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王景元 山西祁县来远人。军营生活25年,现自主择业。在部队长期从事政治工作,有部分作品在内部刊物多次刊载,平时喜欢读书、集邮,写写小故事等。



 

   惊蛰有雨并闪雷,麦积场中如土堆。

   昌源河,祁县人的母亲河。

   河畔的芦苇草,随风飘逸。

   河槽冲积的沙堆,嫩黄色的草芽破土而出,像纤细的笔尖,指向蓝天。

   绵绵细雨,像仙女一样迈着轻盈的脚步,轻轻的飘落在草芽上,米粒大小的花骨朵上,返青的麦苗上。

    婀娜多姿的柳条在朦朦细雨中随风轻轻的荡着秋千,和风姑娘玩的多么开心。

    人们都说春雨贵如油,可这年的春雨一点都不吝啬,说来就来。

    来远,镶嵌在昌源河畔幽静的小山村,依山傍水,沐浴着春光春风春雨,焕然一新。

        


 人勤春早。一个中年人挑着一担羊粪,冒着毛毛细雨,喘着粗气在山坡上艰难的走着,戴顶黄中带黑的草帽,走一走抬起头来向前看一看,似乎在寻找着目的地。

    去年秋天,在这开的荒地,足足有半亩。今年计划种山药蛋,开春后抽空就往这里担粪,他把粪放在地里,直起腰抬起头深呼吸了一下,又长长地慢慢的吐了出去。然后向山下望去,看到村里面的几十户人家零零碎碎的散落在山坡上,能清楚的分辨出张三李四家。

    雨中看村庄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毛毛雨从空中慢慢的散落下来,落在了每家每户的屋顶上,整个村子都是湿漉漉的,像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孩子洗了个澡一样,显得那么清爽又是那么的清新,每家每户的房屋和窑洞错落,显得格外耀眼。

 早晨的村庄,大部分人家不是起的太早,加上今天又是个阴雨天,但也有些勤快人一年四季就是这个习惯,有事没事都是按点起床。

   他瞅着山下,不时地有缕缕青烟慢慢悠悠的从烟囱中冒出,直冲天空,有时被一股春风吹的东倒西歪,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还能听到谁家的公鸡偶尔叫上两声,谁家的狗在"旺、旺…"吼上一阵子。

    一条土路湾湾曲曲像一条爬行的蛇一样从村中穿过,狭窄泥泞的土路上不时有马车和驼队经过,还有一些人端着尿盒在院子里出来进去。人、凌乱的房屋、行走的马车驼队和带点绿意的山丘树林,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呈现在了他的眼前。原来山村也是这么美呀!

 昌源河在村庄的脚下,从村的南边流进从村北边流出,穿过了整个村庄,全村祖祖辈就靠她繁衍生息。潺潺的流水声,像一首迎春曲,从日出唱到日落,唱歌的从不疲倦,听歌的百听不厌。清澈的河水洗涤着沉睡了一个冬天的河瓜石,河面上漂着大小不一的冰块和腐烂的树叶,带着昌源河的歌声和春天的问候,顺着河道漂向了远方。

 村北头的王家院子里一个女人在呻吟着,满头大汗的躺在坑上,旁边守着两个女人,一个大概有七十来岁,是她的嫂子。一只手紧紧地握着这个女人的左手,另一只手拿着一块布擦着女人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倒是显得比较冷静。

    嘴里不停的在念叨着:“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先歇会儿!"。

    另一个女人穿着一件错襟的棉袄

,头上箍着一块粗布,肥大的棉裤用裹脚布把裤口扎地紧紧的,露出精巧的三寸金莲,显得头重脚轻,站在那里有一种快要跌倒的感觉,额头上的皱纹紧紧缩成一个“王"字,盯着炕上的女人,准备随时处置即将发生的一切。她便是村里的接生婆。

   老人往地里送了两担粪,感到心里很不踏实,就赶紧回到家里,因为媳妇快生孩子了。回到院子里他听到窑洞里的媳妇在不听的哼哼哼,虽说是生过五胎了,但他心里还是没底,像十五只水桶打水一样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把盘在头上的长辫子,一会拿下来,一会儿又盘上去,把嘴里叼着的旱烟枪一会儿插进腰带里,一会儿又拿出来叼着在嘴上,来回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看上去焦躁不安。

 窑洞里的一个女人在不停地说:“使劲,再使劲,快了,头已经出来了"。

    这时,在窑洞外面焦急等待的男人,猛然被一声婴儿的哭啼声把他从梦中惊醒一样,他先是把嘴上叼着的早烟枪往脖子后面一甩,然后抬起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脸上的雨水用袖口轻轻的擦了擦,稳了稳神情,面带微笑大步流星的进了窑洞。

   只听见那小脚女人说:“又是个带把儿的!"。

   男人抬头和她微微一笑,微笑中带着一种幸福还稍微有点苦涩,然后什么也没说,看了看躺在坑上的媳妇儿和身边的儿子,扭头出去继续担粪去了!

    那个男人就是我的老爷爷,那个女人就是我的老奶奶。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便是我的爷爷。

 1900年,这一年很不平静,八国联军入侵、义和团惨遭血腥镇压。这一年对于老爷爷和老奶奶来说,注定也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收获了他们的第四个儿子,后来取名叫王从贵,按家族排辈他在"从"字辈,属相为鼠🐭。从此开始了他坎坷的一生!长大后做起了买卖,因为他特别能干,道上的人都叫他"四掌柜"。

一九零零庚子年

三月初七这一天

王氏家族添一子

兄弟排行称老四

此人便是吾爷爷

母生他时己五十

营养缺来体多病

落地才有四五斤

想尽办法保住命

童年尽是战和乱

这里逃来那里躲

少年失父母陪伴

十五岁来当学徒

能吃苦来又机灵

三年出师且单干

驼队取名世盛勇

拉着骆驼走世界

最远去过恰克图

三年未归无踪影

母亲泪干双目枯

娘思子来儿想母

母子最终未见面

而立之年娶许氏

俩人相差十二岁

来年就生胖小子

夫妻恩爱半世纪

日子虽苦家和美

干一行来爱一行

积德行善好口碑

说起来远四掌柜

人人树起大拇指

美德传家儿孙福

世代相传留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