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创作 太阳鸟

图片来源 网络

  很久以前,辽西有个小镇子叫刘龙台。镇公所有几个警察,主要负责当地社会治安。由于处事时有不公,老百姓颇具微词,背地里称他们为“黑狗子”。

这其中有位刘姓警长,与众不同,少言寡语,与世无争,年过三十岁还没有娶媳妇。他自小习武,刀棍娴熟,以此当上了警长。

此人身材高高瘦瘦,黑色警服,白色帽圈,膝下扎着绑腿,腰间左侧挎着日式战刀,右侧别着一把手枪。说是手枪,一次只能装入一颗子弹,俗称独子"撅把子"。

这天清晨,刘警长同往常一样,独自一人下乡办案。

山间林密,小路崎岖,草叶上满是露珠,不禁湿了鞋帮。当走到一片坟茔地时,上了烟瘾,找块石头坐下,卷支旱烟。

正要点火,感觉不远处有动静,回头一看,大惊失色。

只见一群灰色的狼群正在靠近。

说来奇怪,大清早就有狼出现,而且是群狼,闻所未闻。

刘警长拔出手枪,第一闪念是快跑。但已经来不及了,狼群近在咫尺。

迅速举枪,也不对,这枪里一次只装一发子弹,无济于事。

慢慢将手枪放回枪套,“苍啷”一声拔出战刀。这是一把日式指挥刀,虽然平时很少用到,但始终磨得很锋利,加之经常操练,出鞘后的刀锋银光闪闪。

再看狼群,虽然很近,但没有立即发起攻击。这是一个不小的狼群,共有12只狼。

以前过往遭遇的人和生物早就落荒而逃,如今这人不但没跑,还与它们对视着,有些狐疑。

刘警长心里明白,逃是逃不掉的,只有一战才可能有生路。他自小习练太极刀,大开大落,力道沉猛。因此自己也是信心满满,毫无畏惧。

他瞅准最近的两只狼突然出击,抡起战刀沿身体的右侧一个立圆,劈翻了一只,后脖颈冒出红红的血。

另一只狼猝不及防,惊退几米远。

这一下狼群被激怒了,迅速地围住了他。

三只狼同时扑上来,利爪腾起地上的沙土。

只见他双跨微沉,一个横扫刀,原地旋转360度,手起刀落,一只毙命,一只受伤,另一只退去。

狼本是群居动物,有着严格的行动规律,虽然遇到挫败,但很快做出调整。

只见头狼低吼一声,四五只狼冲到跟前。 刘警长挥刀左砍,然后向右一抹,两只狼应声倒地。

不巧的是他的一只手也被狼咬住,正所谓:“单刀看手,双刀看走”,没有拿刀的手格斗中极为重要,必须马上摆脱。

说时迟那时快,提刀迅速扎向狼的腹部,手摆脱了。

但可惜刀已插入狼的肋骨,一时没拔出来。

另一只狼随即咬住了他的脖子,狼群齐上,使他动惮不得,慢慢地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已无人形。

现场只剩下一顶帽子,两只打着绑腿布的小腿,还有那把战刀和独子抢。

后记:

旧时警察新时梦,腰别独撅悔一生。

倘若装备汤姆逊,英雄九泉笑无声。


注释: 汤姆逊~二战时期美式冲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