,远处天地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条细长细长的线,蓝色的,就是那种天空的蓝。


我说那不会就是圣洁的青海湖吧,都说不会,远着呢。谁知,那蓝越来越近,那线越来越宽,我们直奔那蓝色而去,竟真的到了湖边。

伫立湖边,我凝望着。凝望着这颗镶嵌在青藏高原上的蓝色宝石,高贵,圣洁,清澈。


那是一种涤荡心灵的美,无以言说。

青海湖的蓝,带着点靛青色,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犹如一望无际,水平如镜的海面,当真是秋水共长天一色。难怪青海湖藏语的意思是“蓝色的海洋”“青色的海”。

 

湖边一只白色的牦牛,旁若无人般闲卧着,任人们从它身边走过, 目光中满满的安宁与祥和。

沿着青海湖边一路行驶,朝着西北方向。正值下午,阳光肆意地照着,晃得睁不开眼。


临近傍晚,看见远处好似有两个太阳,一个在空中明媚着,一个在地面闪耀着。而那泛着金光的地方,就是被称为天空之镜的茶卡盐湖。

“你在我的航程上,我在你的视线里”,舒婷如是赞美盐湖。


 进入盐湖,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湖面的净,天空的蓝,白云之下彩色的经幡。


随风舞动的除了经幡,还有千百年的夙愿。

漫步在湖边小路上,边走边看,紫外线的照射下,游人们大都遮住了脸,却遮不住满脸的艳羡,也遮不住大声惊呼和啧啧称赞。

这里的美,纯净,冷艳,让我不敢呼吸。希望我与这美融为一体,心无旁鹜,洁净无比。

随处可见的盐,或散在地上,或堆积如山,或藏在水底,或制成盐雕守在路边。

路旁栏杆之外,有铺设路基的细碎青石子,紧挨石子的湖面上,有漂着的黄白色浮沫,是自然形成还是污染所致,我不得而知。

 

茶卡盐湖被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评为“人一生必去的55个地方”之一,每年游客接待量剧增,据说去年因改善环境升级改造关闭升级,今年5月才又开放,我们很幸运没有被拒之门外。

但它的美还是无法遮掩。阳光洒在湖面上,色彩绚丽,风光旖旎,如诗如画。

 

湖面如镜,倒映着天空的蓝,白云朵朵如仙子,凌波微步在波光粼粼的水面。

来往的小火车,速度很慢,但坐满了人,小火车延伸的地方,波光依旧在荡漾……

 

观光车和蒙古包样的建筑,都是蓝白相间的颜色,洁净,亮丽,与天空自成一色。

柴达木盆地,昆仑山,祁连山,这些只在地理书上见过的地方,就在眼前。

终于,我走进了茫茫戈壁,迷失在这条路上。迷失于它的壮美,迷失于它的苍凉。

一条笔直的公路,仿佛通向天际,总也走不到头。

 
一条路能走出四季。
 
一段路,低矮草甸,远处近处不时有成群牛羊;
 
一段路,只有几堆散落的骆驼草,孤零零在戈壁滩上;
 
一段路,飞驶千里无人烟,满目尽是沙飞扬;
 

一段路,风蚀土山成土堆,形态各异在路旁。

路的那头,与天相接,云在路上。

 

夕阳穿过云层,洒在路上,仿佛一条玉带泛着金光。

  感觉太阳快落山了, 天渐渐暗了下来。


其实在这片荒漠里,根本望不见山。只看见夕阳一点点下沉,掠过水面,躲到了一片土堆后面,那黄色的沙土堆也变了色,黑黢黢的,静卧在水面。


瞬间,神秘城堡悄然出现,我终于没有错过这尚透着原始和野味的绝美景观。

在一段寂静空旷的公路上,驱车569公里后,一眼望不到边的荒漠之中一座神秘的城堡,出现在眼前。

 

这就是大柴旦水上雅丹魔鬼城?在一片荒漠之上,显得那么苍凉。


偌大的雅丹地貌周围,只有几个正在建的蒙古包,是正在建设中的游客服务中心。所以远远看去,几乎寥无人烟,简直不像一个景区,周围方圆百公里竟无食宿之处。

 

原来这片长在水上的雅丹一直深藏闺中,鲜有人知,路也没有建成。

 

我们驱车沿着前人留下的车撤,驶进沙漠,摇晃着,颠簸着,右扭右拐,竟开到了水边。
 

水上雅丹才如同揭开了面纱全然呈现在面前。

站上一堆沙丘,望去,在蔚蓝色的水面上,一个个被风剥蚀过的土堆,形态各异地站立着,有的金鸡独立,有的连成一片,如神秘的城堡,似有千军万马守卫着这片水域。

水面上细细的波纹,宛如精心编织的竹席,铺展开来,又如地面之镜,映照着天空之蓝。

因为知道进入的是柴达木盆地的深处,杳无人烟的地方,也知道归途遥远,前路茫茫,所以稍立片刻,二十分钟后趁着天色还有点光亮,赶紧驱车回赶,寻找住宿之地 。


未行多远,天黑了下来。前方真正是茫茫荒漠,千里无人烟。


往车外看去,黑黢黢一片,除了我们两辆车的灯光,再无光亮,除了车轮滚动的声音,再无声响。


晚上八九点钟途经青海油田,依稀有亮光。在一简易民房小餐馆,歇脚,吃饭,问路,竟巧遇青海油田两个河南老乡,人很好,热情地为我们联系了大柴旦的西海宾馆。

听青海油田的老乡说,水上雅丹这里原先并没有水,几年前,突降暴雨,山洪暴发,导致一条河河水改道,流向了这片广阔的地域,这才在荒凉之中冲出了这片美妙绝纶的水上雅丹美景。

在大柴旦通往敦煌的路上,有戈壁,沙漠,雪山,有野马,牦牛,骆驼。

 
有时,火车就在右边不远处,如伙伴,若即若离地和我们的车辆并行着。
 

远处目光所及,一排山连成一片,阻断了后面的风景,但山顶的积雪还是以它的洁白渲染着我们愉悦的心情。

几辆拉有风力发电风车翅膀的车缓缓驶过,那白色的风叶有几十米长 。接近青海甘肃交界的地方,有一个风力发电站,公路旁矗立着数不清的大小方向不一的发电风车,洁白的风车伸展着长长的翅膀,在风的吹拂下温柔地转着,不急不缓,形成一幅优美的画面。


朝着那一排山的方向行进着,笔直的路通向远山,远远望去,正前方的山间有一U型缺口,我们应该会穿山而过吧。

果不期然,翻过山口,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水墨画般的雪山。离我们很近,徒步可上。山上的雪并不厚,薄薄的一层,盖在黄褐色的山体上,脉络清晰,走势分明,如待嫁的新娘披着洁白飘逸的婚纱,等待着奔她而来欣喜若狂的新郎。

最幸福莫过于,西出阳关有故人。


一到嘉峪关,便有老孙生意伙伴前来接风,遂往一特色民族饭庄而去,吃了一顿丰盛大餐。压轴莱--烤全羊,压轴戏--能歌善舞的裕固族小妹歌舞助兴,那美妙的歌声悠远嘹亮,当真是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微风拂柳,河岸草木,水波倒影,城墙巍峨。


一扫春风不度玉门关的荒凉,这里如今也是风景宜人,四通八达。

有着“天下第一雄关”之称的嘉峪关,已是国家级AAAAA旅游景区,每天接待着来自国内国外世界各地络绎不绝的人们。

走近城楼,听着脚下沙石发出的沙沙声,抚摸着城墙上的斑驳凹凸,仿佛走入了战时的沙场,听到了锣鼓阵阵,看到了刀枪剑戟相撞的厮杀。

作为“河西第一关隘”,嘉峪关东连酒泉,西接玉门,背靠黑山,南邻祁连。是河西走廊最狭窄之处,地势险要。


左宗棠亲自题写的“天下第一雄关”横额悬于关楼之上,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闪耀着左帅的光芒,也记录着历史的沧桑。

站上城楼,放眼望去,一段城墙好似把茫茫荒漠一分为二,一边绿草丛生,一边萧瑟荒凉,关里关外景色有别。

看到这个土墩了吧?你可不要小看这个历经岁月侵蚀的土墩,虽被风化地越来越小,却仍承载着古老的历史,是明代万里长城的最西端的一座墩台,肃穆地伫立在那里。

讨赖河水在长城第一墩的下面静静地流淌着,见证过金戈铁马,旁观过醉卧沙场,也听到过“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的叹息吧?看到匈奴入侵,它一定咆哮过,那被冲刷出来的长长的峡谷就是它留下的印迹。“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也应该是一卷流动着的历史。

我就站在这里。

感受大漠的雄风,阅读历史的厚重。

触摸长城的苍颜,接受岁月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