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第一次知道他得艾滋病是在2017年5月,我们去自驾白俄。阿太不小心说的一句“你的朋友真垃圾,不是精神病,就是艾滋病!”我整个人当时就懵逼了…


        那时和阿太还没那么熟,我们共同朋友也就那几个基友,艾滋病?!多可怕的名词。我第一反应就是Y,当然我最不希望会是Y,毕竟我们认识十年,我当Y是最好的基友。当时我没敢问阿太是不是Y…也是我很怕知道真相。


        出发白俄前,我们几个基友在香港聚会,当时还去看了场《志明和春娇》,Y的小男友看完后,哭得稀里哗啦,我当时就懵逼了,有什么好哭的?是我没GET到泪点?晚上我们打牌喝酒,Y的小男友喝大了,然后他更放纵地哭起来,他爱得就是那么卑微。


        那时我不知道他为何哭成那样,到后来我知道了,或者我要是当时就知道的话,我可能也会和他一样,抱头痛哭。





        我在白俄时,阿太常和Y那时的小男友视频聊天,他们在吐槽Y淫乱到处约炮,生活烂如泥。我又是很意外惊讶,我一直知道Y有到处约炮,但并不知道他生活如此糟糕混乱。不过我也就听听就算了,毕竟Y是我好朋友,我是不愿意去说他不是。


        后来就发生事了,阿太和Y的小男友撕逼,Y也是和阿太搞得不愉快,因为Y知道了阿太在背后说他的事,对他那么信任,但阿太把事情都和男友说。反正就是他们吵翻了,我站在中间的角色,也不去站队,毕竟谁我其实都不愿意失去。


        阿太和Y闹翻后,我差不多一年没见过Y,只看到他到处飞到处旅行,可能也是到处约炮。而我也是和阿太到处旅行,那时我压根也想不到,最后阿太会和Y走到一起。


        2018年4月我们4人一起去西非旅行,旅行中就看得出阿太和Y非常合拍,一个眼神动作大家就明白对方那种,或者那时就已经有爱,只是大家都不察觉。


        6月我去飞东航套票,在越南胡志明嗦粉时,阿太给我发了一条信息“我和Y好了!“我当时只是以为他们吵架,和好,回阿太信息“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结果阿太回我“我是说我们俩在一起了!”我吓吃粉都要吭死。有点难接受。


        主要阿太一直还有一个十年的男友,和我关系也是好好,而且他性格也是超好,谁都不愿意伤害那种。所以我各种忧虑,不过也不到我去干涩了,也只有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