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之际,紫马岭公园内,入目一派残荷的美,是不言而喻的。它由夏入秋、由盛转衰,最具悲剧美的特质。我们可以从它败落、残破的样子,联想到它昔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的繁荣、辉煌,从而对它的孤冷形象,更充满痛惜、哀惋、怜爱,甚至是敬意。

  几片残荷,数枝芦花,将萧杀的秋景渲染得淋漓尽致。

  残荷,或一片枯叶,或一朵莲蓬,或一枝茎骨,倒映寒塘,与水共舞,寒凉清爽,颇有几分禅意。

看着这片残荷,有谁去介意它的过往?而有些人却偏偏喜欢。喜欢它的风骨,喜欢它的凋零,喜欢它颓败的姿态。

  风中摇曳的残荷,它们在并不光滑的时光隧道里与我相认,我总爱心疼地看着它们,而它们也看着我。

  残荷——清醒自知、坚韧饱满、铮铮傲骨、自在淡然。

  残荷——自以为低调,却跋扈到清凉。自以为薄凉,却还是烈的、艳的

  残荷——有上佳的艺术质感,却很少人拍出它沧桑、傲骨、慈悲、清凉模样。

  相比灵动神韵的夏荷,大家赞赏无数,但我同样钟情于菩提残荷,残荷虽然把昔日的艳丽收藏,但这并不是生命的终结,都说残荷孤凄美,可我却觉得她傲骨壮美,洗净铅华,活力凋零又何妨,她依然姿态升华。

  阳光下枯黄的荷叶竟然更亮黄⋯⋯万折的神韵淡定的气场,纵然落入水中或沉泥水底也是为再生来年涅磐,又是一个“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生气勃勃景象。

  残荷很美,她们是镶嵌在大自然墙壁上的一幅图画,每天风来了,雨来了,都会让她展示不同的风采,秋就是要让浓墨色彩把大自然的残荷画的更好,让大自然更能体现美的画面,去愉悦人们的欣赏视野。

喜欢我的作品,就点个👍呗😊😊😊