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慕胡林翼功业,于2019年国庆前夕,邀忠银君寻谒其故居墓庐,忠银君人文素养较深,欣然前往,便促此行。

车下了高速,导航胡林翼故居,行六七公里乡间小路,金黄稻田一侧,便是故居遗址。此地属湖南益阳市泉交河镇。

老奶奶精神矍铄,为胡姓后人,以为我们是记者,非常热情为我们引路,说着我们似懂非懂的益阳话,介绍“宫保第”的建设计划和说着它过去的故事。

“宫保第”占地几十亩,当时各种功能的建筑都具备,气势恢宏,只可惜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破四旧”运动时全部毁了,地面建筑荡然无存。令人徒生叹息,痛心入骨。

这座房子应该是占用了“宫保第”的地盘,如果整个建筑复建,这房子理应拆除。老板,发财罗!没想到吧?

  复建“宫保第”的工程貌似启动有一段时间了,工地上却空无一人。

仅存的房屋基脚,在黄土下时隐时现。随意丢弃的圆滑的麻石,彰显着当时的荣昌。

  基脚的用材基本是青砖,青砖厚约四公分,宽约十五公分,长约二十二公分。与现代红砖尺寸大相径庭。我悄悄捡起一块留存纪念,生怕有人看见,视为破坏文物被批。

靠山墙的一棵樟树,在倔强地生长着,没有这青砖的呵护,早就倒了。

  樟树树龄不大,念想“宫保第”被毁时它才开始成长。岁月沧桑,只有它,在默默地延续着“宫保第”的故事。

  断垣,在讲述着过去的故事。

  残壁,在吟诵着历史的风华。

  参观“宫保第”遗址后,旋去其墓庐瞻仰。墓庐地址在益阳赫山区龙光桥镇寨子仑村。在县道一侧,平缓山脚处,隐隐松柏中,胡文忠公长眠于此。墓庐不见一丝陈迹,于新坟无异。说是省文物保护单位,保护的其实只是胡林翼的声名罢了。

一代湘军将领,晚清中兴四大名臣(曾、李、彭)之一,他进士出身,为陶澍之婿,其父进士及第,他是典型的官二代。其不啃老,文武双全,官署巡抚,死赠总督,虽49岁死,却名垂后世,非圣即贤也。有人说他,若不早死必超国藩,此中必有故事的。

  千古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