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念小学时,那些朗朗上口的古诗便开始被我们一遍遍地背诵:“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句家喻户晓的诗句早已告知了当时懵懂的我们:望月是在思乡。


后来,待到路边的花儿开了又败,败了又开,几年的光阴过去,在课本中我们知晓了苏轼那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于是我们知道,月的残缺,恰如人的离合。

再后来呢?《月下独酌》,《望月怀远》……诸多的古诗被我们念进心中。从此,月、故乡,故人三者再也分不开了。

离乡十几年了,每次都会带着望月时的心情回家,开门时却发现家仍然那样,连桌椅的位置都不曾变过。父母的容颜却变老了,眼角的细纹又加深了……但却依旧健谈,每次见面相谈甚欢。

那我们望月时心中念的是什么?那在心里澎湃着的,夹着浓浓哀伤的情感究竟是什么?不是在思乡怀人吗?

思的不是故乡,是故乡情,思的不是故人,是故人情。我们望月时所思的东西之所以令人难以琢磨,是因为那“情”。

身为异乡之客,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不会觉得脚下这片异乡的土地印上了自己的痕迹,因为自己的灵魂始终在漂泊着。他人的慰问总没有故乡的邻居的问候亲切。我们把灵魂扎在故乡的土地上,肉体却在异乡漂荡。

每当望月之时,儿时的总总记忆便涌上心头。光阴荏苒,种种不愉快的记忆早已在时间的长河中暗淡,而留下的总是最温暖的关爱。这时我们便会深切的感悟到:月是故乡明,情亦故乡浓。

于是,月、故乡、故人又连接到一起,然后在理不清的情绪中,回到故乡探望故人又成了心中最大的期盼。

穿透月光,人影憧憧中,月,故乡,故人又交织在一起。

游子仰头望明月,泪,早已满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