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前
我刚步入军营
服役在云南省军区
35548部队(河口县)
五年间和战友们
同吃一锅饭
同举一杆旗
同唱一首歌
挥洒青春热血
为了一个目标
那就是保卫祖国
回首那些年
无愧于自己的芳华

三十年前,
我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家庭
也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
那个时候
我们还在乡下
为了生计
与妻努力工作
尽管如此
只能做到养家糊口
但一心只想着
把儿女培养教育好
扶着姐弟俩走上正道
才是今生唯一的愿望
才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
才能给社会提供正品
和正能量
那一些年
除了培养一双儿女
从来没有想过
旅游玩耍
更没有诗和远方
考虑的全是
油盐柴米酱醋茶
其它别无选择和奢望



二十年前,多美好的壮年,
可上老下小,荤七素八,
千头万绪,生活重压。
关注儿女们学习的成绩,
费心劳神,
说实话
谁不望子成龙
一双儿女还算争气听话
从小学,初中,高中
直至到大学
没有接送,
更没象今天的陪读
现在想想
觉得还是有点亏欠
客观条件实在不允许
因我们双双在岗
这样也好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更显独立和成熟
姐弟俩小学至高中
顺利完成学业
双双先后以理想的成绩
进入高等学府深造
上大学的确是
我梦寐以求的事情
他们姐弟俩完成了
我们的梦想
也给他们以后人生
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本科、研究生学历
是姐弟俩步入社会的
一张入场券
当然学历只是一个证明
更重要的是
要具备进入社会职场生涯中应对各种挑战的能力
要更好地去:
独立自己
提升自己
完善自己
这些年
你们的付出和努力
成就了你们的今天
没让父母失望
更让父母感到欣慰
心里话
我和太太并不希望你们姐弟俩有多么高的才华
但总希望能在你们身上
具有优良的道德品质
和独特的人格魅力。

五年前
和这五年间
儿女们相继就业步入社会
离开了本市和本省
双双找到了心仪的爱人
也相继步入婚姻殿堂

我诚挚的祝福他(她)们

爱情甜蜜

婚姻美满

家庭和睦

幸福久久

但也希望

结婚成家是一种责任

一种担当

家不是讲理的地方

家不是算账的地方

家是讲包容的地方

家是讲欣赏的地方

家是讲彼此关爱的地方

孝敬长辈

团结兄弟姐妹

帮助亲朋好友

用情去做人

用心去做事


让我和太太
这一生倍感欣慰的是
由于缘分找到了
一位温柔贤惠
美丽大方
聪明能干
而又善良的儿媳妇
一位高大帅气
诚实善良
而又厚道的女婿
是你们缘分走到一起
也是我们这一辈子
修来的福气
让我们倍感珍惜
我的(刘府、彭府)两位亲家
我由衷的感谢您们
是您们多年来
培养出如此优秀
儿子和女儿
成就我们亲家的关系
我会无限珍惜这份
天赐良缘
把你们二位的儿女当作我的亲生儿子和女儿一样爱着
让二位亲家放心
更让所有的亲朋好友们放心
去年年底(12月26日)
一对双胞胎姐妹👭的外孙女在京城降生
给我们带来无尽的
喜悦和幸福
蹊言,殊词姐妹俩
与伟大的领袖毛泽东爷爷
一天过生日
幸福多多!福气满满!
祝福俩宝宝健康快乐成长!



这五年间
我的父母亲和大姐
相继离开了我们
2013.12.11(农历)
父亲去世,享年92岁
2017.7.24(农历)
母亲去世,享年90岁
2018.4.5,大姐去世
享年72岁。
三位亲人的离去
让我撕心裂肺
悲痛万分
父亲因摔伤造成严重骨折
无法手术
父亲去世时我没陪在他老人家身边送终,
成了我终生遗憾
母亲因心脏衰竭,肺气肿等疾病医治无效
在母亲临走时我一直守护着
尽孝送终
记得在母亲临走前两个小时
还问我。你今天还回城里吗?
我说:今天不回去,我把换洗衣服都带来了,在家陪您,母亲点头说好。
这是我们母子说的最后一句话。
大姐患脑溢血因抢救无效离开我们,
记得得病当晚在医院,
大姐拉着我的手说:
“老弟,我不治了。我说老姐,你这病没有关系,你放心,必须治”
这也成了我们姐弟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进了重症监护室,就再没开口说话了。
父母亲和大姐的离去
让我们父子,母子
和姐弟的亲情大厦崩塌
父母和大姐爱我的人走了
从此后,
他们再不能喊我回家吃饭,
再不能嘱我寒衣多加。
我长跪不起,
哭的肝肠寸断,
泪干声哑。
今年我带着儿媳妇
和双胞胎姐妹的外孙女
分别回到乡下祭拜了我的父母和大姐。
愿我的父母和大姐在天国那边没有病痛,安息吧!
我永远想念您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