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撰文   王恒真

陇一兵播报(98)

记录甘肃商界的得意与辉煌
见证甘肃商界的失落与悲伤

      “河西走廊”又被人戏称为“河西酒廊”。
       缘何如此?业内人士诠释:
       一曰“河西走廊”的酒厂太多,大大小小三四十家酒厂撒满“走廊”;
       二曰河西人太能喝酒,有道是:接人待客以酒代茶,不醉不休,甚至于一年喝红一个牌子,一年喝倒一个牌子;
       三曰河西走廊的酒文化氛围太浓,“葡萄美酒夜光杯”,唱了几千年,“皇台”、“雷台”、“昭武”、“汉武御”叫得当当响。
       然而,也有人感叹:“河西酒廊”出美酒,但遗憾地是他们却守着“酒廊”相互挤压,相互厮杀,重复建设,盲目发展,结果是大都在“酒廊”里打转转……
      不是吗,一声空前惨烈的无序竞争伴随着老百姓称之为神经质的“烧钱”竞赛,在表面上没有硝烟实则烽火连天的明争暗斗中进行着。
       咱“河西酒廊”不是粮多酒多么?我就几个人凑在一起成立一个公司,要不买断某酒厂的一个牌子,扯旗放炮地推出一个“圣水”、“神泉”;要不干脆就拉一个名气大点的品牌搞“联合”,胡吹冒料地吆喝,把不明就里的老百姓哄得神魂颠倒。
        各类相当夸张的广告充斥了电视、电台、报纸以及城市的高楼大厦、公交站牌至人们视力能及的诸多空间。
        有的酒业公司,昨天刚扯起旗号,今天便推出“百年陈酿”、“50年窑藏”的“陈年老酒”,难怪有的消费者提出质疑:你的酒厂才建了几年?50年在何处藏?100年在哪里酿?
        做广告敢糊弄人,推销酒更是花样翻新。一阵子,一些公司给酒瓶盒放个诸如打火机之类的东西;一阵子,又往里面放现金,刮大奖,送电脑;婚宴酒从一开始的买四赠一发展到买一赠一;酒店里的“开瓶费”从开始时的5元,后来涨到10元、20元、50元。
       乱折腾的结果如何?有的在广告大战中投入上千万元之后便销声匿迹;吹得最凶的几家公司也因赔得一塌糊涂而作鸟兽散;剩下的有的一蹶不振,有的门庭冷落,有的则擦掉脸上的血迹,戴上新面具……
       乱折腾的结果如何?有的在广告大战中投入上千万元之后便销声匿迹;吹得最凶的几家公司也因赔得一塌糊涂而作鸟兽散;剩下的有的一蹶不振,有的门庭冷落,有的则擦掉脸上的血迹,戴上新面具……
      “河西酒廊”的过去与现状其实也是陇原酒业成长的一个缩影。于是,有识之士一再疾呼:面对白酒业跨世纪的抉择,陇原酿酒业只有变分力为合力,才能走出“河西酒廊”,走出大西北。
      业内权威人士更是一再强调:面对全国白酒业的结构大调整,陇原酿酒业也应当结结实实的大转变。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又往往莫衷一是,各行其是。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特意展开“陇原酒市,谁主沉浮”这个系列报道,以让大家切磋讨论,献计献策。
1999年3月写于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