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家,A夫妇

这是一对台湾来的夫妇, 工程师政府工,退休在家,他们换了窗子,所以需要新的窗帘。

先生沉稳平和,大姐热情开朗,极为尊重我们,因为新窗子,边框漂亮,大姐和我们都希望内制安装,但先生说外装,大姐说那就听他吧,外装。

一个家有个人退一步,真没什么大不了的,让另一半高兴,和和睦睦的一个家,才是最重要的,结果安装后,二人都越看越喜欢。外装更覆盖全面,白天几乎就是黑夜,对他们这个年龄来,功能性比美观更重要,

大姐说要换地毯,我说为什么不换地板呢?她说她想换地板,但先生觉得地毯更暖和,所以就换地毯喽。

经营一个家是艺术,拥用一个温温暖暖的家,需要的是宽容与尊重。

第二家,B女士

B女士打开门时我大吃了一惊,怎么包着头巾呢?以为走错了门,她是我认识的第1个华人包着头巾的穆斯林lady.

她的思想与观念刷新了我对包头巾的认识,一直以为他们是保守的,是排斥的。

她们的家庭观念极强,她不像我们绝大多数买了房子就搬进去了,她花装修的钱和down payment不下上下,她说孩子离开家走向社会之前所有时间是在这个房子里度过,她要尽可能给他们创造最美好的回忆,,,一个新来加国的穆斯林的华人姐妹,不久前查出了癌症,她将对方三个孩子接到他的家,加上她自己四个孩子,每天都是满满的一大桌,同时操劳的装修的一大摊事,,,

我们很多的偏见,是来自于媒体,来自于道听途说, 只要不是邪教,每个信仰都有它光辉的一面。

第3家, C女士

这是一个multi百万的house。年轻的夫妻他们曾经云游世界,阅历无数,孩子上最好的私校,,他们是有无数的资本,将头扬的稍高一些,可他俩一个总是呵呵地笑,一个是静静地微笑,相互之间的称呼是“爸爸妈妈”, 嘴里不时蹦出来皇都的诙谐。

他们家的窗帘是装的最不顺的,从上午弄到晚上,可他俩没露出一丝的不耐烦,

成功是有原因的,他们的单下的很快,他们有很强的判断能力,知道自己想要的,不轻易浪费不必要的时间,遇到问题,注重于沟通解决问题而不是让情绪影响结果,,

第4家 D女士

D女士来加拿大之前,做到一个大公司的高管,矜持文雅。来到加拿大之后,将重心放到了先生孩子家庭,没有再出去工作,她年轻时的照片很像年轻时的鲁豫与孙燕姿,知性有内涵。她家landscape可能是这条街最好之一,,

她给我们做espresso, 泡铁观音,,

装上窗帘的第1天,她很热情的让我的潜在客户去看窗帘的效果

但第2天她不满地告诉窗帘的底压边松下来了,我以为是质量问题,立刻回复重做换新的。

上到她家,发现是底边螺丝松下来,拧上去就好了,但我还是按答应的重做一个,

过了一阵,天冷关窗,我们安装的固定扣影响了关窗,,我的solution她不接受,,但她是讲理的,我的另外solution她没说什么,,,

卖家和买家的出发点和角度永远是不同的

渥村藏龙卧虎,与他们之间近距离的交流,启迪收获远远大于仅仅是做窗帘,丰富了我的阅历,有空我会再记录千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