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韵/我的故乡,很喜欢你丰收的模样

2019.10.02 阅读 665

文/孙立(原创)

图/庆阳(原创)

因为姐夫过80大寿,趁着国庆节假日,我又回到故里。“下汽车,原野上走,壮丽秋色看不够,欲吟新歌唱一曲,乡亲请我尝美酒|.......”没等好好丈量这片热土,细细品味那曾熟悉的乡韵,就有点醉了。

我们山东村现有196户人家,580人,数量不算太多,却是当地远近闻名的文化村,历朝历代的村民都把读书识字看得比天大,”三辈不念书,不如一头驴” 。曾走出了很多的文化人;有2、25平方公里,面积不算太大,却有着和山东省一样的名字;在胶东看来一个平平常常的小山村,却有着中国美丽乡村的美誉。更因为在方圆几十里的地方,有一片古梨园的红利,孕育了几百年的富裕村。近几年,在振兴农村的大势下,又被上级评成了“红旗村”、“功勋村”、“十佳品牌社”。吸引了周边城市的许多游客纷纷前来看光景。这让我很想为村里写一份简历。

先从我村的名字说起吧。山东村正巧与山东省的名字撞了个满怀。那一个起名在前,自然就产生出有趣的故事。据考证有主要有两种说法。

一是据史料记载,在明朝开始,专门设立了以山东为行政名称的山东布政司署,内设六府104县。从此有了山东名称的正式省道级的行政司署划分,直至清朝康乾盛世。到了清光绪才正式设立了山东省的行政名称,并一直沿用到现在。

反观山东村,则是在明万历22年(1594年),有刘姓、孙姓、于姓人家从洪洞大槐树迁来此地建村。当时的村民因地处松山东麓,便因地就简取名为山东村。由此看来,不是这个小山村傍了山东省的大名,而是无意间与山东省起重名儿了。

二是山东省文史馆员、著名画家天豪先生根据村里发现的龙头碑考证,我的名儿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起有点关系。

天豪先生认为,这个村东低西高座落在一个小坡上, 村东村西都没有山, 东边却有两条河,向东望去十分辽阔。东南方向有一座山,中间隔有好几个村庄, 山东村不是因地理而得名。那么为什么叫山东村呢?  他访问了好几个村民都说是因山得名。在第二届梨花节时,天豪在村里大院发现了明祖皇上敕封山东村碑上的石刻圣旨龙头,庄重威严的双龙紧紧地盘旋缠绕于上,中间刻有"圣旨"二字历历在目。他根据这一古董考证出村名的来历。话说元朝末年战乱灾荒之时, 幼年朱元璋流落山东此地, 快要饿死之时, 一位好心之人施了一碗翠玉白菜汤而救命留恩。可是到了明朝初立派员来敕封报恩时,山东遍地大都成了无人区,人烟稀少。于是下圣旨从山西河南等地移民山东, 并将流落外地的原山东人迁移在此兴建了该村, 特降圣旨敕封立碑名谓山东村, 并赐梨为礼相报。村民为常留谢恩将分食梨的种子种下,  于是千树万树梨花开,  迎来了全村遍户翠玉钻白美丽的梨花和甜脆皇赐的礼果。历经600余年至今, 皇上敕封山东村龙种的老梨树依然独特,长的蟠筵如龙的姿态模样。当地可口有名的黄梨其实就是皇梨, 茌梨就是敕梨赐梨。 由于明祖皇上敕封村庄赐梨恩礼, 该梨当属全国精选的上等供品,甜脆无渣可口好吃, 周边村民百姓便纷纷前来将此地梨树取之移栽繁殖,从而很快遍布胶东。

  看看,厉害吧?我故乡的名儿还有这么动人的故事呢。

再看我村的史志,还有着很多的红色基因。抗战时期的1941年,许世友将军在山东工作16年,在胶东指挥作战9年,其中在俺村就住了2年多的时间.并在这儿指挥了牙山战役,留下了戎马生涯的光辉的足迹。至今老人们提起许世友,就会眉飞色舞的说起这位传奇将军当年在这儿练功的趣事儿。当代著名作家峻青更是与我的故乡颇有渊源,他的童年曾在这儿的花边厂打工,由此踏上了文学的成名路。在与我的多次通信中,孙先生满怀深情地写道:“山东村的那一段生活,倒是常常引起我的怀念。人越到老年,越是怀念过去,尤其是童年,童年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激动。像诗一样的美,很想再回山东村看看。我将来是一定要回去看看的。”“对于你的山东村我是很有感情的,在这个风光优美的村庄里,我度过了我的童年,至今还常常怀念着那里的一草一石。”

 

 

还有我村的颜值也是很高的。别看小村貌不惊人,却素雅秀丽,干净朴实。一座房子邻次栉比,依山傍水。白墙红瓦,花香绕舍,炊烟袅袅。如若是在人间四月天,那“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美翻了天!

偶尔会看到三两座老房子,曾经漂亮的容貌随着深黄的墙皮一起脱落,静静地淹没在岁月里,被时光一并暗淡。这就像一个个历尽苍桑的老人,不论他曾多么风光过,多么辉煌过,如今也只能躲在墙角下晒着太阳,悄悄地回忆着早年间的繁华和亮丽。而在它的身旁,却已有好多旧房换新颜,明亮又新鲜,它们傲骄地挺立在那些旧房的前面,接受着一批又一批游人的检阅。

我村最抓眼球的地方是“大戏台”。问景有景,看景美眼,还有流传的故事养心呢。沿路而上,顺着山势错落有致的梯田,就像一幅徐徐展开的山水画儿,浓汝淡抹,层层叠叠,从山脚一直悬挂到山顶的大戏台。那儿正搞了一大片的观光农场,一棵棵蜀葵绿得像泼墨,分不清那是叶儿,那是果儿。为枯橾的大地披上了绿裙儿,妩媚得喜煞个人儿。据说一天能摘200多,收益不少呢。

随处可见的玉米、大豆和高粱,在淡淡薄雾的笼罩下,像披婚纱的新娘子,依偎在大地的怀里,倾述着最后的眷恋。那灵动地形象飘逸在大戏台的时空里,演绎出秋天的浪漫。

漫山遍野的山菊花,经历漫长夏天的煎熬,齐唰唰的开放了,一片片,一簇簇,黄的、紫的、白的,红的,竞相媲美。把大戏台装扮的分外娇艳。

这儿不仅有高颜值,还有人文有诗。

 

山东村在自然美的同时,还具有独特的人文之美,可谓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早在清朝,山东村曾出了两名武秀才;民国时期,有两名黄埔军校毕业生刘文山和刘汝已。其中刘文山,曾在国军51军于学忠部任团长,解放后去香港。在解放后六十多年中,先后有刘文斌、刘桂生、刘宗禄、于叶、孙素丽、刘元奇、刘长勤等五十多人考进大学深造,他们都在各自的专业领域为社会做出了应有的成就,成为远近闻名的文化村……2015年11月29日,山东村被中国新型城镇化高峰论坛授予“中国美丽乡村”。

  目前,俺村将重点打造许世友故居以及著名作家峻青童年打工的旧址等,通过文化内涵,给游客“讲故事”,打出乡村游品牌,并带动当地土特产特别是茌梨的销售。在不久的将来,俺村将完成从“花开四月”到“全时旅游”的成熟蜕变,丰富的旅游资源、独特的人文优势,独具魅力的乡村旅游,将吸引国内外更多的游客。村党支部书记刘斌自信满满地说:“现在我们是以梨兴村,以梨富村,以突出我村的特色来招待来参观梨园游的客人,你像梨花开完了,夏天到了,我们就组织捉蝉的有趣活动,推出民俗两日游;到秋季我们接着推出古梨园采摘游,毕竟这是我们海阳唯一的面积这么大的古梨园,让大伙儿都认识到这古梨园产出的梨儿大又甜,由此带动我们梨园经济的大

发展。”由此可以预见,俺村不论季节怎样轮换,但最终都会伴着漫天的梨花走向成熟,走向美丽。

    这就是俺美丽乡村的美丽前景,那种美会一直滋润进远方游子生命的最深处,在心灵疲惫时洒几点兴奋剂,在伤痕上微痛时滴一滴消毒液,于是,在追梦的人生驿站上稍一休整,打起背包重新上路,奋然前行。

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亿万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决定着我国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山东村正以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为强大动力,守正创新勇于作为,在希望的田野上奏响新时代乡村振兴之歌!


农业稳,天下安。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加强和改善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我国农业农村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发生了历史性变革。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三农”工作的重要论述,对于我们深刻理解“三农”工作的重要意义,增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紧迫感和使命感,以更大的决心、更明确的目标、更有力的举措推进新时代“三农”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山东村委遵照习总书记的指示,举办了第四届茌梨采摘节。在现场,村委进行了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农产品推介会活动,通过设置电商洽谈室,让来自各地的电商现场挑选心仪的茌梨等农产品并直接洽谈,进一步拓宽了农产品线上销售渠道。

  采摘节,也吸引着越来越多城里人。摘梨、掰玉米、挖地瓜、刨花生……在这儿,农事活动变身趣味比赛,吸引了方圆百里众多家长和孩子参与,活动中饱览了田园风光,增进了亲子互动,体验到丰收的快乐。

  山东村融合传统文化、农耕文化和现代化乡村特色,举办趣味农事活动体验、梨果美食盛宴、篝火晚会等系列活动。

 近年来,本村按照“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思路,以梨产业为基础,连续举办四届茌梨采摘节,积极塑造茌梨文化形象品牌,将苹果、桃等水果融入其中,拉长产业链,提高附加值,扩大生产规模,形成竞争优势,让千千万万百姓果农致富奔康。

本次采摘节以“展示农民丰收景象,促进品牌农产品产销对接”为主题,以“乡村振兴、产地共建、产业融合”为抓手,旨在传承弘扬中华农耕文明和优秀文化传统,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献礼。

 

“欲圆中华复兴梦,先润农耕文化田”。经过连续五届的采摘节,山东村一批新时代的农民,带着泥土的芬芳,透着田园的灵动,带着生活,带着追求,带着自信,正豪迈地走上致富的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