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0

寒露过后,天气渐渐转冷,深秋时节的落叶如秋雨般纷纷飘落,林荫道上铺满了秋花样的叶片,金黄的,土黄色、亮黄色的,褐色的……在点点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迷人!一次又一次,我被这扑面而来的深秋的气息所吸引,不由自主的为之踟蹰不前,弯腰捡起片片落叶!

对于落叶的深情,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的孩童时代!

尚记得上了村小的我,常常喜爱老家大队门口的那所空园子,园子里以前为村里办公使用,不知何时就荒芜了,但院子里有一片齐整整的泡桐树!每到泡桐开花的季节里,玩性十足的孩子们常常去林子里玩耍,甚至尝过泡桐紫色花瓣的味道!清晰的记得每到深秋时节,泡桐树的叶子便会在秋风里唰唰的凋谢,蒲扇大小的落叶不久便会为园子铺上一层厚厚的棉被,感觉温暖极了。每到这时,我常常会在午间散学后的人间隙里,独自一人前去扫落叶。那可是上好的薪火!每次拎上小竹筐,扛上小竹耙,便匆匆的前往树林。午间的林子里安静极了,偶尔可以看见谁家的小鸡出来散步的踪影!十多分钟的功夫,小山样的落叶便在竹耙下聚拢起来,让人欣喜万分!然后匆匆的装进筐子,挽回家里,咔喳喳的倒进尚窜着火苗的灶间,变成灶膛里的欢快的旋律,瞬间的成就感包围了我,骄傲极了!

会想起不久前收听郦波先生解读唐代詩人李白的《长干行》,講到自己當年捋树叶的情景,兩小無猜的发小,一起在林间扫落叶,尚为孩童的先生,每次都先将邻居家小妹妹的麻袋塞得满满的,然后才想起自己的任务,整个场景是那样的纯真无邪,唯美与自然!这次南京游玩,念及“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的脍炙人口的诗句,找了又找,可还是芳踪难觅。据说,历史上的长干里位于今天中华门外长干桥南、雨花路的西侧。“长干”意思是山间长条形的平地,“里”是古时居民区的通名。早在春秋时期,范蠡就在这里修筑了堡垒性的越城,为南京主城范围建城之始。虽则史迹难觅,但在千里追寻中,还是觉得离它近了距离,未免了些心头的夙愿。


还会忆起唐代诗人元稹笔下的那首催人泪下的《遣悲怀》。“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拨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在贫寒的秋日里,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那个名叫韦丛的女子自觉的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见丈夫身上没有替换的衣衫,她到处搜寻翻箱倒柜。看到丈夫缠着她买酒,她就拔下头上的金钗将酒换回。用豆叶一类的野蔬充饥,她却吃得十分甘美;没有柴薪,她就靠秋日里古槐的落叶添薪作炊。但当丈夫已经俸钱已超过十万,独自享受着荣华富贵;却只能常请僧道来超度亡妻,多献丰厚祭品来慰安那个积劳成疾而早早离世的妻子!多么凄美的爱情故事,多么可爱的痴情女子啊!每每读到长令我唏嘘不已!

孩童时代与落叶的渊源,竟成为我日后生活中与落叶的不解之缘。如今捡拾的那一刻,我想到散文大家张爱玲,想到萧红,甚至想到作家木心。在不同的人生秋天里,他们都能保持一己的精神力量,去对抗人生的清寒!

明知道,追求不到人生的完滿,但也從未想過放棄。源遠流長的光陰中,這是一個給自己內心不斷注入溫暖和幸福的過程,也是一個享受愛與人生的過程。其結果,並不是很重要。自己的滿足心和幸福感,才最重要。這不正是張愛玲與蕭紅的人生态度吗嗎?


木心说:“一个人到世界上來,來做什麼?愛最可愛的,最好聽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人生,就这么简单,也最安妥。想多了,活得复杂了,那是你的错。这便是木心的人生态度,真因为如此,才令他在最艰苦的岁月里,从容不迫的度过了冰雪困境。

张爱玲、萧红、木心等,在人生清冷的秋天旅途上,他们没有随萧瑟的秋风而零落成泥碾作尘,而是干净的坠落,落到尘埃里,再在尘埃里怒放生命的本真,这不正像人行道边干净又靓丽夺目的那片片的秋叶吗?饶雪漫在《木吉他的夏天》中写道:“不要轻易用过去来衡量生活的幸与不幸,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可以绽放美丽的,只要你珍惜。”人生中,总会遇到风雨,也有迷茫时候,只要内心的灯盏始终明亮着,就会走到阳光灿烂的一刻。

完美的人生,令人仰止,缺憾的真实,更令人亲近。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生,也没有十全十美的爱;然而,踏实生活的人,会凭着内心的热情与信念,努力让自己所在乎的一切、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生命,也因此更具意义。


这也许正是深秋时节纷纷凋零的落叶给我的启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