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早饭,看过青海湖日出,我们从梦兰圣境出发,走315国道一路往东,沿青海湖北岸,经过刚察县,大概有140公里左右,就是金银滩大草原上的西海镇达玉部落民俗村。

有人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厚厚的爱情史。而这条路经过的地方,自古及今也一直演绎着或浪漫、或悲伤、或牵肠的情爱故事。可以说,这里的每一条古道都是洒满了爱的路,每一片草原都是浸透了情的地方,让人无限感慨。

(一)

在刚察县城正南十余公里的青海湖北岸,有个仙女湾。传说远古时期,这里是雪域高原部落领袖西王母设宴邀请中原天子穆天子相会的地方,也是让西王母缠绵悱恻、无限伤怀的地方。

据有关史料记载,瑶池西王母对穆天子很是倾慕,选择美如仙境的仙女湾,接迎九天之外的大周王朝穆天子姬满先生,而多情的穆王,居然驾着神奇的八骏,以日行万里的奇速赴约。西王母穿着打扮与中原风格大不相同,穆天子十分痴迷。两人在仙女湾一起游玩、吟诗、唱歌,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直到传来东夷徐偃王蓄意发动“叛乱”的消息,穆天子才和西王母道别,结束了浪漫之旅,临走许诺以后再来,可穆天子却一去不复返。

唐朝李商隐的《瑶池》为证: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诗中后一句“穆王何事不重来”,是借用了西王母唱歌邀请穆天子“将子无死,尚能复来?”一句,问穆天子如果没死,能不能再来瑶池做客?穆天子回答她,回去把万民安顿好,三年后再来。然而,西王母朝思暮盼,穆天子却没有再到瑶池。

西王母迟迟未等到心上人的到来,只有仙女们的化身天鹅每年飞到这里,驻足、栖息、等待,不禁让人唏嘘。仙女湾也由此得名,而历代盛大的“祭海”活动也是在这里举行。

(二)

中午十分,我们到了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金银滩草原上的西海镇达玉部落民俗村。

达玉部落其民俗民情独特,文化积淀深厚,是环青海湖地区颇有影响的部落之一。

达玉部落民俗村,创建于2012年,最早是为青海湖骑行提供后勤保障的服务驿站,后来发展为以达玉部落为基点,集中反映藏族民俗文化、游牧文化、草原文化等特色文化,集特色民族文化体验游、宗教观光、草原休闲、草原露营等为一体的多功能景区。内设藏族生活场景展示、达玉婚姻展示、民族服饰展示及发展历程展示等。

金银滩草原的出名,最早是因了一个汉族青年和一个藏族姑娘的暧昧故事,还有那首响誉全国的情歌《在那遥远的地方》。

那位汉族青年,就是后来成就为“西部歌王”的王洛宾,而那位藏族姑娘就是当地同曲乎千户的养女萨耶卓玛。

  1939年夏天,中国电影创始人之一的郑君里,率摄制组千里迢迢来到金银滩草原,拍摄一部记录电影《祖国万岁》。当时,邀请了正在西宁教书的王洛宾参加。摄制组在青海湖畔开机。郑君里请当地同曲乎千户的养女萨耶卓玛扮演影片中的牧羊女,王洛宾扮演萨耶卓玛的帮工,穿上藏袍,跟着卓玛赶羊群。

拍摄组工作晨出夜归,王洛宾在电影世界里过了3天真正的牧羊人生活。此时,卓玛正是情窦初开的17岁少女,头发梳成了十多条小辫披在身后,两只大眼睛闪烁着大胆而炽烈的光芒。那时金银滩上就有个说法:“草原上最美的花儿是格桑花,青海湖畔最美的姑娘是萨耶卓玛。”

由于剧情需要,导演安排王洛宾与卓玛同骑一匹马上。王洛宾起初很拘谨,坐在卓玛身后,两手紧紧抓住马鞍。卓玛却对此毫不理会,忽然纵马狂奔,王洛宾一时不防,本能地抱住了卓玛的腰。卓玛狂驰了很久,在那大草原上,才把马缰交在了王洛宾手中,靠在他的怀里,不再撒野。

黄昏牧归,卓玛将羊群点拨入栏,夕阳下的卓玛亭亭玉立。王洛宾痴痴地看着被晚霞浸染了全身的卓玛。卓玛感觉到他的眼神,栓好羊栏,转过身去,那张绯红的脸对着王洛宾——一个26岁的汉族青年,卓玛眼中跳出了火苗,举起手中的牧鞭,轻轻打在王洛宾身上,然后返身走了。王洛宾依旧木然地站在栅栏旁,痴痴地望着消失在夜幕中的卓玛,轻抚着被卓玛打过的地方。这个俏皮、美丽又奔放的藏族姑娘,在他身上留下了永生难忘的一鞭。

第二天清晨,电影队离开了青海湖,要回西宁去。卓玛和她的父亲骑了马,一程一程地送,直到在一个山坡上,方才停住了。王洛宾骑在骆驼上,不住地回头张望,心中的情感化为词曲,借助卓玛为他清唱过的一首哈萨克民歌《羊群里躺着想念你的人》,和着卓玛美丽的形象,情景交融,产生了词曲初稿。回去后,耗时三个晚上,创作了《在那遥远的地方》。真是轻轻一鞭,打出了不朽的传世之作。

第二年,王洛宾又从西宁来到了金银滩草原采风,为同曲乎千户带来了石头眼镜、皮袍等礼物。采风的日子里,卓玛天天陪着王洛宾,还为他请来草原上的歌手,演唱各种民间曲调;陪他观看了一年一度的祭海仪式,陪他走遍了金银滩草原的各个角落,两人也结下了深情厚谊。

但是,在卓玛和王洛宾之间,有着太多的障碍:他们来自不同的民族,贵为一方千户长的女儿的卓玛,其父亲绝不允许女儿嫁给一个贫穷的汉族青年,更何况王洛宾已经结婚,尽管那时他的婚姻已经亮起了红灯,但王洛宾还是不敢越雷池一步。当卓玛表示要放弃家产,随王洛宾四处流浪时,王洛宾选择了逃离。

王洛宾走后,这段甜蜜却更为苦涩的爱情,让卓玛难以释怀。卓玛常常对阿妈说:“王先生歌儿唱得好听,王先生也有文化,我很喜欢他,我一定要嫁个汉人。”

后来,许多蒙古族、藏族的大户人家到卓玛家里来提亲,她都没嫁,执意要嫁个汉人。再后来,她看上了时任海晏县县长的汉人史炳章,给他当了二奶。1954年,萨耶卓玛在海宴病逝,年仅32岁。

在告别卓玛离开金银滩草原之后,王洛宾的命运也很坎坷。他常常独自一人流浪,四海漂泊,一生竟蹲了19年大牢,所以又被誉为“狱中歌王”。

《在那遥远的地方》这首歌是王洛宾所有创作歌曲中艺术评价最高的,被赞为“艺术里的珍品、皇冠上的明珠”。

王洛宾本人也最珍视这首歌。依照他的遗嘱,后来他逝世后,歌词被刻在了他的墓碑上,永远伴着歌王安息。

如今,在金银滩大草原上,无论哪个民族,几乎人人都会唱《在那遥远的地方》,这里的人们为这首歌曲感到骄傲和自豪。

(三)

离达玉部落民俗村不远,是海晏县西海镇。解密之前,这里是由三顶帐篷起家的国营二二一厂或叫青海矿区,它是我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氢弹均诞生于此,故称为“原子城”。1995年5月15日退役,经国务院批准更名为西海镇,现为海北州府所在地。

这里也有一个爱情故事,并且比任何精彩的爱情故事更为经典、更让人感动。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帝国主义对我国核讹诈日益加剧,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作出了建立中国核工业的战略决策,高寒边远的金银滩便走进了历史的铁幕。1958年至1993年间,先后有1.5万多名科技工作者、部队转业干部和士兵隐姓埋名来到了这里。

其中,一对军中的新人刚刚结婚不到三天,就各自接到了立即赶回部队的命令。亲爱的人儿互相道别,褪下红妆换上军装,收拾行李,先后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在接下来的10年时间,两个人一直没有相见。

10年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10年间,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而且是著名的“于敏模式”,使中国成为目前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现存有氢弹的国家。10年间,我国的第一颗人造卫星遨游太空……

10年时间,能改变许多事情,也能改变许多人。但两个年轻人对祖国那颗忠诚的心没有改变,对爱人相互依恋的心没有改变。漫长的10年里,实在想念对方了,两人通过邮递员信件往来以解相思之苦。两个人都很遵守工作纪律和工作秘密,谁也没有告诉谁在什么地方、到底干的什么工作。谁也不知道寄出的信,绕道北京转一圈后才送到了对方的手里。

10年后,在一个大型庆功演出活动中,女孩在万千的绿军装中,看到了自己的男人。而男孩也在万千的绿军装中,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妻子。两人相拥而泣,互诉衷肠。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10年间,两人住所相隔只有一堵围墙。然而,为了祖国、为了“两弹一星”,两人互守秘密、天各一方长达10年!

后来,“两弹一星”成功了,那个当年的男孩却因为核辐射患癌而先走了。现在,人们甚至都不熟悉他的名字。

据说,像他们夫妻俩这样的感人事例还有很多,有的夫妻甚至30年里都不知道对方在什么地方。正是他们这种以身许国、无私奉献的“两弹一星”精神,这种薪传不绝的中华脊梁精神,才使我们的新中国挺起了胸膛,才使中华民族在世界上扬眉吐气。他们永远值得我们尊敬和讴歌。

由于时间关系,达玉部落距原子城近在咫尺,我们也没能到博物馆参观,只是在车上粗略的浏览了一下当年核基地的部分建筑设施,简单的听了一番导游的介绍,着实遗憾。

摄影、文字:田园牧歌

时间:2019年7月于青海省海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