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9月15日),我们在廉桥坳峰岭发现保留完好的黄浩哲烈士墓地墓碑后,心情十分欣慰。因为,从我们今年寻访到的30余处烈士墓地来看,这是唯一的一座有墓地墓碑有名有姓的原始烈士墓。


祭拜烈士墓后,我们又沿潭宝公路,走进衡宝战役界岭战场旧址。



  金仙铺,70年前的49年10月5日至6日,白崇禧部队176师、87师、88师为一梯队,第7军主力为第二梯队,沿潭宝公路向我军占领的界岭、金仙铺一线进行反攻,我解放军坚守阵地,击退国军的数次攻击,我122师某团一个排坚守叶子岭,最后20多位指战员牺牲。


在石龙山,我121师361团主力与国军发生激战。在富贵山、雷祖山,我121师361团3营遭到国军炮击,双方伤亡惨重。


6日,我361团3营在攻占雷祖山时,双方发生了拉锯战,最后,我军组织12名突击队攻上雷祖殿,打击敌指挥部,最后,12位指战员全部牺牲。


70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来到这一线,昔日的硝烟不再,看到青山绿水下的乡村平安祥和,进村四处打听,多方寻找,年老者有记忆,年轻人很淡定。


年老者说:战斗打得苦呀,死的解放军多呀,这里的山上大多埋了解放军,可惜你们来迟了,那些烈士墓地难找了。


年轻人说:你们找这些做么子?我还以为你们是扶贫的。



 这是界岭老街。


老街深深,足有一公里许,昔日很繁华,今日很冷清。


问起70年前的那场战役,大多老乡知道这里打过仗,但是不了解很多。

  尽管时过中秋,今年的”秋老虎”厉害,天气十分闷热,上午我喝了2瓶矿泉水,还是没有小便。


中午时分,在一个小店,我们简单地中餐,下午再走文明岭、皇帝岭。

  我镜头里拍摄的每一个山头,都是昔日的战场,每一片土地都有军人鲜血的浸透。


进入村里的公路很窄很弯很陡,宽度大多在3.5米内。我们的车进入艾窑村,多方打听,多方联系,走进土沙公路,才进入文明岭地段。

  据《邵东党史》记载:


1949年10月6日,解放军122师(指挥部设界岭东华马其岭)以364团、366团主力分三路向文明岭之敌发起进攻。


文明岭主峰东阁岭为潭宝公路进入界岭峡谷的南侧最高控制点。国军一个连守在东阁岭,一个连驻艾窑冲,一个连驻宋家岭、邓家冲。


解放军一路突击队攻打罗家岭顶;一路一个营从阳合坪走倒塘冲攻打敌军,进入文明岭山腰;一路从付家垅过上峰山隐蔽进入文明岭。


三路解放军数次冲锋均被阻,战斗十分惨烈,短兵相见,解放军刺刀拚弯了,就用手榴弹砸,激战9小时,我方17位解放军(含一营长)牺牲。

据文明岭村委陈书记介绍:


这立碑的地方就是东阁岭,碑后方就是当时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死在这里的双方官兵都是刹刀杀死的,听老人说:到处都是血啊,有一个解放军与敌人抱住的,收敛的时候都掰不开。


战斗后,当地胆大的老百姓配合部队,转运解放军伤员与遗体到界岭,每次发2块银元。还有一个老乡在山上一次就捡了一担子弹壳。


这个地方几十年来,大家都不敢来这里,有点害怕。


  据了解:这纪念碑是上世纪90年代由当地村镇与学校捐款修建的,收敛了13个烈士的遗骸安葬于此,还有一些烈士安葬地现在难找了。


但是,我们发现了纪念碑上的“45师135团”与历史记录不符,应该是“122师364团、366团”。


现在,每年都有当地学生来这里缅怀先烈。但纪念碑风化严重,陈书记最大的愿望是为烈士重修纪念碑,让更多的后人来纪念牺牲在文明岭的烈士。

  已是下午3点半了,考虑驱车来一次不易,我们决定再去40公里外的皇帝岭,寻找一位连长牺牲在那里的墓地。


金秋的南方,田园一片金黄,我们无心眷恋,皇帝岭山青水绿,我们没有时间游览。

  双河水库就在皇帝岭山脚下,我们到了双河水库,走访附近老人,他们说:这位烈士埋在肖家铺院子一侧。


此先烈姓郑(邓),职务为排长,在祁东县管家嘴、土地堂或黄土铺战斗中负伤,送在丫口岭下面肖家铺一刘姓(后李姓)人养伤,当时子弹打穿咽喉部位,三天后牺牲。同时还送来了另一位伤员,因伤势较轻,几天后被部队接走了。该当事人可能知内情。


当时房东还参与了对解放军的护理,情况她最清楚,可惜前几年老人去世了,你们来迟了。


上世纪修水库,肖家铺搬走了,但是烈士墓没有迁,被水淹没了,每年水库放水后才能露出来。



  我们走进水库,心情无法形容,只是尽力把烈士墓碑洗了又洗,权当在为烈士清洗满身的血迹,也想寻找70年前发生在烈士身上的点滴记忆。


但是,因为墓碑长时间被水侵蚀,墓碑上基本上是一个空白。


烈士墓地就是这样??我们对着烈士墓地只能深深鞠躬,默默离去......

  我们再驱车前行,到皇帝岭最高峰,远眺70年前那场跨开国大典的衡宝战役战场,山的这边是衡宝战役邵东灵官殿战场,山的另一边是衡宝战役祁东黄土铺战场。

一天的寻访,

在皇帝岭之峰画上一个句号。

遥望70年前的战场旧址:

远山如黛,

炊烟袅袅,

一派宁静。

回想长眠在衡宝土地的烈士,

他们安好了吗?

他们能安息吗??

我们问天,

我们问地,

我们扪心自问!

——苍天无泪,

——大地无语,

——我们无奈!!



(本文部分图片由志愿者 E哥拍摄 感谢本次活动参与的志愿者与当地村镇领导的支持)


有关纪念衡宝战役文章链接

 纪念衡宝战役邵东行(一)求扩散 廉桥坳峰岭有一座黄浩哲烈士墓地

 寻访衡宝战役记忆: 这七位北方兄弟 牺牲在49年中秋节 走访四野老战士王德仁 战争年代英勇无畏 和平时期建功立业 寻找衡宝战役黄土铺战场记忆:青山处处埋忠骨 烈士何时安英魂 一组70年前衡宝战役珍贵照片 最后一张是很震撼的庆功场面 寻找衡宝战役界岭战场记忆:战斗十分惨烈 墓地亟待保护 走访四野老战士辛立文:亲历日军暴行 见证邵阳解放 走进衡宝战役五龙岭战斗遗址:仿佛闻到了硝烟味、厮杀声 衡宝战役牺牲的英烈:亲人啊,你们在哪里? 山河已安好 英烈当归乡:衡宝战役隋德敏烈士找到了”家” 中乡:那衡宝战役永不消逝的硝烟......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十一)永远的怀念 久久的铭记!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九)为了一个心的承诺:申庆一家四代为郑绍富、宋文正、王会三烈士守墓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八)“女汉子”铁骨柔情,众乡亲慷慨解囊,只为在雷打石给烈士修座丰碑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六)不能忘:那战场的硝烟!不能忘:那淳朴的乡亲!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七)郑绍富烈士:您家人来看您了。。。。。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五)久久地感动。。。。。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四)70年的寻找,70年的牵挂,郑绍富烈士终于找到家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三)那70年前的战火硝烟。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二)山河已安好,英烈当归乡——百余位英烈寻找回家的“路” 纪念衡宝战役中乡行:(一)这是宝庆中乡:走进灵官殿追歼战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