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丹曾经说过:世界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发现身边的人很简单,而发现比自己聪明的人就比较难了。因为人性的弱点,总认为老子天下第一!我通过认真省吾,识别才发现,我的二哥就是一个比我聪明数倍的出类拔翠的人才。

我和二哥、三哥均出生在世界锑都锡矿山。我们哥们几个,小的时候,就在这块矿区摸爬滚打,结下了深深的兄弟情谊。父亲参加工作早,四九年就是军政干校学员,后又转战银行,是银行业的老前辈了。刚解放不久,就将仅有的一点积蓄选购了一套只有二层楼的房子,我家买的是楼上。那是一栋丁字形院落,院前有一个小坪,栽了诸多花花草草,在那个年代,可以说是资产阶级情调太严重!接现在的说法是豪宅。生活在这样一个花草树木萦绕的小庭院里,那是一种恬静美的薰蒸。后来才知道,这房子是一个资本家自己住的房子,因为急于脱手,所以价格便宜。父亲有意无意之中捡了个便宜。五十年代,这可是富人才有的享受哦。虽然只有三间卧室,一个厨房 ,但围着这层楼的东南方向,均是阳台,好似楼台仙阁。我和二哥常常站在这阳台上,欣赏周围的风景,畅聊今后的美好向往。生活虽然很苦,但是我们一家六口其乐融融,非常开心、幸福。我们就在这闻名遐迩的锡矿山,为建设祖国而发奋图强,在一帆风顺的成长过程中,练就了一身叱咤风云的好本领。哈哈哈!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老家的木板房就是我们兄弟成长的紫禁城。搞笑的是,我们在屋里面稍稍用力,下边也就天翻地覆,雷声滚滚!提意见的就上来了!二哥才不管那么多,依然我行我素!那时候,爸爸会偶尔带回来一些好吃的,比如海带,梨子,糖果。这可是我们这些小县城,尤其是乡下很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所以,五十年代,我家的生活比一般人家还是要稍稍地好一点。那时候,为了生计,妈妈不得不去石灰厂拖板车,靠卖苦力维持生计。虽然苦一点,累一点,一家人和和美美也幸福。二哥最爱吃的是过年时妈妈炸的面粉捧红薯条,还有就着自己家晒的萝卜干咸菜,的确是很美味。我与二哥常去十多里路远的一个名叫洞口的地方担煤,供家里生火取暖用。冬天来了,飘飘洒洒的鹅毛大雪将矿山装扮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冰山,坐冰车,那是我们这一生都难以忘怀的高档运动,可好玩了。堪比高尔夫球运动!二哥挺能干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竹杆,木头,钉子,三下二下,一台滑冰车就通过免检开赴前线。坐在冰车上,一泄千里的快感,几十年后依然历历在目,舒畅,愉悦,开心!聪明的二哥,开始渐露头角!在我心中,二哥是最棒的男神!妈妈的菜炒的好,吃了还想吃。妈妈发现我和三哥两个喜欢读书,也很懂事,很高兴也很欣慰。就是二哥不读书,喜欢跟街上的混混交朋友,称兄道弟,很讲哥们义气!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二哥干脆不读书了,坚决要求上山下乡。 初中没读完,就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上山下乡了。所以,在我们家,我们兄弟中,二哥是读书最少的一个。但二哥聪明,并没有因为少读书,而影响他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前程。他的聪明才智是在实践中学习提高的。二哥的聪明,的确是让人膛目结舌!2000年,国家司法局第一次在株洲举办律师答辩进行现场转播实播!也是第一次在全国进行实况转播。唇枪舌剑后的结果是原告方胜诉,而原告方律师就是我那一鸣惊人的二哥。当然,这是后话。也是精彩纷呈的律师工作的生态美。

  童年时代的二哥是一个飞得起天的孙悟空。来家里告状的状子,隔三差五就有。初中没毕业,就下放到渣渡一个名叫候家塘的村子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因为成份不好,当然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依稀记得,一米六八左右的二哥,每隔一段时间就回家跑一趟,带些豆腐票,布票之类的东西,赠给那些乡亲们。一个不满十八的知青,总得有人关照一下啊!更让人心酸的是,十多岁的孩子,还要挑一担粪,走几十里山路,给队里积肥料。从矿山到渣渡,一条型刺丛生的羊肠小道,常年没几个人走,高一脚,低一脚,可想而知,那是一条什么路!当然,穷的叮当响,不担心抢劫,但十八茅湾的路,如果有个什么闪失,那是叫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怜的二哥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的环境中成长壮大。从此,我才深深懂得: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那不是诗,而是农民伯伯辛勤劳累的写照。

后来,招工了。招工人员一看二哥的个头,就不想要了。买东西一样,谁不想捡好的挑?二哥一是成份不好,二是个子偏矮了一点呀。没办法,父亲只好走后门,找到招工的,好话讲了一锣筐,送了一点小礼,才搞定。还是最差的工种,炉前工。那火红火红的炉火,映红了半边天,也将二哥帅气的小白脸烤得象个烤焦了的红薯。但是,不管怎样,总算是回城了,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全家人的脸上都绽放出欣喜的笑容。 不久,父亲调到渣渡银行工作,这个是专门为利民煤矿服务的驻矿银行。因为工作关系,跟煤矿上上下下的人都熟了。自然了解情况,知道煤矿正需要放肆招人。爸爸又想到将二哥调到利民煤矿来工来,条件是,必须是地面工,不能下矿井。为照顾关系,利民方面爽快答应了。嗨,二哥便告别了让人喜欢让人怕的火炉,来到了利民煤矿,当电工!这可是一个好工种,只可惜二哥没有一点电工知识,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切都是新鲜!虽然二哥读书少,但二哥不耻下问,没多久,一个年轻帅气的电工师傅形象,就显摆起来,在利民煤矿引人注目!前来介绍对象的人络绎不绝。欲知二哥那风云跌宕,高潮起伏的律师生涯故事,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