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大巴行至瑞士境内,导游小舒给我们讲到一个老年游客的故事:有一年他领团夕阳红西欧十国游,车进瑞士境内,一老年游客竟诧异地问:“小舒啊,你咋把我们领到医院了?”因为瑞士国旗酷似国际红十字会旗帜,这位老年游客竟闹出了“国际笑话“。

        2O16年巴西里约内热卢举办夏季奥运会,我国国旗被错用山寨版本:标准的国旗应该四颗小五角星均各有一个角尖正对大五角星的中心点;而颁奖仪式中升起的国旗,四颗五角星为平行分布。有国外媒体趁机泼污,说新中国成立近70年,中国人民一直没有站立起来,在巴西奥运会上才真正站起来。当年我们当地正开党代会,要做一个有国旗的公益广告,美编竟然在网络上搜索出“山寨国旗”设计了版面。半夜到单位,此版已签发,凭着职业敏感和爱国情结,我发觉此国旗有问题,再三甄别,及时排除了政治“地雷”。可见老太太游客错认瑞士国旗为医院旗最多成为笑谈,有的岗位就像战士守卫,稍有打盹松懈就易铸成大错。

       言归正传。9月2O日我们游览德国新天鹅堡。舒导讲,全世界城堡最多的国家就是德国,据说多达一万四千多个。新天鹅堡雄踞阿尔卑斯山一座近千米的山顶。说到新天鹅堡,不得不提到奥地利皇后茜茜公主。多年前欣赏德国、奥地利合拍的电影三部曲《茜茜公主》。新天鹅堡童话王国的打造者路德维希二世,在亲缘关系上是茜茜的表侄。舒导讲解,路德维希从小就暗恋茜茜,茜茜在奥地利度假时,遇到年轻英俊的奥地利国王弗朗茨,两人一见钟情。茜茜成为奥地利皇后,对路德维希的精神打击可想而知。路德维希二世绰号“童话国王”“天鹅国王”“疯王路德维希”。他对艺术很狂热,兴建了包括新天鹅堡在内的数座城堡,同时也是德国作曲家瓦格纳的超级粉丝,拨付重金建起拜罗伊特节日剧院,专门上演瓦格纳的歌剧。路德维希二世的行为逐渐引起了王室保守派的不满。1886年6月,他被以精神病为由废黜。数日后与医生外出散步时,神秘死于斯坦恩贝格湖时年仅41岁。

        站在千米高的山下仰望白色天鹅般的新天鹅堡,云遮雾罩,童话般的城堡在流云中仿佛天鹅游戈。阳光驱赶浓雾,几缕橘黄射灯似的打向“天鹅”城堡,更具“鹅掌”质感。城堡虽傲立云端,我的内心却生出“高处不胜寒”的苍凉。古时中外,许多帝王将相薄情寡义,虽坐拥天下,结局多难完美善终。治国不是“导演”,幕启与剧终似剧本皆可反复修改。坐上王位,无论是受操纵的“旱船”还是惊涛骇浪的“贼船”,皆幽灵觊觎,暗流涌动。稍有错误驾驭和迷失夜航,随时都有船触冰山暗礁的悲惨。

         由新天鹅堡向右前方行走不远,就是有德国“九寨沟”之誉的斯坦恩贝格湖了。漫步湖畔,湖面雾气氤氲,天鹅惊翅划破湖面,仙境般迷人。很难想像,如此诗歌和童话般恬静的圣女之湖,在133年前竟然发生路德维希溺亡的黑幕。新天鹅堡童话的背后,其实更像恐怖片导演执导的一部“鬼电影”。

        电影《茜茜公主》有着完美的情节,但现实中的她成为奥地利皇后也同样难以演绎类似新天鹅堡的浪漫,而是浪尖上舞蹈:茜茜的丈夫不论婚前婚后,一直都有很多情人和私生子。而茜茜公主唯一的儿子、被立为皇太子的鲁道夫,却在31岁时与情妇殉情自杀。这一事件疑雾重重,正如茜茜公主的母亲在亲笔信中所言:“皇太子的真正死因,或许非常可怕,最好守口如瓶。”

       茜茜公主从此以黑纱示人,1898年的一天早晨,匿名的茜茜公主在侍女的陪同下打算到大喷泉对岸的湖滨乘船游湖,没想到在岸边遭遇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者卢切尼行刺,他用一把磨尖的锉刀刺中皇后胸口。皇后优雅从容地走上游船,在经过日内瓦湖面时,一颗凄苦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死时6O岁。

        正像瑞士人对海蒂的故事耳熟能详一样,在音乐之国奥地利,美丽的茜茜同样是当地人民喜爱的公主。无论游览史海明鉴的新天鹅堡,还是历史人文厚重的海德堡 ,真正的旅行者都不能一味沉湎于狂扫名牌,而对历史文化名胜一暼而过;都不应一味津津乐道热衷于品味汉堡包,而对世界城市汉堡全然不知。

       旅游并非“驴”游,肉体疲惫车马劳顿,精神蒙眼只露寸光,遇到壮丽之景仅会嗷嗷干叫,或止步成夜郎自大的“黔之驴”,岂不可悲可笑可怜?但愿将瑞士国旗误为医院之旗的笑话不再发生,但愿仅仅知道“披萨“而对意大利文艺复兴圣地“佛罗伦萨“一无所知的游客,更多地恶补精神贵族的缺失一课,赶赴一场文化艺术的“饕餮”盛宴!

真实的茜茜公主。 (网络照片)


电影《茜茜公主》剧照。(网络图片)

建于1869年的新天鹅堡,是19世纪晚期的建筑,位于德国巴伐利亚西南方。新天鹅城堡是德国的象征,由于是迪斯尼城堡的原型,也有人叫灰姑娘城堡。

建于1869年的新天鹅堡。

美丽飘渺的斯坦恩贝格湖。漫步湖畔,湖面雾气氤氲,天鹅惊翅划破湖面,如仙境一般。

美丽飘渺的斯坦恩贝格湖。

建于1869年的新天鹅堡。

斯坦恩贝格湖畔的丽影。

美丽的天鹅在雾汽飘渺的斯坦恩贝格湖中起舞。

美丽的天鹅在雾汽飘渺的斯坦恩贝格湖中起舞。

蓝色梦幻般的斯坦恩贝格湖。

蓝色梦幻般的斯坦恩贝格湖。

蓝色梦幻般的斯坦恩贝格湖。

斯坦恩贝格湖淡雅得像一幅水墨画。

如梦似幻的斯坦恩贝格湖。

雾汽氤氲的斯坦恩贝格湖。

诗意天鹅湖。

梦境天鹅湖。

蓝色湖畔。

斯坦恩贝格湖畔的鸭子。

斯坦恩贝格湖畔的鸭子。

建于1869年的新天鹅堡。

梦境天鹅湖,有“德国九寨沟“之美誉。

新天鹅堡下的剽悍骏马。

新天鹅堡下的旅馆灯火。

入境列支敦士登公国时特意在护照复印件背后盖的海关出入境章。

列支敦士登公国,简称“列支敦士登”,是欧洲中部的内陆袖珍国家,处于瑞士与奥地利两国之间,为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双重内陆国之一,全国只有西侧约三分之一的面积位在平坦的河谷里,其余地区大都属于山地。列支敦士登国土总面积160.5平方公里,全国总人口37910人(2018年)。

列支敦士登公国,简称“列支敦士登”,是欧洲中部的内陆袖珍国家,处于瑞士与奥地利两国之间,为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双重内陆国之一。图为列支敦士登王宫。如果在这里当一天“国王”需掏七万美金,同时可以安排一百五十个“随从”。

“列支敦士登”的鲜果店。

列支敦士登街头。

黄金屋是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地标,建于1500年。弗利得理希公爵在1420年将其住所搬到了因斯布鲁克,并下令建造他的王宫。

因斯布鲁克的闻名,是先后于1964年、1976年举办过了两次冬奥会。

因斯布鲁克街头的骑行者。

因斯布鲁克街头表演的艺人。

因斯布鲁克街头表演的艺人。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街头。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街头。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街头。

掠过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城市的航班。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街头。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街头的小鲜肉。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葡萄园。

车过奥地利因斯布鲁克。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山区。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

晚宿奥地利,金色夕阳射向远处的山峰,辉煌壮观。

晚宿奥地利,金色夕阳射向远处的山峰,辉煌壮观。

晚宿奥地利,金色夕阳射向远处的山峰,辉煌壮观。

晚宿奥地利小镇鲜花簇拥的旅馆。

晚宿奥地利小镇鲜花簇拥的旅馆。

晚宿奥地利小镇鲜花簇拥的旅馆。

晚宿奥地利小镇鲜花簇拥的旅馆。

奥地利沿途风景。

奥地利沿途风景。

美丽的西欧小镇。

在葡萄园偷尝一颗酿葡萄酒用的紫葡萄。

紫色若星,美丽绽放。

雄浑壮美的阿尔卑斯山。

雄浑壮美的阿尔卑斯山。

远眺雄浑壮美的阿尔卑斯山。

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街头商城橱窗观望的骑士。

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街头商城橱窗观望的骑士。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水晶店。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的水晶店。

富有诗意的唯美小镇。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城市。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城市。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