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母猴携带着一只小猴的干尸,虽然小猴已经风干得只剩下一副骨架,猴妈妈还是傻傻地把宝宝带在身边,期盼、急切的眼神催人泪奔!

尽管它像一条软面筋一样耸拉着,猴妈妈仍像它活着一样,亲吻它、为它理毛,在丛林里游走、觅食或上树休息时,也把它抱在怀里,希望小猴能醒过来。

野生金丝猴有携带死去宝宝的行为,有的长达3个月。人类有母爱,动物也是如此,甚至比人类的表达方式更要直接,可谓感天动地。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曾有猎人追杀一对野生金丝猴母子,母猴带着小猴无法迅速逃走,走投无路时,母猴悲鸣哀求,猎人仍不依不饶,母猴就摘下几片树叶,把奶汁挤在树叶上,放在小猴跟前,然后自己坐在小猴前面,坦然面对枪口,这一幕让猎人目瞪口呆,继而热泪盈眶,没有射杀这对母子。

我从事摄影不刻意追求最终的结果,但注重享受拍摄过程,从中亲近自然、品味人生、体验真情、享受生活。我很幸运能与摄影为缘,与快乐为伴。这种快乐只有开始,没有结束……我一直在路上,以匠子心,精耕细作,拍摄属于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