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中


在这长夜的梦中,

谁在那迢迢北国的天边,

扯着长调的噪门在呼喊,

呼喊我。


在这长夜的梦中,

谁在故乡那弯弯的月牙山上,

挥着胳膊在招手,

在招我。


在这长夜的梦中,

谁在那泥墙外的窗台边,

捧着粥碗在遥望,

遥望我。


在这长夜的梦中,

谁在那阶前的木墩上,

盯着那只破旧的黄书包在劝说,

劝说我。


在这长夜的梦中,

谁在那坪前苦棟树下,

扶着锄把在低头思念,

思念我。


哦,父亲,

已是三载,

今夜我见到了您,

您能否把我抱进怀里。



2019.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