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伯——瞿能

文/严斌诗

愤马擎枪戍贵滇,
惊沙厉鼓震幽燕。
冰河照影簪星地,
雪岭吹篷曳月天。
梦寄长淮家万里,
魂牵边塞路八千。
乾坤多少英雄事,
铸就中华浩气篇。

        瞿姓起源于四川成都双流一带,因商朝大夫受封于此瞿上城,故瞿上居民便以瞿为姓,繁衍生息。传至宋代,中原文明在北方游牧民族的冲击下不断萎缩,形成“北退南进”的格局,人口不断南移,给江南经济、文化等综合实力带来大幅提升。瞿氏世掌盐业采集技术,随着商品流通和食盐需求,人员也开始向江淮和沿海一带分散迁徙,逐步引领食盐贸易的半壁江山。其中,宋代浦东下砂地区,是瞿氏开辟海盐资源的主要集散地,虽然地广人稀,但纯属的提炼手法和市场贸易,让瞿氏族人很快成为上海望族。

宋代诗人林尚仁曾赋诗下砂盐场云:
地僻民居少,官勤国课优。
远程驱瘦马,小港碍行舟。
晴日盐花晓,风潮海气秋。
野人因买鹤,半月此迟留。

        另一支迁徙江淮间的瞿氏族人,最早寓居于合肥土山(今安徽省长丰县岗集镇土山),依靠勤劳智慧,习文练武,耕读传家,安居乐业。当时,瞿氏族人可单凭武艺遍行天下。到了元末,由于统治者荒淫无度,民不聊生,天下大乱。随着红巾军起义蔓延,土山地区瞿氏族人揭竿而起,在首领瞿通带领下,与邻村郑用、好友陈晖(今长丰县义井乡杜岗人)形成呼应,集众自保,偏安一方。另外,瞿通自幼习武,传承一套瞿家枪法,打遍江淮无敌手,世誉“长枪千户!”《江南通志》载:“瞿通,合肥人,善于枪法,积功至都督佥事,赠右都督。”

        元至正十二年(1352年),定远(今安徽定远)郭子兴集结数千壮丁攻取濠州,又与孙德崖、赵均用产生内讧,险遭杀戮。危机时刻,部属朱元璋舍身救主,方得脱险。不久,郭子兴率部取得滁州,为扩充势力范围,于至正十五年(1355年)春,听从朱元璋之计再次取下了和州(今安徽和县,元治历阳县,属庐州路)。在和州修整期间,朱元璋迅速扩充兵员,整顿军纪,积极备战,取得官兵与老百姓一致拥护。然而,被驱逐的元军并不甘心失败,迅速纠集十万精兵反扑和州。元太子秃坚亲临一线,率部阻塞粮道,分割义军,意欲一举歼灭朱元璋。面对元军强大攻势,朱元璋以万人拒敌,势孤力薄,危在旦夕。消息不胫而走,为反抗元人暴政,江淮仁人志士闻风而动,瞬间集结三千义勇军声援和州,特别是庐州瞿通、郑用和寿州陈晖,毅然率领族中子弟集体归附。为解和州之围,瞿氏族人连兵三月,间出奇兵,一杆长枪所向披靡,龙威虎震,元兵数败多死。解围之后,瞿通、郑用、陈晖三人,继续追随朱元璋南渡长江,拔采石、取太平、定金陵,始终冲锋在前,并在平定陈友谅、张士诚战役中屡建功勋,协助朱元璋成功控制了江左、浙右各地,最终完成君临天下的宏伟大业,为明王朝建立做出巨大贡献。(《嘉靖庐州府志》:郑用,合肥人,自和州应募)

        明王朝建立后,郑用,积功授平阳卫(今山西临汾)右卫百户。洪武二年,郑用升为金坛大兴卫(今常州金坛)副千总,因年迈体衰,无意为仕,遂请辞指挥一职,由其子郑亨承袭。明洪武七年(1374年),朱元璋改临濠为凤阳,并抽调兵马于此兴建中都城。由此,深得太祖信赖的瞿通积功升至凤阳卫指挥使(正三品),奉旨统帅5个千户所约5600余人于凤阳推广军屯,垦荒筑城,兴修水利,繁荣经济。洪武十年五月(1377年),凤阳卫又增置宿州守御千户所,仍以凤阳卫官军往戍之。鉴于瞿通指挥期间克己奉公,政绩显著,洪武十七年(1384年),明王朝荣赐瞿通致仕,迁升为大都督府佥事(正二品),赏文绮帛各四匹,可谓门厅生辉,出类拔萃。次年(1385年),朱元璋第十一皇子蜀王朱椿由四川回归祖籍凤阳中都,与瞿通子瞿能一见如故,相交深厚。这期间,瞿通毫无懈怠,勤勉从事,由于长期劳累,导致旧伤复发,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洪武十九年七月(1386年),朱元璋为表彰瞿通赤胆忠心,至仁至义,特赐其二千钞锭,令其还乡兴建第宅,颐养天年。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四川施南(今宣恩县椒园镇)、忠建(今宣恩县李家河镇)二宣抚司发生叛乱,瞿能承袭父亲职位,以四川都指挥之职随蜀王朱椿就藩成都,平抚暴动中心散毛诸洞。瞿通则衣锦还乡,寄情于山水田园,利用垂暮之年,组织乡民垦荒种植,捐资办学,传授子孙们枪法武艺。直至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正月,病逝于土山,葬于山南之阳(今长丰县岗集镇土山西南七里)。朱元璋闻讯黯然伤悲,赠瞿通右都督,并按大明军队世袭规则,由瞿能嗣其父正二品爵位。

        瞿能雄才大略,少即随父从军,历经洪都之战 、平江之战和太原之战,生性勇猛,深明韬略,具备丰富战场指挥经验。《江南通志》评其:“骁勇绝伦,雅好文学。”自随蜀王入川后,勤民听政,昃食宵衣,深得朱椿信任与赏识。

        川中土地肥沃,气候温暖,地形平坦,河流众多,素有“天府之国”之美誉。自从洪武四年(1371年)开始,明太祖陆续派兵于重要城镇及少数民族集聚区设立卫所,促进民族融合。然战后蜀地经济萧条,民心不稳,百废待兴,各种社会关系盘根错节,矛盾日益加剧。特别是素有“黔之腹,滇之喉”之称的安顺一线,民族杂居,争斗不断,军队屯扎尤为密集。

        瞿能抵达四川后,积极戍边备战,强化军事,做好民心安抚。为响应朱元璋提出“以茶易马”的战略方针,瞿能在永宁(今四川叙永),雅州碉门(今四川天全)设立茶马司,办理征茶买马各项事宜,将四川茶叶纳为官茶,作为易马交换的主要资源,即繁荣经济贸易,又提升军事装备,促使甘孜、阿坝、青海等藏区良马源源不断流往内地,其治军才干得到朱元璋高度认可。

        为使川贵一带长治久安,震慑蛮民叛服无常,蜀王朱椿以瞿能所部为先锋,随凉国公蓝玉(蓝玉女蜀王妃)长驱直入,直捣施南、忠建。此地洞主集聚,种族甚多,诸洞惟散毛(今湖北来凤县西北)最大,且人人喜战,不畏生死。瞿能攻无不克,一路围剿,不日,禽土目刺惹覃大旺及匪众万余,将剌惹长官械送京师,余皆纷纷遣散。散毛悉平,忠建、施南其他叛军也很快就擒。战后,除保留忠建、施南两个土司外,余者实数废除。蓝玉奏请朝廷,增置大田千户所(今湖北咸丰县城),由瞿能所部分派一千五百名兵卒驻防,“于八面环夷之中,紧扼诸司之咙,以通楚蜀要道。”严防番人复叛。为消除民族隔阂,鼓励农业生,瞿能组织当地民众兴修水利,推广牛耕,培育良种,使大批出逃难民陆续回流。一时间,人口聚集不下数万,山寨村落重现生机,社会矛盾得到有效缓解。次年十月,朱元璋令蓝玉出征陕西练兵,瞿能留任川中,协助蜀王修缮城池,开办郡学,扶贫济困,发展经济,化解许多民族争端,赢得较好的口碑。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四月,建昌卫(今西昌市)指挥使月鲁帖木儿绎忽乐反叛,合德昌(今德昌县),会川(今会理县),迷易(今米易县),柏兴(今四川盐源及盐边两县),邛部(今越西县)并西番土军,杀害汉人官兵及其家眷二百余口,掠屯牛,烧营屋,劫军粮,集众万余攻城掠寨,对西南稳定造成极大危害。当地驻军虽然极力围剿,但贼势日益猖獗,兵丁只得且战且却,依城拒守。明太祖急命凉国公蓝玉率陕西一万五千兵卒火速回援,会同四川都指挥使瞿能所部前往征讨。

        五月,瞿能率部屯兵柏兴洲(今盐源县),月鲁帖木儿素知瞿能悍勇,不敢迎战,指使随从人员遣送子女为质前去诈降,瞿能不知内情,稍作迟疑,月鲁帖木儿乘机逃遁。

        六月,僰人(白族)、百夷(傣族)、罗罗(彝族)、摩些(纳西族)、西番(藏族)诸部,惧于朝廷强大的军事威慑,相继背弃月鲁帖木儿,散还乡里,逐渐恢复生活秩序。明太祖谕:“月鲁贴木儿多子,往往以子出质,若有来者,收抚之”。又以月鲁帖木儿诡诈多端,不可信其降,以防蛮兵相缓,养成后患。鼓励将士奋力围剿。

        至七月,对抗朝廷的部落大部分归顺,只剩下蒙古士兵以及少数不明真相的白族和纳西族居民。瞿能探悉月鲁帖木儿退至双狼寨,迅速调集各卫兵马合力围剿。双狼寨地势险峻,易守难攻,瞿能不畏生死,身先士卒,一马当先冲进重围,力擒伪千户段太平(白族)。余众大溃,再次聚集托落寨( 约在今西昌巴汝乡或马鞍山乡境内)。瞿能督兵围堵,乘胜攻拔,一路穷追猛打,挺进打冲河(今鸦砻江)三里所。此处水势汹涌,狼牙相拒,舟楫不通。月鲁贴木儿走投无路,丢弃粮草兵器夺路奔逃,掉入河中溺死者不计其数(蒙古族人溺死一千多人)。瞿能打扫战场,捕获残兵五百余人,牛马无数。随后,瞿能帅军进入德昌,随即分兵两路,搜捕叛军残匪。第一路,调指挥同知徐凯入普济州(今米易县普威镇)搜捕流寇;第二路,遣指挥李华引兵回师托落寨,进至水西(贵州毕节地区),沿途清剿余孽,斩月鲁帖木儿手下把事管七人,周边截路寨、天星寨、卧漂寨全部攻克,俘杀一千八百余众。月鲁帖木儿无处可逃,又一次遁入柏兴州。随后,各路人马会师一处,挺进柏兴。在强大阵势威慑下,当地卜木瓦寨百户毛海,以计诱捕月鲁帖木儿并其子胖伯,献于都督瞿能,官军将其囚送至京师,伏诛,余众归降。

        瞿能极力平定叛乱,清除分裂割据势力,对维护大明王朝在西南地区的政权稳固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从此,明王朝废除了行政建置,代以军事建置,增设四川行都司和卫所,由瞿能统领西陲军事,驻军达五万多人,辖制六卫三十二千户所。为巩固朱元璋提出“建昌亦在必守”的战略要求,瞿能将建昌(今凉山彝族)所属白、黑二盐井征由官方统一开采,于此增设建昌府九驿,利用边陲天险加强防卫,抽调士兵进驻鹤庆(云南大理州下辖县)、丽江、金齿(今云南保山)驻防,疏通贸易渠道,促进市场流通,使九驿成为通往印度,缅甸,伊朗等南方丝绸之路的边陲重镇。这期间,瞿能广揽人才,遍求贤士为朝廷效力。

        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四月,朱元璋谕,署四川都司事中军都督佥事瞿能,兼署云南都司事其中。

        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三月,掌云南都指挥使司都督佥事瞿能进京朝圣,朝堂之上,朱元璋尤加赞许,赐瞿能白金二百两。钞三百锭,文绮帛各十匹。瞿能利用这次进京机会,将累谪云南的沈度(松江华亭人)偕入京师。后来,沈度以婉丽书风赢得明成祖赏识,招为翰林,继而迁侍讲学士,进阶大理少卿,成为明代著名书法家。在蜀期间,瞿能不仅协助蜀王朱椿实行礼贤教化,还建议悉免百姓多余税金,蜀人由此安业,日益殷富,川中二百年不被兵革,有瞿能所做的巨大贡献。

        洪武三十年(1397年),麓川(属平缅宣慰司,今云南瑞丽市)宣慰使发生兵变,土司思伦发被其部下刁斡孟(明云南木邦人,今属缅甸)驱逐,思伦发有家难奔投靠了蜀王。朱椿遂派兵护送思伦发于金齿(今云南保山)安置,令瞿能精选五千军卒,翻山越岭,直捣南甸(同属平缅宣慰司),大破叛军,斩其首领刁名孟,刁斡孟则趁乱走脱。随后,瞿能回军攻打景罕寨(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经过多次冲杀,寨内叛军凭高据险坚守不出。眼看官军粮草不济,饥困难当。在此关键时刻,蜀王朱椿亲帅五百骑飞速营救,夜渡怒江,旦抵阵前,即刻率骑驰躏山寨四周,扬尘遮天蔽日,寨内人员以为大军到来,惊呼失色,仓皇逃遁,官军乘势攻进敌寨,降者达七万余众,刁斡孟趁乱再次逃脱,躲于崆峒寨,遣人前来乞降。朱元璋以其狡诈,命朱椿俟变讨伐,不料圣谕刚到,蜀王突然病故。刁斡孟得知消息暗自窃喜,坚辞不降。未几,便被官军俘斩,思伦发始还平缅(治所勐卯,今云南瑞丽市西郊)。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五月,朱元璋逝世,十六日,皇太孙朱允炆即皇帝位,为明王朝第二代皇帝。朱元璋死后,朝廷预感诸王权力过重,采纳兵部尚书齐秦与太常卿黄子澄削藩建议,一统军事。不到一年,湘、齐、代、诸王被废为庶人,湘王自焚,诸藩王与朝廷开始决裂。为做到稳妥可靠,建文帝迅速调整燕王属地布政使与都指挥使人选,密谕众人寻机抓捕。朱棣闻风当机立断,立刻诱杀布政使张昺与都指挥使谢贵,于建文元年(1399)七月誓师举兵。此时,已迁升密云卫指挥佥事郑亨(郑用之子),率部归燕,随朱棣清除朝廷安插于北平周围的军事势力。以“清君侧”、“诛奸臣”之名奉天靖难,横扫中原。

        建文元年(1399)八月,朝廷以老将耿炳文为帅,集结百万大军出师真定(今河北正定),北伐朱棣,寻命都督陈晖等数路大军齐头并进,前锋很快抵达雄县。燕王于中秋夜乘南军饮酒作乐之际突破雄县,尽克南军先头部队。继而大败南军主力,斩首三万,进围真定。耿炳文收集十万残部,退回真定城内,闭门不出。建文帝获悉耿炳文兵败,急速遣曹国公李景隆(朱元璋姐姐之孙)代领大将军,并紧急从云南召回瞿能,以右都督身份助力北伐。李景隆本是纨绔子弟,寡谋而娇,色厉而馁,素不知兵法。加之朝无正臣,内有奸逆,随行诸将多怏怏不为用。

        九月,景隆合兵五十万于河间扎下营寨。为牵制南军,燕王朱棣始立五军 ,将芦沟桥驻军调入城内,协助朱高炽守卫北平,自率郑亨等部援救永平,奔袭大宁(今内蒙古宁城),增援辽东,扫平外围。李景隆获悉朱棣远征,自鸣得意,急速引军围攻北平,犹如荡海拔山之势进取北平。

        时至冬十月,北平霜雪,南军粮草不足,上下离心,李景隆深入趋利,求胜心切,直趋北平,命令大军于郑村坝(今大兴以东二十里)扎营,筑垒九门,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终因号令不严,指挥失当,数次攻城,皆被城内将士击退。无奈之下,又令兵将火焚城门,燕军汲水扑救,南军始终不能得破。于是,李景隆转命火炮打城,云梯攻城,地穴入城,所有进攻皆未得逞。任凭南军百般攻击,朱高炽只是凭城坚守,泰然自若。入夜,燕军缒墙出城,鸣鼓惊搅,使南军将士睡卧不安,李景隆焦急万分。

        一日傍晚,瞿能带领爱子瞿良材,趁燕军不备,率千骑勇士直冲北平张液门,瞿家兵丁人人奋勇,虎威神勇,借云梯飞速登城。霎时刀光剑影,杀声震天,城楼之上血肉飞溅,燕军被突如其来的进攻打的毫无招架之力,无力抵抗,纷纷败退。瞿能砍开城门,清理路障,立于城楼之上,呼喊后军冲城。李景隆闻报,惟恐破城之功归于瞿能,顿生嫉妒之心,暗想此城早已垂危,瞿能今日能登,他日别人亦能破,固飞马传报,令瞿能孤军没入,以防暗算,待明日亲率大队人马一齐杀入。瞿能不敢违令,只得退出城外待命,由此,南军错过时机,使燕军得到反攻机会。

        瞿能破城,让朱高炽大吃一惊,连夜亲临城前审视,见城墙平硬可蹬,忙督促士卒汲水灌湿。时正天寒,滴水成冰,一夜寒流,已成冰城,李景隆次日带领数万兵将亲至张液门,见城上冰雪光滑如油,无有容足之处,只得罢兵。众将看后深叹错失良机,而李景隆全无悔意,心想此功必得。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时燕王朱棣已扫平外围,带领郑亨众人越过白河(今北京顺义区东)冰面,班师回援。李景隆心下着急,速命将士昼夜防守。时下正值苦寒,军卒立于雪地不得休息,冻死者甚多,用兵大违天时,可谓自毙其众。为试探对手实力,李景隆遣都督陈晖前往侦敌,陈晖帅军绕至燕军背后,朱棣突然回军还击,南军争相渡河,河冰突然崩裂,溺死无算。朱棣乘势分兵五路,以郑亨为中军,连络而进,逼进南军大营。燕军前部多为边关勇将,锐可不挡,不多时,金鼓连天,直压南营。李景隆早已惕怯,见燕军提刀跃马冲阵而来,不知所措,众将也惊惧退缩不敢上前,此时,惟瞿能携子瞿良材父子勇猛过人,纵马出阵,驶向敌营,双方杀得天惨日昏,人人胆寒。然瞿家兵丁苦战多时,见南军众将渐败,主帅无有变通,料想独力难支,瞿能遂令瞿良材带领家兵,保护李景隆突出重围,独自断后,往南撤退,最后收集残兵,以待大举。

        建文二年(1400年)四月,李景隆再次召集瞿能、陈晖等众将,集结六十万兵力于真定誓师,北伐讨燕,目标白沟河(北拒马河,又称桃水)。朱棣闻讯,集合诸将,出兵迎敌,渐渐两军相距不过百里之遥,双方争相占据白沟河上游的有利地势,以顺击逆,迎河而进。

        经过前期浴血奋战,朱棣获得了大量生力军,并初步确立了战场的主动权。建文二年五月某日,时当正午,朱棣令百余人发炮,造成大军渡河假象,自领精兵暗陈上游,预备渡河。不料瞿能在对岸早已设下埋伏,待其半渡,瞿能引兵向前冲杀,燕军先锋大败,死伤甚多。两军杀到傍晚,朱棣乘着夜幕,悄悄突出瞿能背后,双方战至深夜,各自回营,秣马蓐食,只等天明再战。

       当夜,两岸数十里百姓逃散一空,四野一片寂静,将士们渐渐睡去。经短暂休息调整,双方士气大振。天刚透亮,朱棣急速携兵带将,偷偷渡过了白沟河,暗自庆幸。没想到瞿能早已列阵以待,两军在延绵数十里的范围内展开冲杀。因南军没有涉河之苦,个个精神抖擞,人人争先恐后。瞿能带领瞿良材首当其冲,匹马当先,引众拒敌,决意大败朱棣。面对万马奔腾,排山倒海之势的南军冲杀,燕军无人能敌,立被瞿家军擒杀数百之众,燕将人人面带惧色。情急之下,朱棣以郑亨为中军万骑布阵,直冲瞿能中坚,瞿能不为所动。于是,朱棣又率精锐数千突入其左掖,采取左右夹击。没想到李景隆领着三万之众,抄燕军阵后杀来,朱棣驳马回战,以小股精骑独当一面,且战且退,造成李景隆所部以多制少,被牵制大批军力,欲使郑亨诸将,全力围攻瞿能。

        战至多时,朱棣所骑战马接连受伤,先后三次马死剑折,连连退却,阻于河堤。瞿能见状,甩开燕军众将,挥枪杀来。朱棣见瞿能接近赶上,慌撇战马,急走登堤,情急生智,立于堤上假使挥鞭,似召堤后伏兵向前冲杀。李景隆见朱棣之举疑有伏兵,停滞不前,急令瞿能后撤。瞿能未做理会,独骑奋勇杀出,大呼:“燕王倦矣,不趁此时擒之,更待何时!”士卒闻听精神振奋,继续冲锋,所向披靡,堤下数位燕将同百余骑士瞬间被南军斩杀,朱棣无力阻挡,惊惧失色,只得重新策马绕堤落荒而逃。

        正当燕军惊慌失措之际,突然风云突变,一股旋风从燕军阵后向南军方向卷起,风沙肆掠,尘土飞扬,李景隆帅旗嘎然被折断,南军为之所动。朱棣见有机可乘,亲率劲骑绕至阵前,与前来增援的朱高煦千余精骑合兵一处,乘风纵火,顿时烟焰涨天,四面迷蒙。李景隆不知所措,再次命令人马后退。被朱棣杀得丢盔弃甲,残败而逃。李景隆率先奔命,南军将士一时无有主帅,混作一团,各自设法突围奔命。

        瞿能见朱棣冲进大营,心下甚慌,为掩护主力,瞿能、瞿良材驳马回向,阻挡朱棣。此刻,阵地上飞沙走石,被迎面吹来的沙尘暴卷得一片狼藉,辨不清方向,瞿能伏在马背上,双目被烟沙迷糊的疼痛难忍,天地冥眗亡见,面前眇眇忽忽,被朱高煦领众迎面击毙于马上,直至薄暮时分,风沙渐停,其子瞿良材也殉难沙场。

        李景隆乘夜只身南奔,辎重牛马丢弃一地,白沟河两岸数十里伏尸累累,断牌折戟布满田畴,鲜血染红了河水。这场战役,除瞿能父子遇难之外,李景隆部下的官兵被杀或溺河而死者达数万之众。白沟河之战,朱棣抓住时机,顺应天时,一举击溃南军,从此,建文帝再也无力组织大规模军事征讨,由此朱棣转守为攻,取得饮马长江的主动。

        瞿能父子以身殉国,震惊朝野。老将军陈晖派人暗中寻回瞿氏父子遗体,令瞿家兵丁星夜护送运回家乡,但考虑当时时局混乱,未与其父瞿通葬于一处,而是秘密掩埋于土山以东。时隔不久,老将军陈晖也在灵璧阻击燕军南略的战役中,被朱高煦俘获。

        洪武三十五年(1402年)经多次激战,燕军直趋金陵,李景隆主动开门迎降,文武百官纷纷跪迎道旁,七月十七日,朱棣在群臣拥戴下即皇帝位,是为明成祖,年号永乐。历时四年的靖难之役,给明初刚刚恢复的社会经济以较大的冲击,史书称之“淮以北鞠为茂草”当为真言。

        在白沟之战中,瞿能父子顽强抵抗,给燕军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朱棣继位后,虽然痛杀朝中数千反臣,但念及瞿能威武英姿,为其视死如归,三代英烈忠君护主之举所动容,遂令人传言,将瞿能骁勇事迹召示天下,重修坟茔,青史留名。并于其父瞿通墓前勒碑祭奠。《江南通志》:“瞿能,少随父累立战功,靖难兵起,建文召为右都督,从李景隆拒北,奋,通力战死。”

        洪武三十五年(1402年)八月,朱棣登基后,特赦陈晖,并以右军都督身份让老将军前往江西参赞军事,协助都督韩观练军城守,节制广东、福建、湖广三都司。晚年,陈老将军辞别官场回归故里,老有所终。民国十四年(1925年)六月,陈晖墓在杜师娘岗(今安徽省长丰县义井乡)被发现,墓顶两块石碣记载了陈氏家庭背景。墓中陪葬品十分丰富(全部落入私人手中,今下落不明),说明陈晖晚年也算有个圆满结局。

        靖难之役后,郑用之子郑亨自此飞黄腾达,由于战功卓著封为武安侯,镇守北平。永乐元年(1403年)充总兵官,总镇宣化府,辖东起居庸关西达山西阳高的一千多里边界。洪熙元年(1425年),授征西将军,镇守大同。宣德元年(1426年),调回北京掌行后府事,仍镇大同,同年卒,赠漳国公,谥忠毅。子郑能嗣,传爵至明亡。

        明崇祯十六年(1643)福王朱由崧南巡途中,路径庐州土山(今长丰县岗集镇陶山村),询问此地名宦乡贤,得知瞿氏三代精忠报国,杀身成仁,情为所动,至瞿通墓前竖碑立传,赠瞿能平阳伯。并令官府于此兴建石人、石马、石猴、石羊莅列左右。
        清雍正七年(1729),瞿能裔孙瞿恂奏请朝庭,在合肥城中请建瞿都督祠,春秋致祭。
后记

        命运好似一场旅行,你遇见我,我遇见你,然后各自向前。无论是谁,都没有重走人生的余地。就像瞿通、郑用、陈晖三兄弟,心存生死之交,包藏手足之情,但由于生逢乱世,分分合合,最终落了个分崩离析。三姓族人从一开始共事一主,到后来各为其主,每个人都在岁月磨难中艰辛跋涉,命运也因此各自转向。本来是共御外侮,结果成同室操戈,虽然各自归宿不同,但每个人都没有蹉跎自误。
        胸中藏有大志的人,往往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从瞿氏三代命运来看,心怀家国,忠心不二,是其敢于临危受命、舍生取义的力量之源。从追随太祖夺取天下,到辅佐惠宗治理天下,自始至终束身自爱,鞠躬尽瘁。特别是协助朱椿治蜀和响应建文帝平燕期间,一举一动,足见其鸿鹄之志,足显其忠君之举。
        “天下至德,莫大于忠。”瞿通在国破家亡之际,挺身而出,横枪万里,为驱除鞑虏行大道之本,实为后人之楷模。而瞿能子承父愿,平番荡寇,赴汤蹈火,始终以百姓之心为心、民众之愿为愿,身经百战从未失利,其文韬武略,骁勇英姿,更为后人肃然起敬。余恨悠悠,壮志未酬,三代瞿氏英烈,向世人展现出不一般的生命状态和人格尊严。
        红尘俗世,不论悲喜。想留的留不住,想躲的躲不开,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当今时代,思想观念多元多变,越是意识形态变化不一,越需要宣扬爱国情怀。伤时感事,瞿氏三代殉国忘身的事迹告诉了我们,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中,没什么比忠诚更重要,只有时刻忠诚国家的人,生命的火花才会璀璨夺目!人性的光辉才会经久不息!!
参考文献:
《明实录太祖实录》
《明实录太宗实录》
《江南通志》
《云南通志》
《嘉庆庐州府志》
《嘉庆合肥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