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一早,我们驱车300多公里从鲸港湾来到了纳米比亚西北部的卡马尼亚布地区,怀着一颗敬重与好奇心,探访了即将消失的非洲最原始社会族群----辛巴族的红泥人村落。


前来探访辛巴族村落,首先要征得族长的同意(一个村落由一个家族构成,族长即为户主),还要带上礼物以表问候,我们的礼物是从上海带去的什锦糖果,因为在做攻略时得知红泥人最喜欢甜食。


这就是当地政府为这个村落划出的居住地。

这里是一户辛巴族人的村落,里面住着一个家族。

辛巴族人至今保持着500年前的生活方式,他们所居住的房子是用掺有牛粪的泥巴砌墙,用草做顶,木棍为柱而建成的,房间面积很小,没有家具,一张牛皮即为床。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有道路。辛巴族是非洲最后一个保持原始生态的民族。

全村落只有一把椅子,是族长的专座,这名男子就是族长。

目前辛巴族总人口约为1.5万人,以游牧为生,主要生活在纳米比亚的北部地区,是一个远离现代社会的原始部落。

辛巴族女子一生不洗澡,一年四季全身涂遍一种神秘的红泥,这种红泥是由红石粉和牛奶里提炼出来的脂肪(牛油)调和制成。因此辛巴族女子被称为红泥人。


涂了红泥后可以保持一周不褪色,并可以防晒抗寒、防蚊虫叮咬,同时也可以把红泥涂在头发上和饰品上加以保护,每两周涂抹一次,终身使用。

辛巴族红泥人的服饰非常简单,以裸身为美,女人的装饰主要在头上和颈部、手臂、脚踝处。谁的脖子上戴的饰物越多,谁就越富有。

女人们把辫子编好后再涂上一层厚厚的红泥,均匀的排列成扇形

由于反复涂抹红泥、一生禁浴,辛巴女人独创了一种‘‘香薰桑拿’’来保证身体卫生。经常于早上将香料植物点燃放进一个陶器中,利用炽热的烟雾分别缭绕全身各部,以此烟熏出汗来净身。


这就是用身前装有香料植物的陶器在‘‘香薰桑拿’’。

辛巴族女子在第一次月经之后就可以出嫁了。一个村落里就几十个人,男女比例约1:10,由于神秘遗传基因作崇,许多男孩在15岁前就夭折了。导致多数村落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因此幸存的男子就要担负起传宗接代的重任,一般一个男子要娶四个妻子。即使这样,辛巴人的人口仍在锐减。

孩子都由亲生母亲自己带。

辛巴族的男人似乎只是一个生育和劳动的工具,只需放牛、放羊、做孩子,其它的事全部由女子负责,大老婆掌管一切。


辛巴男人和孩子是不用涂抹红泥的。


我们到访时,村落里都是女人和小孩,只有几个男人。其他男人都去放牧和干农活去了。

辛巴女子,在未成年前她的发型是从后往前编成两条牛角辫。

辛巴人还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不论男女在13-14岁时,必须拔掉中间四颗下门牙,以此为美,而且说话时门牙漏风形成一种独特的口音,这也是识别辛巴人身份的标志。

阳光下,女人和她们的孩子们在一起悠闲的聊天。

有朋友问我你们去的辛巴族村落是不是旅游景点,收门票吗?和她们合影要不要给钱?其实这里不是景点,也不收门票,与红泥人合影互动是不收费的,这里是政府为了改善她们生活条件,给她们一个相对环境比较好,距离城市商业网点比较近的居住地。


我们到了这里,先将带去的糖果分发给她们及儿童,每人两粒,也有很多儿童主动向我们要。

她们看到我们的到来,围成一个半圆形,一起有力的击掌,踩着欢快的掌声节奏轮流在中间舞蹈,散发着激情,以示欢迎。

她们都很友好,虽然语言不通,但可以通过眼神、面部表情、肢体语言进行交流

我也情不自禁的融入进去了。

现在辛巴人红泥已成为这个国家的标志性色彩,但红泥也成为辛巴人步入现代生活的重重障碍,辛巴人不愿意改变现状融入现代社会。


最后,我们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了对红泥人部落的探访,祝愿她们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