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精神分析心理学角度看成瘾行为
摘要: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强制性地驱使人们使用某些东西,并不择手段去获得它,然后有加大剂量或频率的趋势,久而久之,对这些东西的效应产生了精神依赖或身体依赖,最终对个人和社会都产生危害。
  成瘾是人类活动中复杂而又令人费解的一种行为模式,对成瘾行为的研究是一个跨学科的新兴课题。大多数的研究都从生物学角度对成瘾进行解析,但是我们不能忽略人是社会的人,社会心理因素在成瘾行为中所起到独特的作用,从精神分析等社会心理学角度对成瘾行为进行分析亦是不可划缺的部分。

  精神分析的人格结构理论对成瘾的解释

  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说由本我,自我,超我三部分组成。本我指人的本能,欲望,是原始的力量源泉,有即刻要求满足的冲动倾向,处于潜意识的最深层,遵循的是享乐原则。因此精神分析理论学者认为,药物成瘾者要从药物中寻求“享乐”的感觉,以使得自己心理踏实,适应环境。克里斯特尔和拉斯金在1970年的研究中说:“在自我不足的人格中,毒品被用来逃避他们面临的也许对别人来说并不构成潜在损害的精神创伤……通过使用毒品,虽然现实被逃避开来,但这只是暂时的,当化学反应消退时,充满邪恶的现实世界又重新回到眼前,他们不得不再次从毒品中获得安慰,从而形成对毒品的依赖。”成瘾者的自我调节能力有缺陷;对于生活中的请客威胁缺乏警惕,如对药瘾的严重后果视而不见;当遇到困难时不善于冷静处理看,摆脱困境;追寻人格发育史,发现未曾得到父母恰如其分的爱护,缺乏自尊心、责任感、理想和抱负,有过多的愤怒、仇恨、自暴自弃,感觉不到世界的美好。

  超我是个体通过社会化过程而形成的道德内化,主要在监督、管束本我的冲动行为。特点是追求完美,遵循道德原则,要求个体按照社会可接受的方式去行动。因此,超我是道德化的自我,是人格的最高层次,也是良知与负疚感形成的基础。再来看网络成瘾的心理机制。先进的社会中,网络成瘾者比比皆是,尤以青少年为甚。网络使用者为了协调由于本我和超我引起的矛盾和冲突,便会以各种各样的精神防御机制来化解生活中的问题及上网引起的焦虑与负疚感,由此强化了不良的防御机制,形成了网络成瘾。

  精神分析的性发展理论对成瘾的解释

  弗洛伊德的性心理发展理论认为人的行为都是受性的本能和欲望来支配的,性的背后就是潜在的心理能量叫力比多(libido)也就是性力或欲力,常常驱使人们去寻找快感。当然这个性不仅仅是指以生育为目的成熟的两性行为,它还包括广泛的身体愉快,甚至还包括心情的愉快和友谊。弗洛伊德曾经指出,对成瘾者而言,毒品充当了其性满足的替代品,除非重建正常的性功能,否则戒断后的复发在所难免。Rado称药物滥用是一种自恋障碍,是“对天然自我结构的人为的破坏”。当药物作用减弱后,用药者的抑郁情绪便会再度出现,与用药引起情绪高涨形成鲜明对比,个体自然会产生强烈的用药渴求。此时,自我形成了药物的奴隶,只好继续用药。一般认为,“阴胜阳衰”的家庭(即家庭中以母亲为主,而父亲处于被动地位,缺乏阳刚之气)易于培养出滥用药物的子女。Savitt发现,药物滥用者大多性欲缺乏,多数成瘾者都可引出潜在的乱伦欲望,用药使性欲受到抑制,使其进一步退行到生殖器阶段,只视哺乳及进食为第一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