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培拉的春天

民主

<p style="font-family: -webkit-standard; white-space: normal;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26, 26, 26, 0.301961);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堪培拉地方是小,但是一年四季却十分精致,春季一到本就是玉玲珑般的小城的角角落落里各种各样的植物都经过冬季的睡眠,争先恐后的开始萌芽,当街边的梅花树绽放之时就算是春天正式开始,接下来闹猛了,红色绿色紫色黄色蓝色橙色黑色的花色开始了给这个城市涂上浓妆,这天然的一抹让堪培拉看上去就像一个十八岁还不到一点点的美丽而含苞待放楚楚动人的标准美人儿;正面看去五官精致皮肤绝嫩婷婷玉立又小姑独处。侧面看去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该翘的翘,水灵灵娇滴滴,自己不以为天然,人家却魂儿被慑勾去,情愿此生了却于斯都情愿。后面望去束身自来小蛮腰,静如戴妃沉思,行如黛玉幽憐,不知道的以为此地是天仙女闺房私廊,晓得的却明白是人间的绝色景地。堪培拉的春天对于没有到过的人来讲是遗憾,对于算是蜻蜓点水般掠过的人来讲是可惜,对于不屑于堪培拉城市的人来说或许就是终生走宝了。</h3><p style="font-family: -webkit-standard; white-space: normal;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26, 26, 26, 0.301961);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每年从9月15日开始至次月15号结束的位於堪培拉格里芬湖畔的花展是一个代表堪培拉向人们展示自己绚丽色彩的舞台,在阳光明媚的时候粉蝶儿尽情嬉闹在无尽的郁金香花丛中,即戏水玉面朗君又招惹怀春小姑,多少人进入花展园去时彼此皆陌生路人,僅怀着平常心,二三个时辰之后有多少已是成双成对的恋人手牵手心粘心的一步慢一步的走出来,有朝湖边柳绿远处去的,更有倚偎着往不太远又罕游人的红山行去,去的都是可以说悄悄话的地头,有时候热兴头止不住就亲起来吻起来,情到浓时天下只剩彼此,好在堪培拉城幽曲之处独多又没有人来偷窥,当地人不把这事儿当事,警察们更会成人之美,就是巡逻也从不去阴暗角落,看到人家“打开始”权当鸳鸯在私聊……。</h3><p style="font-family: -webkit-standard; white-space: normal;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26, 26, 26, 0.301961);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堪培拉的春天又是无代阶的,因为是上帝太眷顾这块土壤的縁故,阳光充足士壤肥沃水源天然,什么花卉种子下地就有什么花朵绽放,就是有雨水不足的话,只消随便拎几个水桶到大的一塌糊涂的格丽芬湖去打点水拎回家去浇浇花园里的花朵就可以,这里的人居住可以简陋点,衣服色彩可以单调点,但对于春天的色彩就极讲究,五彩是必须的,缤纷是享受的,春天到来之后去观察城市里的一切,都开始变得生意盎然了,七彩遍地,鸳鸯戏水,鸟儿嚥语,年轻男女们走出来个个散发着春意,就是老太太们在这个季节里也是日日穿得大红大绿的,据说就是专门穿给老头浜们看的,讲是虽是夕阳斜却也要无限的再浪漫几番的。</h3><p style="font-family: -webkit-standard; white-space: normal;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26, 26, 26, 0.301961);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我忽然觉得堪培拉的春天恩泽着当地人,其实也可以滋润我远在七八千公里外的祖国的年轻人们,爱情不分国界,在春天的季节男男女女挂单的都可以搭乘飞机来这里来踏青郊游,到花展里去多走走看看,自己同胞看顺眼了就自然相处相爱,看中西人男女了就胆子大点上去搭讪,英语不好不要紧,手带翻译宝或者事先功课做好就行,外国人单纯,人家一旦欢喜上一个人可不会关心你的经济条件如何?有没有买房买车?有没有开公司等等俗气,人家真爱上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一个铜板都没有也照样跟着你,哪怕同你去非洲撤哈拉大沙漠上去打地铺也不搭界的。春天泛着春意,春意弥漫着爱意,我是相信堪培拉的春天就是一个爱情的季节,只要是单身的都有机会在这块土壤上俘获爱情,当然有家室的男人女人就不要来轧闹猛了,否则就算是作风不正,轻着折散家庭,重着要出人性命,这样就会大家弄的不惬意了。</h3><p style="font-family: -webkit-standard; white-space: normal;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26, 26, 26, 0.301961);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堪培拉的春天实在是沁人心脾,这一世能够生活在这里我以为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四十萬人的居民都是前世修得了不知多多少的好福气来,小小堪培拉的一年四季各有各的精湛,用一个“湛”字是表示比一个“彩”字更加有过之,我还以为居住在这个城市就是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