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鹿车

文:鹿车

2019.10.2(原创)

从2019.8月8日立秋起,陆续拍摄一些秋天的场景,意欲配合简短文字,记述家乡秋季的风光。

同单元的一位勤劳人,在单元楼门前的松树旁,种下这株大丽花。百花齐放的盛夏,草坪中娇艳粉嫩的芍药花,金光灿烂的萱草花,五颜六色的五月梅,以及晨光里紫姹的牵牛花,争相斗艳,目不睱接。谁也没有注意门前的这株曰渐长大的大丽花。直到白露时节,枝头绽开了茂宻的红花。才引起人们的注目。

时光在月饼甜腻:,瓜果飘香中流逝,怀着对千里亲人的思念,对广寒蟾宫的衷情,对金色丰收的喜悦。白日与黑夜平分了秋色,

今年(2019年)平均气温夏季比往年凉爽,秋天却比往年温暖。节令己至寒露,按理塞北口外,寒露百草枯应是一片簫瑟景象,可现在公园野田仍是绿色葱葱。娇杨绿柳甚至丁香树丛也只是点缀出稀疏的黄红。大自然有自已的运行規律,或冷或热稍有差别,也是正常。:

一阵秋风一阵凉,一场秋雨一片黄。稀沥绵绵小雨下了一夜,小区道路低洼处积满了水。在阴朦的晨曦中,水坑中露出薄妙的冰凌花。气温已降到零度以下。楼门前的大丽花,低下了那高傲的头。盈红的零星花瓣旷落在根旁。深秋已来到塞上。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紧接着寒霜临降,冻土封闭。绰约的花枝叶蔓枯萎分解。

寒露百草枯。塞外高寒之地每年‘’寒露‘’一过,北冰洋掠过西伯利亚的朔风,带着嗖慢的呼啸,向草原扑来,撕扯去树枝上的叶,草干上的叶,掳掠去地面上的一切生命特征。留下荒芜和淒凉。(人和动物除外)秋其实只是冬的前哨,它告示草木,将飽实的籽种藏于大地,以待下一个轮回春的到来。草木的生命和人类的生命相比是多么的短暂;而人的生命和天地自然相比,其实更为渺小。当岁月如梭流过,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还会有現时遗迹的存在?

秋悄悄地走来,送去炎热烦闷绿意葱胧的夏,带来了天高云淡凊风涼爽,收获的季节,繁忙而喜悦。在不经意间,娓娓而至。象少年的青春朦动,由不得你去追逐或拼弃。气温渐渐降低,丁香树枝上,象心样形状的綠叶一片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