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律•秋分昼夜平(外三首)

秋分昼夜平,

朝夕更清明。

云淡燕儿去,

天高大雁鸣。


池中莲渐靡,

湖岸桂正荣。

橘绿橙黄季,

时光最念情。

七绝•湖堤柳叶又飞旋

湖堤柳叶又飞旋,

秋水望穿夜难眠。

仰慕陶朱非我梦,

甘心饮露当寒蝉。

七绝•残荷凄美几人知

残荷凄美几人知,

枫叶飘红未觉迟。

莫道秋声无觅处,

一湖碧水半湖诗。


枫红的日子

枫叶又被匆匆的时光染红了,尽管秋已过半,白天却依旧有些炎热,而晚风却带来了明显的凉意,毕竟时至秋分。久违了的凉爽秋风,就像小城在轻柔的呼吸,家门口的金狮湖变成了过滤空气的城市之肺,于是乎一派夕阳西下,白鹭齐飞的景象跃然眼前。丹桂飘香,清新沁腑,更令人心旷神怡。黄昏的小城也被流离的灯火一点点擦亮。

  夜色里一滴摇曳在草尖的露珠它是沁凉的,闪烁着一个诗人灼热的诗行。让如梦初醒的我迷途知返,这不正是我真正憧憬的桃源吗?!斑斓而宁静,澎湃而舒缓,浪漫而惬意。湖畔溢彩的灯光正照着我仗量满是景致的小路,倘若我一直走下去,会不会被轻柔的秋风,摇曳成一株幸福的小草,扎根于此,享受夜晚的静谧和凌晨的露水,待到明年春天又可以蓬勃地生长。

  秋风是轻的,月光是轻的,灯火是轻的,古老的歌谣是轻的,长亭下情人的耳语是轻的,我游离在湖上的魂灵也是轻的,秋水正泛起一圈圈,一层层的涟漪,在此刻,这个浑沌的世界,毫无疑问也是轻的……轻轻的你来了,悄悄地你又转身,从此别过,红尘陌路。

  小城秋夜的宁静安抚了我诗歌中的忧伤与苦恼,万物入梦,凉爽的晚风掠过了沉睡的湖水,草丛里埋伏着来年春天的芳香。水莲残荷把最后的挽歌,献给了秋夜中的金狮湖。渐渐枯萎了的荷叶,依旧倔强地伫立着,企图守住这小城一湖幸福的颤栗。

  白天的余热在夜晚凝结成露珠一起斟入大自然草木的杯盏,蹑手蹑脚的正试图用纤细的双手去抚平流浪诗人们的孤独与寂寞。

  感谢从陈年风雨中活过来的身体。逶迤蜿蜒,漫漫岁月,让我们不断完善,修正,成熟;今年的我们与去年的我们握手,拥抱,端杯,告别,已往的我们与现在的我们永远在遗忘的路口诀别。

  迁居到小城的金狮湖畔,虽然已经五年了,可脑子里还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寒冬的清晨,与生活了半个世纪的故土告别,与自己的童年,少年,青年,壮年告别;与老屋门前那几棵伟岸挺直的水杉告别,那模糊的年轮曾经让我陷入沉思……

  一支闲笔赋秋色,景自心来情亦浓。人间向晚,炊烟正暖,层林尽染,江湖碧透。流年,烟火,红尘,永远是我最暖最值得回味的一笔。而秋高气爽的凌晨像小喇叭似的牵牛花却顽强地从残垣断墙里蹦出来,真的看见了明媚的朝霞,吹响了小城又一个枫红的秋天!

己亥秋分日于金狮湖畔

五律•秋分昼夜平(外三首)

秋分昼夜平,

朝夕更清明。

云淡燕儿去,

天高大雁鸣。


池中莲渐靡,

湖岸桂正荣。

橘绿橙黄季,

时光最念情。


七绝•湖堤柳叶又飞旋

湖堤柳叶又飞旋,

秋水望穿夜难眠。

仰慕陶朱非我梦,

甘心饮露当寒蝉。


七绝•残荷凄美几人知

残荷凄美几人知,

枫叶飘红未觉迟。

莫道秋声无觅处,

一湖碧水半湖诗。

枫红的日子

枫叶又被匆匆的时光染红了,尽管秋已过半,白天却依旧有些炎热,而晚风却带来了明显的凉意,毕竟时至秋分。久违了的凉爽秋风,就像小城在轻柔的呼吸,家门口的金狮湖变成了过滤空气的城市之肺,于是乎一派夕阳西下,白鹭齐飞的景象跃然眼前。丹桂飘香,清新沁腑,更令人心旷神怡。黄昏的小城也被流离的灯火一点点擦亮。

夜色里一滴摇曳在草尖的露珠它是沁凉的,闪烁着一个诗人灼热的诗行。让如梦初醒的我迷途知返,这不正是我真正憧憬的桃源吗?!斑斓而宁静,澎湃而舒缓,浪漫而惬意。湖畔溢彩的灯光正照着我仗量满是景致的小路,倘若我一直走下去,会不会被轻柔的秋风,摇曳成一株幸福的小草,扎根于此,享受夜晚的静谧和凌晨的露水,待到明年春天又可以蓬勃地生长。

秋风是轻的,月光是轻的,灯火是轻的,古老的歌谣是轻的,长亭下情人的耳语是轻的,我游离在湖上的魂灵也是轻的,秋水正泛起一圈圈,一层层的涟漪,在此刻,这个浑沌的世界,毫无疑问也是轻的……轻轻的你来了,悄悄地你又转身,从此别过,红尘陌路。

小城秋夜的宁静安抚了我诗歌中的忧伤与苦恼,万物入梦,凉爽的晚风掠过了沉睡的湖水,草丛里埋伏着来年春天的芳香。水莲残荷把最后的挽歌,献给了秋夜中的金狮湖。渐渐枯萎了的荷叶,依旧倔强地伫立着,企图守住这小城一湖幸福的颤栗。

白天的余热在夜晚凝结成露珠一起斟入大自然草木的杯盏,蹑手蹑脚的正试图用纤细的双手去抚平流浪诗人们的孤独与寂寞。

感谢从陈年风雨中活过来的身体。逶迤蜿蜒,漫漫岁月,让我们不断完善,修正,成熟;今年的我们与去年的我们握手,拥抱,端杯,告别,已往的我们与现在的我们永远在遗忘的路口诀别。

迁居到小城的金狮湖畔,虽然已经五年了,可脑子里还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寒冬的清晨,与生活了半个世纪的故土告别,与自己的童年,少年,青年,壮年告别;与老屋门前那几棵伟岸挺直的水杉告别,那模糊的年轮曾经让我陷入沉思……

一支闲笔赋秋色,景自心来情亦浓。人间向晚,炊烟正暖,层林尽染,江湖碧透。流年,烟火,红尘,永远是我最暖最值得回味的一笔。而秋高气爽的凌晨像小喇叭似的牵牛花却顽强地从残垣断墙里蹦出来,真的看见了明媚的朝霞,吹响了小城又一个枫红的秋天!

己亥秋分日于金狮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