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曾(曾初良),也乐斋主,
六十年代生于湖南湘乡,
喜作文人画,常题打油诗,
不求功与名,但得趣与乐。


他的画,寥寥几笔,
把传统笔墨与现代元素巧妙结合,
更配以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
令人称快!


  ◆


无欲无求心自安,
有茶有酒管三餐。
偶闻江湖沉浮事,
呵呵一笑何相关。



生活也有烦恼,

不知如何是好。

爬上高山一望,

大都随风吹跑。



诗书非药能医俗,

善良有幸可养颜。

何苦险中求富贵,

最难淡处享清闲。



其实人脑如电脑,

每过一段得清扫。

留存快乐与知已,

删除小人和烦恼。



曾记当年在学堂,

就比谁能得表扬。

如今门口晒太阳,

只看哪个活得长。



人生到底该咋活,

也曾无聊瞎琢磨。

钱多不如快乐多,

官大也要小喽啰。



曾记青春意气豪,

转眼中年常自嘲。

柴米油盐样样贵,

生活遍地是鸡毛。




生死由天何必争,

名利如粪随手扔。

抛却身外万千事,

闲来轻笑两三声。



是非常因多开口,

烦恼大都强出头。

如若修得平常心,

无惊无喜也无愁。




冬季进补须良方,

打开微信尽鸡汤。

劝君莫信专家言,

老夫送你一瓦缸。



岁月风霜是把刀,

年年无情把我雕。

当年也曾小鲜肉,

如今一堆烂酒糟。




贪采野花一路追,

误入歧途无人催。

抬头惊觉天已晚,

坐看斜阳不思归。



人生如同打麻将,

一吃二碰三开杠。

努力还得运气好,

听牌不胡更惆怅。



人生不过一世,

大事惟有生死。

其它皆是浮云,

古今概莫如此。



管它哪根葱与蒜,

拿着自已常开涮。

平凡日子开心过,

赚得笑声一串串。




睡前原谅一切,

醒后便是重生。

怨恨终是包袱,

不如随手就扔。



闲翻史书论今古,

钱犹在世人入土。

试问多少逐利客,

一生经营又何苦。



人生并非麻将牌,

输了推倒可重来。

上场就得用心打,

不悔生活大舞台。



翻开史书厚又黄,

你刚称帝他称王。

掩卷不觉呵呵笑,

到头全都是瞎忙。



都说父爱重如山,

多少风雨一肩担。

不求自己生活好,

只愿儿女过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