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览圣彼得堡的三天中,竟有两天在下雨。走运的是游览叶卡捷林娜宫那天竟雨过天晴、阳光灿烂了,心也随之明媚兴奋起来,一路上看哪儿都是美景。虽受游览时间限制,纯属蜻蜓点水般的匆匆一瞥,还有部分景点未走到,但光影下更显熠熠生辉、柔美恬静的叶卡捷林娜宫+花园已给我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特记之。

叶卡捷琳娜宫又称凯瑟琳宫,位于圣彼得堡以南约25公里处的普希金市,其是1717年彼得一世专为其第二任妻子、皇后叶卡捷琳娜而建的夏日别墅,也是其女儿伊丽莎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亚历山大一世及尼古拉二世最喜爱的郊外行宫。为了彰显皇家领地的身份,宫殿所处的一带(包括亚历山大宫、亚历山大花园以及白塔观景台等)在其建成后即被称为沙皇村或皇村。1937年为纪念普希金在此度过童年又改为现名“普希金村”。


       来到叶卡捷林娜宫,就宛若穿越了时空畅游在俄罗斯厚重的历史长河中,融入在了浓郁的艺术氛围中,感受着魔幻般的童话世界……。


       它的宫殿金碧辉煌,它的琥珀厅奢侈多彩,它的洋葱头光彩夺目,它的音乐厅美轮美奂,它的花园幽雅静谧、花香四溢,它的……,它简直就是一座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博物馆。


据介绍,叶卡捷琳娜一世·阿列克谢耶芙娜(1684年—1727年,其中1725年—1727年在位),是俄罗斯帝国女皇,立陶宛农民塞缪尔·斯卡乌龙斯基之女。叶卡捷琳娜一世皈依东正教前的名字是玛尔塔。北方战争中,在马里恩波尔附近成为俄军的俘虏,不久为彼得一世所宠。丈夫死后,得到近卫军的支持,于1725年加冕成为俄罗斯帝国女皇。


       出身低微、目不识丁的叶卡捷琳娜不太参与国政,实权被缅希科夫掌握。她最大的贡献是按彼得大帝遗嘱建立俄罗斯科学院(1726年),创立最高枢密院临死前数日,在传位给彼得二世的遗诏上签名。

  “金发碧眼”的外观(主要由白、蓝、金三色构成,分别代表女皇白皙的皮肤、蓝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流光溢彩的内饰、宏伟壮观的接待大厅、极尽奢华的琥珀厅(晶莹剔透、多彩滑润漂亮至极,拒绝拍摄)、欧式古典后花园,每一处都是精雕细琢的艺术品,令人赏心悦目、美不胜收。

  

宫殿在二战时被德国军队烧毁,现为战后重建的。

  金碧辉煌的宫殿小景。

       宫殿里每个展厅的墙壁、顶棚,甚至门框、窗框都被精心雕琢成了闪闪发光的精美艺术品。受跟团游的时间限制,只是走马观花般的匆匆粗粗一瞥,留下的缺憾寄期待于下次的自由行来弥补吧。

  宫殿里所有油画里的人物大部分是以基督或圣经故事为蓝本而创作的。

      音乐厅,普京总统曾在此招待过习近平主席。诺大的音乐厅内摆放有两架钢琴,据介绍,其中一架为郎朗在此弹奏过的。

图中童男童女雕塑像为宫殿中的唯一原品,特珍贵。

  经过头一天雨水的洗刷,这天特别的蓝,蓝的有些不真实;云特别的白,特别的低,低的似乎触手就可及。

        草坪茵茵,绿树成荫,幽静宜人的花园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置身花园,任微风拂面,清香扑鼻,陶醉在异国它乡的世外桃源中。

  

       在这自然风光里悠然的享受着蓝天、白云、绿坪,确是一件非常舒适惬意的事儿。

       蓝天白云与湖水相互辉映出了如诗如画般的景色,令人美不胜收、流连忘归。

       猛抬头,发现黑云压顶,暴雨就要来了。

  暴雨下了不到十分钟,立马雨过天晴了。

  

        花儿更显得晶莹剔透,娇艳洁净。

  

图片:索尼RX10

拍摄:伏牛山人

时间:2019年9月14日下午

地点: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娜宫+花园

编制、文字: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