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年龄的缘故吗?在一个周六的早晨,我打开周华诚的《一饭一世界》,翻看之后就再也无法放下书,必须一口气读完它。就这样,一个上午我就坐在阳台上,读南瓜粥读稻田,读完后顿感神清气爽,仿佛味蕾也得到了满足。今天我又静静地读第二遍。

现在我终于明白,喜欢这本书,不是因为年龄,而是书中的烟火味吸引我,这股炊烟把我引向山野,引向那个离我很近却不常去的山里。此刻,窗外飘来桂花香,我合上书,渡到窗前,轻吮香味,明天我要去山里,去闻闻青草的味道。


喜欢这句“朝着门外的春天”,镜头一下把我拉到了乡下的外婆家。外婆也是这样,从菜地里摘回菜蔬,摆条小凳放在家门口,背朝屋内,面向对面的青山,菜在外婆的手中舞蹈。

辣椒浓郁的味道,就是一道思乡的密码。我家先生每次在炒辣椒时,不得不被辣椒呛着而打喷嚏时,总会说谁想我了。我总会调侃说你妈妈在想你。辣椒真的会让我们想回家。

丝瓜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一道菜。外婆爱把丝瓜做成汤,里面搁少许笋干,不放油,清清纯纯的,我能喝下一大碗。丝瓜勾起了我的食欲。现在我再也喝不到外婆烧的丝瓜汤了。

会低头的水稻才有收成,一块稻田一段心路变化一个人生哲思。读到这里,我终于理解了婆婆,每次随我家先生去乡下婆婆家,婆婆谈话的主题永远离不开谁家的哪块稻田怎么样了,自家的哪块稻田收成会怎样,对于这样的话题我永远无法融入,我总觉得无趣。现在终于明白,原来种田人的心情随着稻田的变化而变化,婆婆说稻田是在说心情。秋天到了,稻子也成熟了。国庆假期回去,可以看到收获丰收的稻田了。

读菜读茶读酒读稻田,读故乡读光阴读人间烟火。一本书会引向我走回内心,走到很是平常的饭桌上,对我来说意义很大。我是应该好好学做饭了。对,不仅仅是做饭,更是让孩子记得我做的饭,我做的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