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兵,帅炸了,空军徒步方队就是空降兵方队,阅兵式上的钉子户。

曾经代表湖北民兵参加刺杀操和阅兵式,苦和累,让心里酸酸的,犹记得哪可怜的基本一直流血的右手虎口和炎炎烈日灼心的日子。

行伍的都差不多知道三把枪,沉抢、握抢、劈刺。这三个动作看似简单,但从单兵到排面一直到整个方队,没有每天成千上万次的训练,很难做到整齐划一,更不要说没个动作到位和响声,再配合上正步,慢一秒都会让整个方队混乱,更严重的抢刺就在后脑勺2公分处,想想,这慢一秒啥后果。

再有就是提正步,这也是训练的关键,没有三肿三消的伺候,你就跟本踢不出哪种砸地有声、铿锵有力的气势来,什么弹弓腿、掏腿、o行腿、外八腿,非训练你掉出眼泪不可,从单兵的一举一动、一二收腿,再到左右前行,一而再再而三的无数次配和前行外,更要命的是上半身要保持军姿状态,也就是说的三把枪、正步走,要稳丝不动,眼睛余光(还不能眨眼)稍斜注视排头兵和左右前后排面队列的整齐划一,炎炎夏日,大机场,时不时配合雷暴雨,基本就是每天流汗半盆水的节凑,五个多月下来,牛皮伞鞋都踢烂了几双。

动作分解完毕,每天早晚五公里从小炮营拖抢到应山机场,五六七八九整整一个夏日,冒着机场近40度的高温,终于训练出以刺杀和分列式为主的六个代表湖北民兵表演方队。

十月十日的开幕式刺杀表演,在几万人的喝彩声中圆满结束,几十年过去了,那精彩的一幕幕和流血的虎口,雄壮的喊杀声,虽渐行渐远,但看了昨天的阅兵,有让记忆重拾那年那月久违了的峥嵘岁月。

不得不说,踢正步和叠豆腐块被子,和打仗完全是二码事,但其付出的内涵是团队意识和集体意识,以及不屈不挠的压不夸的顽强作风和毅力。

超燃了,中国空降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