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用自己无意的哭声向这个世界宣布自己的到来,又在亲人朋友的哭声中向这世界挥手作别。人们来到这个世界,就会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并且有许多声音相伴终生。(当然也有些人一辈子都听不到什么声音。)声音无处不在,就像人们所需的阳光空气一样。

婴儿的时候,我们用哭声表示我们的一切没有满足的愿望:饥饿、痛苦、无助、我们用耳朵搜索所周围的一切声响,有许多声响让我们好奇、惊奇、惊吓,不知那声响来自何处?逐渐的我们不再是只会用哭声表达自己的婴儿。我们学会了咿呀学语,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虽然我们也会发出哭声,但我们也会发出甜美的笑声,尤其深夜的睡梦中我们会让父母听到我们的欢笑声;当我们会张口喊爸爸妈妈的时候,我们的爸爸妈妈是那么的开心。我们也享受着父母无声的关爱,诸如夜晚父母为我们重新盖好的我们不知什么时候掉下的被子。逐渐的我们也能够识别很多声音:羊儿的咩咩声、猫儿的喵喵声、狗儿的汪汪声、鸟儿的鸣唱、雨点的滴答、天空的雷鸣、各种车辆的鸣笛、也许有些声音还是我们的引路人,顺着一些声音,我们找到了想去的地方、见到了想见的亲人。逐渐的我们也识别了父母的责骂声、呵护声、夸奖声……当我们渐渐长大的时候,尤其作为男儿身,爸妈会告诉我们:男人的哭声是不能让别人听到的。男儿再痛苦也只有忍耐,是不能随随便便的哭的。哭已不属于男人,而成了女人的专利。逐渐的我们也更懂得了哭声的一些具体含义。我们也听到过成功时的人们的鼓励的掌声、欢呼声、尖叫声,和失败时人们不理解的埋怨声、责怪声。

夜里我们可以听到亲人睡眠时均匀的呼吸、或是一阵一阵的鼾声、或是有意思的呓语、或是梦中受到惊吓发出的呼喊声;偶尔的还会听到醉汉在街上胡言乱语或不堪入耳的谩骂声;或是谁家婴儿的啼哭声;或是雨点敲打雨搭的嘀嗒声或是急促的噼噼啪啪声;清新的早晨我们或是在亲人的呼唤声中从梦中醒来,或是被一阵闹钟的声响唤醒;也或是他人婚庆的鞭炮声把我们唤醒;也曾听过疾驰而过的消防车长啸声;也曾听过城市里的洒水车不同时期放的音乐;还有救护车有节奏的鸣叫;也曾听到从前的火车行驶时有规律的哐当哐当声和行驶到路口前长长的鸣笛声;也曾听到摆渡者用竹篙或是摇橹时拍打着水面时发出的声音;春天里可以听到林间的鸟的鸣唱,和池塘里的蛙鸣,当然春雨后的早晨也不时会听到清脆的柳笛。但是却听不到润物的细雨声;布谷鸟鸣唱的时候,我们会感到春天已渐渐离我们远去;夏夜里我们听到了蝉儿的鸣唱;夏夜里也听到了路边呼呼啦啦的麻将牌的声响;走进田野也能听到雨后的秋作物拔节的声音;秋天里我们更多的听到的是商声;秋日的乡村,听到最多的是农人们拿着农具捶豆秆的簌簌声,也能听到草丛里秋虫的呢喃,也能听到骤雨打新荷的的声音;更喜爱听着脚踩着落叶发出的沙沙沙的响声;冬天里听到最多的是呼呼作响的风声以及雪花飘落在枯叶的声音;雪后的早晨,是谁在拿着铁锹铲除积雪,或是拿着扫帚在扫出一条路来?

寂静的教室里我们可以听到针落地的声音;喧闹的街市上有谁能听到我们的读书声?通过电影或电视,也听到过荒野的狼嚎、受到惊吓的嘶喊、冲锋时的号角、枪声、哨声、隆隆的炮声;还有甜美的歌声、朗朗的笑声、凄楚的抽泣声;清晨,走进广场,我们会听到甩鞭的声音,和陀螺被抽打的声音,或是空竹爱好者读懂空竹的声音;也会听到萨克斯手吹奏的美妙动听的乐曲;还有练声的人们发出的咦、啊的声音;走在街头,也会听到吉他歌手自由的弹唱,或是流浪艺人在朗诵自己的诗歌;每天早上或晚上,官场物的爱好者也会随着不同的乐曲跳着不同的舞蹈;喜欢唱歌的人么也会每天在音乐老师的伴奏下对着歌谱唱着那经典的歌曲……寂寞的时光,有谁愿意聆听我倾诉的心声?忙碌的生活之余,我们何曾听过小河潺潺的流水声?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日新月一异,自然行政村的一个个消失,那些曾经熟悉的深巷的犬吠、池塘里雨后的蛙鸣、沿街的叫卖声、清脆的波浪鼓、磨剪子抢菜刀的吆喝声……还有许多我们儿时那么熟悉的声音,也都将离我们远去。久居城市里,我们会听到夜市摊或是那个街道发出的“五香兰花豆,味道好得很”的叫卖声,也会听到不同调门的“谁要咸鸭蛋”的吆喝声;不同城市里收破烂的也会用不同的声音提醒人们:我们这儿的收破烂的会用不同腔口吆喝:“谁卖破烂儿?”而在洛阳,那儿的收破烂或是拉着架子车,或是蹬着三轮车,手里拿着拿拨浪鼓来时不时地摇着提醒人们,不仅省去了口渴,同时也给这个城市又增添了一种宁静。晚饭后的广场上,是谁在甩着长长的鞭子发出清脆的声响?也曾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也曾留得残荷听雨声;逐渐地人们习惯了周围的声音,铁路两旁的居民习惯了火车的长笛;机场附近的人们习惯了飞机升降时的轰鸣;临街的人们习惯了清晨的叫卖声;和货郎的吆喝声;在单位我们习惯了同事之间的彼此问候的话语、习惯了上司的批评和表扬,孤独无助时陪伴我的有收音机里的歌声、琴声;路过校园我们会听到朗朗的读书声,和那纯真的童声;走进山林,我们可以听听那小溪的流水,和林间的鸟鸣,也可以放声高呼,听听自己的回声;可以细细品味那首美妙的乐曲《寂静山林》、《二泉映月》;可以更深刻的感受“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佳境。漫步海边我们可以聆听大海的轻细呼吸,或是澎湃的心跳。可以听听那暴风雨中海燕的鸣唱;曾记得深夜里偶尔听到谁拉的小提琴《三套车》的琴声;也记得工地旁谁家传出的熟悉的《致爱丽丝》的钢琴声。很想听听花开的声音;很想听听夜半的钟声;很想听听沙漠里那一串串驼铃声;很想听听那阵阵鸽哨;很想听听雪地里吱吱吱的脚步声……

随着现代文明的日益发展,想听听许多儿时熟悉的声音已成为一种奢侈品。我怀恋从前的曾熟悉的声音,也向往还未听到过的说不出名字的声音。更希望我们每个人为让这个社会多一些优美动听的和声而努力!在和平年代,没有了战争年代的硝烟和枪炮声,但耳旁响起的一阵阵防空警报声,却时时提醒着人们:牢记历史!勿忘国耻!;也提醒着人们珍惜无数的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换来的和平环境,;提醒人们懂得有国才有家!只有祖国的日益强大、富足,人民才能安居乐业!幸福康宁!更激励着人们奋发图强!为建设强大的国家奉献自己的光和热!

(写于2012年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