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青璜山

韩智华

青璜山既谓之山,自然是高低起伏,层次分明。

  清晨,踏着石阶,迎面是挺拔高耸的青松,“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青璜山地处南国,没有大雪,而青松仍然挺而直,这些松树没有杨柳的多姿婀娜,没有桃李的多彩绚丽,但这些已有数百年年岁的松树们,默默地迎来送往,见证了六中建立与发展,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

  往南缓缓拾阶而上,能见到一方石桌,还有一溜不锈钢的长椅。在榕树、凤凰树、豆荚树的浓荫下,这里是学校最清凉处,也是学校人气极旺的地方,课余饭后,这里总聚着一些人,围着石桌,或聊天,或探讨,有时自己也会在石桌边坐下,或含笑看着学生们走过,或静静地看着望江楼,等着下一节课的铃声的响起,等待走上那三尺讲台。

  说起望江楼,不由得想起上课时讲的一副对联:青璜山上,傍百年树,望江河畔,读万卷书。这座教学楼二、三、四楼专归属历届高三学子们来读万卷书,做万道题,据说应了“坐北朝南,背山望水”之说而风水极佳,而我的5班,6班也便在此楼的一层,在此风水宝地学习,想必高考之际,这些学生中间必定有许多人能考出好成绩的。呵呵,这是我的愿望,当更是学子们的愿望吧!

  黄昏时分,当夜张开它无边的黑色的翅膀,温柔地抚向大地时,青璜山上的灯便陆陆续续亮了起来,白色的是教室的灯,一间间教室顿时亮堂堂的,于是就有学生们陆陆续续穿过广场,走过松下石板路,直奔自己的教室去了,而此时,我最喜欢的莫过于天桥了,天桥上,一盏盏橘黄的灯照得天桥格外笔直,桥下的行人从下面经过,总会抬头看一看灯火通明的天桥,看一看天桥上的人,而在天桥上漫步的人,又不自觉地会低头往桥下看,这桥上桥下,谁说不是一道耐读的风景呢?

  这一座已成为六中标志,成为涵江区一景的天桥,它的这一头是学生们学习的圣地,而那一头的体育场则是孩子们的乐园。体育课,或者课外活动时,体育场上满是人:跑着的,跳着的,踢球的,看比赛的——活力十足,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昂扬的气质。爱玩是年轻人的天性,但是玩过之后,这些年轻人披着外套,抱着球,拭着汗,你一群,我一簇,谈笑着登上天桥,回到天桥的这一头,又投入到学习的紧张之中。这是一群懂得劳逸结合的学生,他们正值少年,风华正茂,也敢指点江山,写出激扬的文字,让人不由地为之颔首:未来是属于他们的!

  漫步在这青璜山上,看着太阳东升西落,许多日子便过去了,校园特有的宁静和生气让人的内心不由地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侧耳聆听,我的耳畔仿佛总能听到阵阵朗朗的读书声,凝神看时,总能见到我心爱的学生们挑灯夜读,他们年轻的脸庞神情严肃,他们在奋笔疾书,他们全神投入,挥洒汗水,努力地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努力地一步步地去接近自己的梦想。学习是辛苦的,他们苦并快乐着!

  我喜欢这些孩子。时值年末,西风袭来,然而青璜山上的冬日仍是阳光明媚,温暖如春。

  想想已有多年,就这么从春到冬,日日工作生活在青璜山上,出门便步入校园,时时能在山上漫步,在这宁静的世界里,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也许就这样一直到老。

  生活是如此单调,单调到简单,简单到快乐。

写于青璜山上,布置完学生同题作文后写之。

背景音乐:爱的协奏曲

摄影:陈文水 曾丽春 刘丹旻 吴俞晨 漂泊老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