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到佛罗伦萨的半年前,我就阅读了法国作家罗曼.罗兰的《名人传》,其中对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的文字描述似沉重的凿子,在我精神的大理石上雕刻出大师不朽的形象:他中等身材,因终年劳累而后背凹陷。黑色的头发有点稀疏,目光忧郁而锐利。他孤独地伫立,似乎一生都在冥想和构思。

       9月23日下午,我们走进意大利历史文化名城——佛罗伦萨。无论网络还是旅行手页,对这座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发源地不吝溢美之词。而罗曼.罗兰笔下的佛罗伦萨,却到处是阴沉沉的宫殿,塔楼高耸,酷似长矛。低矮的柏树像黑色的纺锤,橄榄树是银色的披巾,波浪般微微颤动着。

         在他的眼里,佛罗伦萨还是一个狂热、骄傲、神经质的城市,动辄耽于盲目的信仰,不断因宗教与社会的歇斯底里动荡不宁。

       如今的佛罗伦萨又是什么样子?自然得需要当代罗曼.罗兰级的大师观察,我们还是拜谒艺术的经典吧。 在佛罗伦萨市政厅广场,科西摩一世骑马青铜像首先进入视线,《海神喷泉》 的海神雕塑肌肉健壮、勇猛无比。对这些艺术珍品,说实话我也缺乏了解,但对米开朗基罗雕塑的不朽之作《大卫》若再不知,就汪来佛罗伦萨一遭了。    

        仰望目光坚毅,身材魁梧的大卫雕塑(此为复制品),完全是力量与正义的象征。 当初面对这样一块巨型大理石,无人敢雕刻,米开朗基罗接手这一创作任务。在《名人传》里,有这样一段有趣的记录:将任务交给米开朗琪罗的旗官皮尔.索德里尼去看雕像时,为了表现自己有品位,曾对雕像提出若干批评。他说大卫的鼻子有些笨拙,米开朗琪罗于是拿了一把凿子和一点石粉,爬上脚手架,用凿子轻轻晃动几下,慢慢撒下一些石粉,根本没碰那只鼻子。然后转身问旗官,“请看看现在如何?”

       “现在嘛”,旗官说,“我觉得好多了,你让他显得活了。”米开朗基罗走下脚手架,心中暗暗好笑。     

        审视这件作品,我似乎仍然可以看出艺术大师对权力官员傲然的嘲讽。艺术的创造最忌权贵指手划脚,粗暴左右,当艺术家借助创作的翅膀飞翔时,思想平庸的官员和其审美层次相比,显然有着云泥之别。

        的确,伟大的灵魂犹如峻拔的山峰,那里云疾云绕,纯净的空气可以洗涤心灵的污垢。达·芬奇、但丁、伽利略、拉斐尔、米开朗基罗、薄伽丘等大师,在佛罗伦萨的艺术苍穹星光璀璨,他们还是巍峨的高峰,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耸立云天。

         回过头还说米开朗基罗吧。从23岁创作《哀悼基督》开始,到80多岁还在透支生命设计圣彼得大教堂。艺术大师为世界美术史留下了最大的壁画《创世纪》和《最后的审判》。米开朗基罗工作狂度近乎病态,他甚至想雕刻整座山,如果要建造某个纪念性建筑,它会经年累月地跑到采石场里挑选石头。他刮起的艺术飓风,为意大利艺术复兴积蓄了顽强的生命力。

      《名人传》记载,为艺术创作,他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在波伦亚忙着为尤里乌斯二世塑铜像时,他和三名助手只睡一张床,睡觉时,衣服靴子都不脱。有一次他腿肿了,只好将靴子割开。脱靴时,腿上的皮也被扯了下来。

      但这样辛苦的劳作,结局却是可悲的。他的祖国多灾多难,外族入侵,内邦倾轧,人民被奴役,其心血之作屡屡毁于战乱。尤利乌斯二世的雕像于1508年2月落成,在圣彼得罗尼奥教堂的正门前仅仅立了几年,15 11年12月就毁于尤利乌斯二世的政敌之手,其碎片被铸成了大炮。

      永无休止的工作,难以承受的疲惫,使米开朗基罗从来得不到恢复,总是处于多疑的精神误区中。他的心无疑是孤独的,他恨人,也遭人恨;他爱人,但无人爱他。晚年的米开朗基罗在罗马居住,卧室像坟墓般幽暗。在楼梯中段,他画了一幅肩扛棺材的死神像。他睡不着觉,常常深夜里起来用凿子工作。他用硬纸板给自己做了一顶头盔,中间插上蜡烛。这样,既给工作照明,两只手还不受妨碍。他愈老愈孤独。整个罗马城入睡的时候,他却躲在那儿艺术创作。寂静于他是恩惠,黑夜则是他的朋友。

       正是有了米开朗基罗般众多卓越艺术家倾注生命激情,才创作出大量的雕塑、绘画、诗歌等作品,厚重组合成文艺复兴的一座“名山”。正是大师艺术创造的“板块碰撞”,让峰巅的高度因沉积而隆起,成为留给世界的瑰宝,吸引历代历史学家、建筑师、诗人、学者登攀和景仰!

       凝望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百花大教堂,单看外观,就无疑是世界最漂亮的教堂。它由大教堂、洗礼堂、钟楼三个著名的建筑组成。在洗礼堂入口处,有一对著名的“金门”,我隔着栅栏欣赏门上10幅圣经故事浮雕,为巧夺天工、栩栩如生的艺术精品而震撼,难怪就连“挑剔”的米开朗基罗,看到后也称赞它为“天堂之门”。

      在大教堂附近一条古老小巷,我拜谒文艺复兴时代开拓人物一一但丁博物馆。墙面上但丁的半身雕像目光冷峻。在著名的长诗《神曲》里,但丁描写了自己经历地狱、练狱及天堂的旅途见闻,为惩恶扬善的基督教史诗注入了新的思想元素。他明显是一位经历地狱、练狱的人,因此在政治的漩涡和熔岩里痛苦挣扎,一生大部分时间在异乡的流放中漂泊。在博物馆门前坑洼的石板地面上,“但丁”的侧面像在秋雨中更显冷峻。精神的灯塔,灵魂的导师,他带领艺术圣徒仍在谱写凝重的新“神曲”。

      早年读过薄伽丘的 《十日谈》,西欧之行才知他也是佛罗伦萨人。在《十日谈》的故事中,薄伽丘深刻揭露讽刺天主教僧侣和封建贵族道貌岸然、生活腐朽的虚伪嘴脸,反对权贵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禁欲主义,人性表现出文艺复兴初期的民主倾向。

佛罗伦萨艺术星空璀璨夺目,“名人传”不过是这座“名山”野花的点缀。我们纵然是小花小草无法在高山之巅绽放和生长,但不妨在此生某一年或某一天向此处膜拜。在这种艺术的高空,更新肺部的气息,净化脉管中的血液,待复苏的肉体和清醒的灵魂回到人生的平原,我们会充满勇气和信念,像精神不朽的大师一样,勇敢面对日常的搏斗,坦然面对人生的挑战!

秋雨中的佛罗伦萨,它是意大利历史文化名城。

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百花大教堂的视频。单看外观,它无疑就是世界最漂亮的教堂。

世界文化遗产一一百花大教堂前的但丁雕塑。

百花大教堂门前广场。

百花大教堂门前广场。

百花大教堂精美的雕刻。

但丁雕塑。但丁(1265年-1321年),13世纪末意大利诗人,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开拓人物之一,以长诗《神曲》而闻名。

圣母百花大教堂(佛罗伦萨大教堂),是世界五大教堂之一。佛罗伦萨在意大利语中意味花之都。大诗人徐志摩把它译作“翡冷翠”。

1296年,科西莫·迪·乔凡尼·德·美第奇出资建造新的教堂,花了175年时间才最终建成。

这里曾经是佛罗伦萨共和国宗教中心。是一座由白色,粉红,绿色的大理石按几何图案装饰起来的美丽的大教堂。

圣母百花大教堂前的外国情侣。

此教堂属于佛罗伦萨哥特式建筑风格,楼内有370级台阶,可登高俯瞰全城。

圣母百花大教堂的雕塑。

教堂位于佛罗伦萨历史中心城区,教堂建筑群由大教堂、钟塔与洗礼堂构成,1982年作为佛罗伦萨历史中心的一部分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洗礼堂的铜门外文介绍,它是吉伯提的作品《天国之门》。圣乔凡尼洗礼堂位于大教堂西边数米。

在洗礼堂入口处,有一对著名的“铜门”。我隔着栅栏欣赏门上10幅圣经故事浮雕,为巧夺天工、栩栩如生的艺术精品而震撼,难怪就连“挑剔”的米开朗基罗,看到后也称赞它为“天堂之门”。

“天堂之门”上精美的圣经故事浮雕。

“天堂之门”上精美的圣经故事浮雕。

“天堂之门”上精美的圣经故事浮雕。

“天堂之门”上精美的圣经故事浮雕。

“天堂之门”上精美的圣经故事浮雕。

“天堂之门”上精美的圣经故事浮雕。

“天堂之门”上精美的圣经故事浮雕。

佛罗伦萨市政厅广场,科西摩一世骑马青铜像。

佛罗伦萨市政厅广场,科西摩一世骑马青铜像。

佛罗伦萨市政厅广场上幸福的父女。

佛罗伦萨市政广场因四周围的精美建筑而被认为是意大利最美的广场之一。它始建于13~14世纪,最初是在被拆除的皇家建筑的地基上建起来的,后来经过扩建才形成了今天的规模。

《海神雕塑》。海神尼普顿,希腊神话叫波塞冬大战章鱼。据说中间的海神大战章鱼雕像是在19世纪后加上去的,海神看上去肌肉健壮、勇猛无比。

宫殿最初是在被拆除的乌贝蒂、佛拉伯斯基及其他皇帝派家族的房地基上建起来的,始建于1294年,于1322年竣工。

宫殿最初是在被拆除的乌贝蒂、佛拉伯斯基及其他皇帝派家族的房地基上建起来的,始建于1294年,于1322年竣工。

佛罗伦萨市政厅内的雕塑。

市政厅内的女安保。

市政厅古墙上的铁环。

市政厅墙上的铁锚。

市政厅侧门遭遇“小鲜肉”。

市政厅广场上的外国军人游客。

外国游客在《大卫》雕塑前自拍“全家福”。

《大卫》雕塑下的丽影。大卫雕像的雄姿是佛罗伦萨市民心目中抵御外敌、保卫祖国的英雄化身。这座雕像是复制品,还有一座复制品在米开朗基罗广场,真迹在佛罗伦萨学院美术馆。

在百花大教堂附近的一条古老小巷里,是文艺复兴时代开拓人物一一但丁博物馆。。

墙面上但丁的半身雕像目光冷峻、脸庞棱角分明。

斑驳的石板路上,一个但丁的侧面像吸引不少游人“躬身”拍照。

斑驳的石板路上,一个但丁的侧面像吸引不少游人“躬身”拍照。

韦奇奥宫内美第奇家族珍藏的古老艺术作品。

该家族统治了佛罗伦萨两百多年,出过三任教皇、两任法国皇后。这个家族还是诸多佛罗伦萨学者、艺术家、科学家、文学家的首要赞助人。

但丁死亡面具。在韦奇奥宫内被美第奇家族珍藏。

佛罗伦萨传奇家族——美第奇家族珍藏的古老的航海地图。

佛罗伦萨文友的背影。

佛罗伦萨古街一角。

佛罗伦萨天之影。

佛罗伦萨古街道一瞥。

佛罗伦萨古街道一瞥。

佛罗伦萨古街道一角。

佛罗伦萨古街道一瞥。

教堂雕塑。

广场实枪荷弹的安保人员。

佛罗伦萨市政厅广场依偎在父亲肩膀上的女孩儿。

佛罗伦萨古街道一瞥。

佛罗伦萨古街道一瞥。

佛罗伦萨古街道一瞥。

佛罗伦萨古街道一瞥。

佛罗伦萨古街道内的咖啡店。

佛罗伦萨古街道内的酒吧。

佛罗伦萨暮光之城。

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名人传》封面。

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名人传》中米开朗基罗的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