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   痕


文/哈哈23


1


        秋天,天气渐渐变凉了,傍晚的秋风把树上的叶子一片片吹落,在空中慢慢飞舞。一个小姑娘背靠着路边的一颗树,双手抱在胸前蹲在那儿,面无表情的望着远方,天越来越黑,她不由地打了个寒战。

        这时一个声音由远而近传来:哎呀!你怎么又跑到大路边上来了?!走吧,天黑了快回家吃饭。小姑娘顺从地跟着老人回了家。家里人都陪着笑脸哄着小姑娘吃饭,但她每次就吃得很少。因为不好好吃饭,韩伯伯每天早上都到喂羊的农家,给小姑娘买一茶缸子鲜羊奶。韩伯伯一家人都非常喜欢和疼爱这小姑娘,因为小姑娘长得漂亮,也乖巧可人。

        韩伯伯是小姑娘父亲的战友,因母亲生病,父亲是个现役军人不能照顾她,就把小姑娘托付给已转业到地方工作的战友抚养。韩伯伯转业在汶上县次丘一所中学,50多岁是学校的校长,他只有一个儿子,已经在外地读书。

        刚刚吃完饭,听到门外有动静,韩伯伯起身朝门口快步走去,开开门,韩伯伯说:这么晚了你咋来了?快进屋快进屋,吃饭了吗?当小姑娘看清楚进屋的人,小嘴一撇哇哇大哭起来。来人快步走到小姑娘面前一把抱起,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地抱着孩子。一会小姑娘不哭了,嘴里连声喊着爸爸爸爸,紧紧地搂着爸爸的脖子不松手。

      爸爸抱着小姑娘坐下后,对韩伯伯说:我要调防,今天晚上就要出发,我是来接孩子和我们一起走。韩伯伯一家人一听要接小姑娘走,都舍不得,说你们家现在的情况怎么能带这孩子?况且我们在一起已经好几年了,我们把云儿当成亲闺女养,彼此都有了很深的感情,就央求爸爸把云儿留下,并想收养云儿。爸爸说了一大堆感激韩伯伯一家人的话,还说再难也不能把孩子送人,爸爸说以后会常来看望你们。话说到这份上,韩伯伯一家也非常理解。爸爸说我还有任务就不停了,爸爸与韩伯伯握手告别,骑自行车带着云儿就去了汶上县城驻地。


2


      回到家云儿傻傻地看着妈妈,妈妈叫着:云儿!云儿跑了过来,妈妈手里领着弟弟,弟弟已经四岁了,虎头虎脑的,弟弟连声叫着姐姐,云儿看妈妈又有了身孕,脸色也不太好,她没有叫妈妈抱,也没哭,静静的站在那儿。

        父亲回到家里一刻也没停,马上收拾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就部队发的一个帆布包,还有一个柳条箱子,把东西搬上马车,在车箱里铺上被子,一家人上了车,再用被子一蒙,就连夜赶路了。一路颠簸,不知道走了多远,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就听爸爸喊:"起来起来,都起来!到地方了,"掀开被子露出头一看天还没有亮。

        爸爸把弟弟和云儿抱下车,把母亲也扶下来,下车一看黑黑的一条大街,脚下是石头铺的路,借着微弱的灯光,扭头一看什么东西这么高?瞪着圆圆的两只眼,张着大嘴露出满嘴的牙齿,下意识打了个寒颤,马上感觉浑身发冷。爸爸拿起东西往门口走,走了几步,云儿扭头一看,天啊!这边还有一个石头怪,吓的云儿不敢出声,也不敢再看,跟着爸爸低着头就往里走。后来知道看到的石头怪,是大门口的两尊大石头狮子。

        进了大门,里边挺宽敞,云儿和妈妈跟在后边七拐八拐,黑咕隆咚的来到一个小院子里,父亲打开最角角的一间屋子的门,开灯一看里面有一张大床和一张桌子,床的两头都顶着墙,桌子横在床头,中间的空地就没多少了,一家四口就都睡在这张大床上。

        早晨起来,爸爸让云儿拿着茶缸、饭盆,跟他去食堂打饭。刚来到这个新地方,家里什么也没有,天天去食堂吃饭,食堂经常喝羊汤,云儿的妈妈不吃羊肉,一闻到羊肉汤的膻味就想吐。没有办法,父亲就在院子里盘了个锅台,买了个风箱,妈妈后来就天天自己做饭吃。


3


        已经是冬天了,一家人虽然已经住下,但是家里什么都没有。父亲工作忙很少回家,有一天吃过早饭,母亲就把云儿叫到身边说:饭在锅里,中午你和弟弟饿了就吃,不要等妈妈。然后就看到妈妈拿了根绳子出门了。到了下午妈妈回来了,她腆着个大肚子背后背着一捆干树枝。天很冷了,但妈妈却热得满脸是汗,摇摇晃晃走进了院子。家里没有取暖和做饭的柴火,妈妈就跑到郊外捡些过冬的柴禾,就这样隔三差五的妈妈就出去一趟。妈妈已经捡回来一小垛干柴棒,还有一小垛树叶和干草。

      父亲工作天天不在家,母亲身子也越来越笨重,眼看就要过年了,一天晚上天下起了大雪,铺天盖地,连着下了好几天,房檐的冰挂恨不得能和地连起来。家里吃水要自己到很远的地方去挑,有一天早晨,妈妈起来拿起扁担就去挑水,过了一会就有人气喘吁吁的跑来,大声地叫着院子里的大人们,他们嘁嘁喳喳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见大人们跟着来人呼呼啦啦都跑了,孩子们继续在院子里玩。

       到了中午,妈妈和大人们也没回来给做饭吃,孩子们都各自回了家,云儿和弟弟在家里饿睡了。傍晚有人开门进来说:“云儿你妈妈又给你们生了个弟弟,你快把家里的炉子点上,然后熬点米饭和弟弟吃,吃完就关门睡觉吧。”

        第二天下午妈妈和二弟回来了,妈妈非常虚弱,脸色苍白,昏昏沉沉地躺着。院里的阿姨说:妈妈是挑水滑到了,孩子早产。阿姨给云儿说:“你爸爸通知不到,现在大雪还在下,他就是知道了,太远一时也赶不回来,你要照顾好妈妈和弟弟,早晨起来生炉子熬稀饭,我抽空过来帮你们做点菜,明天早上你跟我去赶集买菜。”说完阿姨就先回家了。

         一早云儿跟着阿姨去赶集,要过年了街上很热闹,人挤人,吆喝声一个比一个高,比着放鞭炮,琳琅满目的年货什么都有。云儿看着什么都稀奇,一转脸找不到阿姨了,云儿也不敢乱跑乱看了,找到妈妈让买的猪蹄,买了两个,卖猪蹄的一看是个小姑娘,就用麻绳捆好说:"拿好。"听阿姨说用猪蹄子煮汤是给妈妈下奶的,还买了香菜,还给大弟弟买了个琉琉嘣嘣,晶莹剔透的,是玻璃的非常漂亮,一吹扑喽扑喽地响。云儿买完东西就回家了,妈妈问:你没和阿姨在一起?云儿说:"满大街都是人,阿姨一会就看不见了"。这是云儿第一次赶集买东西。阿姨一会回来了,累的气喘吁吁,火急火燎地一看云儿在家,她才放心地说:"吓死我了,我到处找不到你,回来了就好"。

        妈妈开心的笑了,说:"回来就好,你把猪蹄洗洗放锅里煮上吧,多放点水,多煮会,用筷子叉叉,能叉动就熟了,看着炉子别灭了火。"炉子底下垫了两层砖,云儿个小,想看看猪蹄熟不熟,就得站在小板凳上。一会看看炉子,一会看看锅里的猪蹄。好了好了,猪蹄能叉动了。给妈妈盛了一碗汤,停了会又盛了一碗,妈妈说:"云儿,你捞个猪蹄子来吧!"云儿很开心地答应:"好嘞,马上!"可她捞了半天怎么也捞不上来,云儿为难的说:"妈妈,蹄子都绑着,我怕烫捞不上来!"妈妈说:"我的天呐,绳子还在上边呢?"妈妈把猪蹄子捞出来一看,蹄子上不光绑着麻绳,还有好多猪毛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